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陈破空)

今年上半年,中国方面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第一季度,购进5410亿日元(62亿美元);4月份,又购进1978亿日元(23亿美元),仅这一单月数字,就超过去年全年中国购买日本国债总额----800亿日元(9亿美元)。到5月份,中国更一举购进日本国债7352亿日元(84亿美元)!日本朝野震动。
2010-08-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过去中国购买日本国债的纪录:2005年,2538亿日元,是为高峰;之后,逐年下降,到2009年,甚至净卖出787亿日元。

纯粹从经济角度,对中国增购日本国债的行为,大致可以解读如下:对中国的意义,让外汇储备多样化、规避风险。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方多次作如此宣示。对日本的意义,可以舒缓日本债务压力,有助于日本经济复苏。

然而,日本方面,尤其民间舆论,并不“领情”,反而对中国突然增持日本国债,感到不安,质疑多于欢迎。因为,日本国债多为内债,即多为日本国民和企业消化,海外投资仅占全部国债的4.6%,来自中国的突然增购,令日本人吃惊。

事实上,中国投资日本国债,也未必能达到获利目的。因为,相对于美国国债,日本国债收益率低,比如10年期国债,美国国债收益率达3%以上,而日本国债收益率只有1.1%。另外,相对于美国和欧洲的国债,日本国债的二级市场流通性很小。

更重要的是,当前日本,债台高筑,日本公共债务占GDP(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高达229%,位列发达国家之首。而国际社会公认的国家债务安全线,是GDP的60%。(前不久爆发债务危机的希腊,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为113%。)换言之,投资日本国债,具有极大风险。中国逆势而行,仅仅因为,中国政府高度集权,凡事不由国民和舆论监督,得以乾坤独断、为所欲为。即便投资失败、血本无归,国民也莫之奈何,多数人甚至根本不知情。

中国无从获利,日本也不领情,中国政府何故一意孤行?联想近期国际形势,似乎可从中挖掘端倪。中共利用中国经济增长,暴增军费,培植起庞大军力,对付类似“六四”事件的国内抗议民众,已经绰绰有余,转而也将舰炮朝外,开始以崛起的“硬实力”,挑战文明世界。

由美国、日本、韩国和更多亚洲国家组成的联盟,遏制中共野心,加固对中共政权的环形包围圈。近期,从黄海、南海到环太平洋,都能让中共感受到这个包围圈的强大压力。

于是,中南海琢磨,仅仅显示硬实力还不够,还要施展软实力。而当今中共的“软实力”,不在于它没落的意识形态,而在于它可以集中支配的经济实力。就像中共以大量持有美国国债来放大它在美国朝野的话语权一样,它也要以大量持有日本国债,来放大它在日本朝野的话语权;就像中共以ECFA(经贸协议)来捆绑台湾一样,它也要以经贸绳索来牵制日本。

警觉的日本人,担心,中国突然增购日本国债,会导致日元升值;又担心,中共大量持有日本国债之后,又大量抛售,引发日本经济动荡。这种担心,不无道理。试看,在今年第一季度中国购进的日本国债中,总额5410亿日元,就有5177亿日元为日本短期国债(4个月偿还期),仅234亿日元为日本中长期国债(5至10年期)。中共的短期行为,使其战略目的昭然若揭:企图用经贸绳索,来勒住日本的脖子,迫使日本就范。

联想今年4月和7月,中共海军舰队两度开到日本近海,大摇大摆,炫耀它崛起的武力,结果却是,在日本国内,支持修改和平宪法的日本民众,急剧增加。

日本政府决定扩充部署潜艇部队,并重新强化美日军事同盟,都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换言之,正是日益显著的“中国威胁”,推动日本重新武装、重振军备。实际上,整个亚太地区日益加剧的军备竞赛,都因于北京(以及它怂恿的平壤)的穷兵黩武。

如今,中共又施展经济勒索战术,引发的后果,将同样不堪设想。另据报道,有些中国人迁往日本,目的是要套取日本福利;据说,这些初来乍到的中国人,对日本公共福利政策,比当地日本人还了如指掌。以至于,在日本,不仅有“中国威胁论”,还有“中国人威胁论”。

“中国威胁论”,由中共自己制造;鉴于当今中国人的表现,来自于中共的长期毒化,“中国人威胁论”,也由中共自己制造。实际上,中共政权,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威胁源。还是那句话:没有“中国威胁”,只有“中共威胁”,那是包括中国人民、日本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感受的共同威胁。

(8/3/10)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