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陈破空)

8月9日,举世瞩目的谷开来杀人案,在合肥开庭。谷开来和张晓军出庭,未着囚服,未戴手铐,表情轻松愉悦,显见受到特殊待遇,或连看守所都未曾进入,仅“双规”在某个豪华宾馆,养得白白胖胖。
2012-08-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谷开来神定气闲为哪般?

谷开来能在法庭上神定气闲,乃是因为,她所犯罪行范围,远远大于法庭的指控,该法庭只起诉了她的一桩刑事罪,而放过了她的其他刑事罪,更放过了她的重大经济犯罪;最要紧的是,对这桩明显涉及其丈夫薄熙来的刑事罪,竟只字不提薄的名字,等于把他撇清于外。

让谷开来感觉轻松的,还有,她和当局共同编织的一个理由,眼看就要被法庭“采纳”。这个理由是,她杀人的动机,是为了保护她受到生命威胁的儿子。这一理由,不仅死无对证,而且根本不可信:那个英国商人何须威胁她儿子的性命,只须威胁把薄谷夫妇的贪腐和洗钱丑闻公之于众,变足够令薄谷夫妇惊骇。

隔日,四名重庆警界高官,因包庇谷开来的谋杀罪而受审,罪名是“徇私枉法”;但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才是最大的包庇者,徇私枉法最为严重。然而,不论谷开来案,还是四名重庆警界高官案(以及据传秘密开庭的王立军案),薄熙来都被排除在同案犯之外。

显然,指控他人“徇私枉法”的北京中央政府,正犯下徇私枉法罪;口称“法律的尊严不容践踏”的中南海,正在践踏法律尊严。

切割经济罪,中南海自认是腐败集团

放过谷开来和薄熙来的经济犯罪,源自于中南海投鼠忌器的心理。既然谷开来有“重大立功表现”,揭发他人;薄熙来也可以有“重大立功表现”,那便是,揭发大多数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员都具有的腐败问题。中南海不追究薄谷夫妇的经济犯罪,等于再次自我承认,中共领导集体,就是腐败集团。

又要打板子,下手又不能太重;一边要找个罪名,一边要减轻罪责。这便是中南海“法办”谷开来的矛盾心理。一个另版的苦肉计,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都在谋划和交易妥当之后,才登场表演。

案情缩小,大事化小;分案处理,彼此切割。全盘用意,都是为了丢卒保车。这个车,是薄熙来。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首先是中共高层的挺薄派,即中南海里的保守派,包括周永康和他所代表的新“四人帮”成员: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这股势力属于江系,构成政治局常委中的近半数。他们具有与薄熙来同质的极左理念。

江泽民推政改?子虚乌有

至于江泽民本人,早先曾有传言说他也同意处理薄熙来,但他显然希望从轻处理,尽量缩小范围、降低影响,实际上也是挺薄派。薄熙来父亲薄一波曾是江泽民恩人,江有意回报;在江的惠顾之下,薄熙来一路升迁;薄任大连市长时,刻意捧江,在市政府楼外悬挂江巨幅画像,江见后,“龙心大悦”,当即擢升薄为大连市委书记。

海外先后有人传言江泽民要推动政改,最近一次,是今年7月份,江为历史课本作序,号召中共党员干部多读历史,“正确借鉴历代治乱兴衰的经验教训”,竟被引申为“重要政治改革信号”,实属牵强附会。从前的毛泽东,最喜号召党员干部读历史,与其说是“以史为鉴”,不如说是为我所用。

在江泽民眼中,中共就是一个封建王朝,正处于他自以为的“中兴”、“盛世”阶段,惟有保持这个势头,岂有改弦易辙之理?从前有关江推动政改的传闻,后来证明,全属子虚乌有,都是江派势力在海外故意放风,刺激民间幻想,图谋为江打造一个“改革派”形象,搅浑水,避骂名。

挺薄派思维逻辑混乱


其次是基层或“民间”的挺薄派,即原教旨主义的共产党人,以及被彻底洗脑、死心塌地的中共拥趸,即该党在民间的“基本盘”。薄熙来走左、唱红、颂毛、“均富”的那一套,深得这类人之心、深合这类人之意。只是,薄谷夫妇大举向海外转移资产,高达60亿美元,何曾与他们“共富”?

谷开来出庭受审当日,前往合肥法院抗议的那二十来个人,就是这类人的代表。他们遭到警察殴打,有的甚至被警察抓捕,换言之,他们的人权遭到打压、侵害、剥夺。那一刻,他们可曾想到:他们所力挺的薄熙来,正是打压人权的高手;他们所顶礼膜拜的毛泽东,正是中共人权灾难的祸根;他们今日遭受的人权剥夺,恰恰来自毛泽东一手创立、薄熙来拼命强化的现行政治制度。民间挺薄派的思维逻辑障碍,明白如此!

还有外国的“挺薄派”。薄熙来主政大连期间,曾积极引进日资日企,以至于“闻达”于东瀛,获得一些日本人“好感”,薄骤然倒台,日本商业、媒体两界震惊,一度难以接受;也有部分西方政要、媒体,迷惑于薄受到部分中国民众“支持”的表象,无觉于薄“唱红”、“颂毛”对中国社会的深重危害。

有西方大报甚至提到薄“双规”期间可能遭受酷刑,显示对现实中国政治的无知:继“四人帮”之后,落马的中共高官,不仅不会遭受酷刑,反而享受法外特权。(“四人帮”之一的王洪文,应是最后一个遭受酷刑的中共高官。)部分外国舆论的迷糊,无意间散发出一股洋“挺薄派”味道。

倒薄派的另一种策略?

中南海倒薄派,胡温习李贺等人,顶不住从高层到基层的反弹和压力,退而求此次,以为,只要法办了谷开来,就等于在政治上判处了薄熙来的“死刑”。然而,“一日纵敌,万世难追”,其中的风险不言而喻。

也不排除倒薄派的另一种策略:以退为进,以轻饶薄熙来为筹码,与保守派讨价还价,力争在“十八大”人事安排上,捞取更多权力份额;待掌权“十八大”之后,再重申谷开来、再法办薄熙来不迟。果然有此耐心?不妨拭目以待。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