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陈破空)

9月上旬,在延迟举行的“深圳特区成立30周年庆祝大会”上,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发表讲话”。此刻,正是外界的观察点:自上个月温家宝在深圳发表“不仅要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还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言论后,胡是否会有所呼应?
2010-09-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胡“讲话”中,提到“政治方面”,首先就摆明“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个大前提;也提到“民主”,表述却是“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及民主监督”。“依法”二字为要害,给“民主”设限;依共产党之现行法律,岂有真民主可言?有的只是对“民主”二字的任意解说罢了。

通观胡锦涛深圳“讲话”,毫无新意。不仅没有使用外界期待的“政治特区”一词;甚至,连“政治体制改革”这六个字也回避了。

胡锦涛的最大特长,就是打官腔。你说他不讲“民主”,他讲了;你说他讲了“民主”,却等于没讲。面无表情,打了一通官腔,任由你往左往右地解读,他自高高挂起,不动声色。

这是一个出身共青团红色染缸的典型病患。先后浸泡于团、党两个大染缸,胡得到足够熏陶和磨洗。党的螺丝钉,党的传声筒,党的铁官僚。说话永远四平八稳,不温不火,不咸不淡,不痛不痒;最要紧的,不是要说明问题,而是不要被人抓住把柄,尤其不要被党内主流势力抓住把柄。

即便提到“经济方面”,胡锦涛也没有讲到要点。胡说:“要继续加快经济发展转变方式,坚持自主创新,提升核心技术能力,扩大居民消费,发展高端服务业。”然而,深圳经济的最大问题,乃是社会分配的严重不公。

深圳特区,从2万人的小渔村,发展为上千万人的大城市,以外来工人,尤其外来农民工,为建设主力。但,深圳经济成果的主要收获者,却是官商阶层,也包括部分知识或技术精英;外来工人,尤其外来农民工,长期沦为受剥削者,高苦力,低收入,没有安全保障,甚至缺乏人身自由,面对灯红酒绿的大都市,无从加入享受,而仅能充当旁观者。30年如此。富士康公司的连环自杀事件,是悲剧的写照,更是悲情的控诉。

面对特区这一重大社会弊端,胡毫无提及。看上去,胡锦涛越来越像罗马尼亚最后一任共产党领导人齐奥塞斯库:坚决捍卫党的既得利益,而对人民大众冷血无情。

有人在有所指望后,有所失望,只好找一个解释:中共领导人一般不会在最后两年任期内做什么改变,以求平稳过渡。中南海也如此放风。那么,他们又会在什么任期的什么时段做改变呢?

上任之初,不会做改变,理由是,地位尚不稳,还需要巩固权力;任期中间,不会做改变,理由是,好不容易才稳定权位,既然一切平顺,又何必“折腾”?任期将尽,不会做改变,理由是,“避免不必要的争议”。

力保平稳交班,实现无风险退位,享受每年开销上亿的“一级离休待遇”,这才是今日胡锦涛的最大心愿。当今中南海,以不变应万变。外界却有自作多情者,幻想中共会弃恶从善。正应验一句经典古词:“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胡锦涛官腔十足,以至于,中共高官比赛打官腔,连后来居上的习近平也学得有鼻子有眼了。最近,习到中央党校,就打了一通官腔:“一些干部的世界观权力观事业观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组织上拉关系、找靠山、搞小圈子……”而谁不知道,习近平本人,就是通过江泽民那条线,拉关系,找靠山,才连跳三级而意外上位的。

胡锦涛到深圳出席庆典,宁愿见李嘉诚,而不见曾荫权(二者都受邀与会)。前者是香港首富,仅代表香港资本家;后者是香港特首,代表全体香港人。这里,胡又耍了一个巧:不见香港特首,是要避谈菲律宾人质事件,唯恐在香港记者面前,无从推卸中央政府的责任。见李嘉诚,便于只谈经济,避谈政治;也间接矮化香港对深圳建设的火车头作用;还借机为中共“商人治港”的香港政策背书。一箭三雕。

(9/7/10)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