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中的中国因素(陈破空)

11月2日,美国举行了四年一度的中期选举(即介于两届总统选举之间的国会选举)。选举结果:共和党大胜,民主党大败,茶党初露头角。
2010-11-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此之前,美国还是民主党的天下,不仅总统和政府是民主党人,国会也由民主党主导,过半州长也是民主党人。经过这次中期选举,国会两院中,众议院转由共和党主导(435个席位中,占239席。选前为179席)。参议院中,因只改选了三分之一,民主党仍占多数,但共和党势力增长(100个席位中,占46席。选前为41席),逼近民主党。全国50个州长位置中,共和党达到29个(选前为24个)。

美国舆论认为,这次选举,是美国选民对总统奥巴马投下的“不信任票”。仅仅两年前,扛着“改变”大旗、高票当选总统的奥巴马,如今遭到选民的“改变”。
 
奥巴马及其民主党之败,败在经济。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回升乏力,政府赤字剧增。面对空前糟糕的经济局面,美国民众,不仅失望,而且愤怒。代表草根阶层的茶党崛起,适时宣泄了这种愤怒。

就在经济萎缩、政府债台高筑的低迷时刻,政府本应将有限的资金,投放到可以创造利润和就业机会的领域,并力争获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奥巴马却坚持民主党惯行的“大政府”政策,扩大政府规模,增加政府开支,让更多低收入或无业者领取政府救济;尤其,一意孤行的推行“全民医疗保健计划”;并出资挽救濒临破产的大企业大银行,甚至将两家本应倒闭的大型汽车公司国有化。这些举动,不仅背离市场经济原理,酿成“大政府”与高失业率的恶性循环;而且让政府背上过重负担,进一步恶化债务与赤字。

在国际上奉行妥协路线的奥巴马,在国内奉行的,却是“极端路线”,即美国式的“极左路线”,欧洲式的“社会主义”。期中大选的结果,在相当程度上,反映美国人要求回归自由经济和个人价值的心声。

期中选举中,奥巴马试图用一句反诘来折服选民,他问道:“要知道,究竟是谁造成了这些问题?”这里,奥巴马暗示:是前任总统布什及其共和党政府造成了今天的经济问题。

且不说,两年前出现的经济危机,是全球性经济危机。再说,美国人选出新总统,不是要让他来发现“谁造成问题”,而是要让他来解决问题。能否解决问题?是否兑现“改变”承诺?美国人民只给了他两年时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个民主大国的民意变化,是如此快速、客观而无情。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美国期中大选中的“中国因素”。选举中,两党候选人纷纷打出广告,指责对手将美国人的纳税钱和工作机会,都拱手让给了中国。候选人批评中国,就能得到选票,从中反映的,不正是美国民心、民意?与民主党相比,共和党更为反共和亲台,中期选举后的美国,必然转向,中美关系,中美台三角关系,都势必发生微妙变化。

由中共代表的“中国形象”,何其恶劣?竟成为美国选战中各方主攻的靶子!对外,操纵人民币汇率,低价倾销商品,人为制造贸易顺差,放纵盗版、抄袭、剽窃,是中共当局转移他国财富自肥的阴招;对内,压低工人工资,无视民众福利,放纵官场腐败,人为制造贫富分化,则是中共当局维护自身政权的需要。

如果中国政府投资,需要像他国那样,兼顾民众健保、住房、教育等福利;如果中国政府行为,能够像他国那样,维护知识产权与商品专利 ---- 是否还能轻易获得经济增长?那种单一的、表面的、高速的中国经济增长“奇迹”,岂不成为无根之絮、无本之末?

实际上,中共内外“经济政策”,所谓“中国模式”,颠覆市场经济,挑战文明规范,对他国构成直接经济威胁。

眼见得,独裁而贪婪的中共,不仅成为中国的问题,也成为世界的问题。人类文明进化的步伐,因中共的存在而大大放缓,甚至倒退。

(11/09/10)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