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挑起货币战争(陈破空)

11月,二十国集团(20G)与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首脑会议先后在韩国首尔和日本横滨举行。
2010-11-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通过的《首尔宣言》,集中于“汇率和贸易失衡问题”。但措辞模糊,仅以不具约束力的“指示性准则”(indicative guidelines),宣示将推动汇率市场化,避免竞争性货币贬值。协商过程中,美国主张“列入可能的时限”,但中国(中共)坚持“不要写进具体时限”,后经韩国居间协调,勉强达成妥协性文本。

通过的《横滨宣言》,志在推进“亚太自由贸易区”。会后,美国与另外八个太平洋国家随即举行峰会,基本达成推广自由贸易的《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期望在2012年之前生效。这八个国家是:澳大利亚、新西兰、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秘鲁和智利。有意加入该协定的日本,以观察员身份列席。韩国和加拿大也正考虑加入该协定。但,未知是主动地还是被动地,中国(中共)被排除在外。

两场峰会期间,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发言,暗示性批评美国,指责后者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导致美元贬值,冲击全球汇率和经济稳定。

美国(联邦储备局)于2008年底推出第一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增发货币,收购价值1.7万亿的美国政府债券和银行抵押债券。此举,挽救了美国银行业,稳定了美国金融市场,但对就业与消费,刺激有限。于是,2010年11月初,美国推出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计划再度增发货币,收购价值6000亿美元的国债,目标是推动就业与经济复苏。

伴随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是美元不断走低,直接影响美国与他国的进出口贸易。包括中国、德国、印度等国,开始叫苦。尤其中国,因美元持续贬值,人民币被动升值,自今年9月2日以来,人民币“被升值”速度,每月超过1%。

结果,在美国方面,巨大的对外贸易逆差终于出现解冻迹象。今年9月份,比较上一个月,美国贸易赤字下降25亿美元(幅度比经济学家预测的来得大)。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也减少了22亿美元,降到278亿美元(但仍然占美国贸易赤字的一半以上,且与最高纪录相差无几)。

就在大部分国家为应付经济危机而纷纷减息的情况下,中国方面,为了抵御热钱和通货膨胀,却被迫加息。眼看美元贬值成趋势,中国依赖外贸出口的经济增长模式,呈现尴尬。

实际上,这是中国(中共)方面咎由自取。中共当局操纵货币,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由来已久,其目的就在于,套取巨额贸易顺差,从他国转移财富。其中,美国损失最大,遭受廉价中国商品袭击,大批美国工厂倒闭,大量美国工人失业。(与此同时,因中共贪官和奸商极力压低商品成本、价格,进而极力压低工资,中国工人也沦为牺牲品和受害者,长期遭受剥削。)

历届美国国会,都为此施压于政府,要求对中共采取包括贸易制裁在内的强硬立场,迫使北京放弃货币操控手段,遵守市场经济规范;历届美国政府,都为此倍感压力,施出浑身解数,对北京好说歹说。中共一方,或强词狡辩,或虚与委蛇,却从无改弦易辙的半点诚意。

以奥巴马和希拉里为组合的美国民主党政府,经与中共专制集团反复交道,终于意识到,面对狂妄无忌的北京“暴发户”,与其施用硬实力,不如施用软实力;与其施用软实力,不如施用巧实力。在外交领域可如此,在经济领域也可如此。

于是,以毒攻毒,“以夷之长技以制夷”。你暗箱操纵货币,我就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你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我就放任美元贬值。十月间,美国政府曾再次推迟发布批评中共的《国际经济和汇率政策报告》,看似给北京面子,实际是烟幕弹,让中南海暂时自我陶醉。

一场由北京挑起的货币战争,就此开打。显然,波及者,不仅仅是中美两国,更多国家将被怕卷入。有可能,由中美货币大战而演变为世界货币大战,一场经济世界大战。

(11/16/10)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