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互信的中欧关系(陈破空)

11月30日,第12次中欧峰会在中国南京举行。联合声明中,双方“同意深化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除了这个原则性的声明,处处分歧,才是该次峰会的特点。尤其在人民币汇率与气候变暖这两大主题上,双方尖锐对立。
2009-12-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针对人民币汇率,中共总理温家宝声称:“有些国家既对中国实行名目繁多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又要求人民币升值。”听上去像是鸣冤叫屈。但欧盟领导人却指出:要为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负责的,正是中方的汇率政策,即,北京人为操控人民币汇率的手法。

换言之,中共故意压低人民币汇率,遭致他国报复,包括中共所指控的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美国允许美元贬值”等。而这一切,绝非所谓“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混沌命题,乃是明明白白的因果关系,毕竟,北京操控人民币汇率,由来已久,各国苦口婆心,婉言相劝,中共几乎都充耳不闻,只管压低人民币汇率、以大规模廉价出口换取巨额贸易顺差,实现他国财富向中国的转移。

同美国一样,作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的欧盟,深受欧中巨大贸易逆差之害,年度贸易逆差高达近1700亿欧元。今年,人民币对欧元再度贬值15%,更令欧盟叫苦连天。

实际上,中共人为操控人民币汇率,才是最大的“贸易保护主义”。就在这次中欧峰会中,欧方再次提醒中方:“不制造可能引发贸易保护主义的条件,符合中国的利益。”事实就是,当美元贬值时,外汇储备以美元为主、持有最多美国国债的中国,首当其冲,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表面上坚持“对话”并好言劝说北京的奥巴马政府,似乎已经失去耐心,正以实际行动,对付毫无诚信的中共。自以为诡诈得计的中南海,极可能上演“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新编历史剧。

面对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国际呼声,温家宝竟说出一句:这“实际上是限制中国的发展”。这等夸张表述,不仅是将经济问题政治化,而且完全脱离了当今世界的文明语境;不仅毫无说服力,反而将中共领导人欠缺文明素养、无理取闹的劣质形象,再度曝光于国际舞台。

中共操纵汇率的反市场行为,成为西方拒绝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的主要理由,中南海心知肚明,故在这次中欧峰会中,不再强求欧盟“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这次中欧峰会的另一大议题,是应对全球气候变暖。会前,北京宣布:到2020年,中国碳排放强度比(每单位国民生产总值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将下降40%至45%。但欧方识破了这种“障眼法”,指出:这只是一个提升能源使用效率的承诺,北京仍将放任二氧化碳排放量随着中国经济增长而增加。

中国和美国,是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两个国家;而从2006年开始,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已经超过作为“最大发达国家”的美国,成为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中美两国的态度,关乎全球应对气候挑战的成败。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确认出席预定于12月9日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并将在会上公布美国的减排目标;中共则尚未表态是否派“首脑”出席,至于减排目标,北京的表述更是模糊其词:各国“履行各自责任”。

中方的消极姿态,令欧盟不快,后者表示:如果中国不发挥带头作用,气候变暖问题就无法解决。暗责中共无意担当“负责任的大国”。

在该次中欧峰会中,温家宝希望中欧关系“彻底摒弃歧视、对抗和遏制”、“增强战略互信,永远做朋友,不做对手”、“反对霸权主义,推动世界多极化,支持多边主义”、“尊重彼此的文化传统、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念”。

正如笔者多次论述的那样,温家宝的这些老生常谈,实在应该首先在中国国内大谈特谈,对政治局谈,对共产党员谈,对老百姓谈;对持不同政见者,中共做到“彻底摒弃歧视、对抗和遏制”,“永远做朋友,不做对手”;对少数民族,中共做到“尊重彼此的文化传统、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念”;中共本身,停止“一元化领导”、“一党专政”,放弃政治上的“霸权主义”,推动中国多元化、多极化。如此,再到国际上念经,大致还能取信于人。否则,自说自话,仿佛“此地无银三百两”,徒留笑柄。

(12/1/09)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