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深圳之行的多重深意(陈破空)

习近平上任中共最高职务,首次外出视察,选择了深圳。鉴于深圳作为经济特区的特殊地位,习的到访,引发各方议论。
2012-12-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普遍的说法是,习借南下视察,释放改革信号。然而,这个“改革”,究竟是什么样的改革?如果说是经济改革,其实已很难再启动,因为,官商勾结的特殊利益集团,已经垄断了中国经济的命脉,鲸吞了中国经济增长的果实,要改革现行经济结构或分配结构,阻力巨大,可想而知。

如果说是政治改革,习上任以来,尚未提过半句。而政治改革,才是当下中国最为迫切的要务,且是推进经济改革的前提。道理很简单,只有经由民主政治,激活民间力量,才有可能打破特殊利益集团的垄断。实际上,习这番南下,除了谈改革,还有多重深意。

10年前,胡锦涛上任,外出参访的首站,是河北省西柏坡村,即共产党打下江山前的最后总部,毛泽东领导的中共中央所在;本月,作为卸任后外出参访的首站,胡选择了贵州省遵义会议旧址,那是毛泽东夺取中共和红军最高领导权的战场。胡上任和卸任,都造访红色景点,莫非是表白:上任时发誓,要保守这片红色江山;卸任后交差,任内总算守住了这片红色江山。笔者曾在《中南海厚黑学》一书中,定义胡锦涛为“红孩儿”,正是其本色,迄今不变。习近平上任,首访经济特区,而非红色景点,正显示他与胡锦涛的区别。

习近平南下路径,几乎完全重复1992年邓小平的南下路径,都是绕深圳、珠海、顺德、广州,环形一圈。也都是一边参观,一边大谈改革。邓的那次南下,话锋针对江泽民、李鹏等保守派,明言“谁不改革谁下台”,江闻之胆寒,勉强开始赞成改革,但到1997年,邓死,中共改革也随之名存实亡。江、胡当政二十余年,改革陷于全面停顿。习近平今次南下,据说是纪念邓小平南巡二十周年,行程间,有当年曾陪同邓视察的四名退休官员出场亮相。习展示的,也是他与江泽民的区别。

习近平应知,不论江泽民还是胡锦涛,都拒不改革,经济上,坐等增长;政治上,维稳死守。二十余年间,中国经济在增长,中国社会在进步,唯独中南海,竟沦为中国社会最落后的一部分,从经济改革的鸡首,沦为社会发展的牛后。对照国际社会的一般标准,莫说中国民主政治遥遥无期,就连“完全市场经济”,都远未建立,而不获国际承认。

然而,如果说,习近平与胡锦涛、江泽民的不同,仅仅在于,胡、江主要走毛路线,习主要走邓路线,那么,这种差别就太低级,无非停留在三十年前,无非停留在五十步与一百步之间。事实上,无论是毛的“阶级斗争”、“政治挂帅”,还是邓的金钱至上、经济挂帅,都给中国社会酿成畸形后果:毛路线带来一穷二白、饿殍遍野,邓路线带来无官不贪、贫富悬殊。毛、邓的共通之处,就在于,厉行独裁,死抱一党专政,这恰恰是中国社会病态与畸形发展的万恶之源。

对习近平而言,与其在毛、邓之间做选择,不如超越毛邓,另辟蹊径。倒无须舍近求远,效法乃父可矣!乃父习仲勋,为中共开创者之一,但中共建政后,却成为党内异见者。在毛泽东时代,不见容于毛路线,蒙冤下狱十六载;到邓小平时代,曾辅助邓经济改革,却先后反对邓罢黜胡耀邦、屠杀请愿学生、软禁赵紫阳,终至与邓分道扬镳。

说到深圳经济特区,邓小平虽是拍板人,习仲勋才是倡导者和实践者。习仲勋晚年,政治上失意,定居深圳,分明有远离北京之意。这回,习近平南下,中途曾专程前往看望仍居住深圳、年届90高龄的母亲,公私兼顾。也算是衣锦还乡的习近平,不可能不追念父亲。或许,在习近平内心深处,其深圳之行,名为纪念邓小平,实为纪念习仲勋。

站上乃父开创的经济特区,习近平所思,不应该只有经济改革,还应该有政治改革。这不仅是他父亲的遗愿,更是中国民众的期待。臂如,在短时期内,能否将这片曾经试验市场经济的经济特区,转换为试验民主政治的政治特区?

远离胡锦涛,也远离江泽民,抛弃毛泽东,也抛弃邓小平。如此,才能打造真正的习近平时代。

(2012年12月11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