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诺奖,胡锦涛拿贩毒分子做交易(陈破空)

2010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归于中国公民,最不高兴的,竟是号称“中国政府”的中共当权者。在中共当局强烈抗议声中,今年的诺奖颁奖典礼,在奥斯陆隆重而顺利举行,一如往年,圆满落幕。
2010-12-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此时,中共发言人却声称:“全球有100多个国家和组织明确支持中方反对今年诺委会的立场。”进而宣称:“诺贝尔委员会的决定不能代表世界上大多数人。冷战思维不得人心。”

而事实上,诺委会只是向在奥斯陆设有大使馆的65个国家发出了邀请,其中,19个国家没有出席,其他国家尽都出席,占受邀国三分之二。谁是大多数,岂非一目了然?再说,诺委会只是一个民间组织,无意“代表世界上大多数人”,尽管,客观上,诺奖本身,极可能体现了地球村大多数人的心愿;而把“冷战思维”强加在一个民间组织头上,更令人难以信服。中共以己度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心态,在此流露无遗。

中共又动辄以“无视中国民意”、“伤害中国人民感情”为说词,指责诺委会。但中共对内严密封锁刘晓波获奖消息,严禁国人谈论这一事件。中国人民不知情,又何来“受到伤害”一说?要让世界见证中国民意,只需做一件事——立即停止封锁互联网,看看未经过滤的中国民众言论,究竟如何?哪种民意更占上风?

针对邀请与阻止,有媒体表述为中共与西方的“角力”,甚至说成是双方的“拉锯战”。实际上,邀请方只有一家:诺贝尔奖委员会,并非整个“西方”。诺委会只是发出了邀请,而并没有像中共那样四处活动、游说,更没有像中共那样,对各国施以利诱、威胁。因此,客观而言,不存在“角力”,更不存在“拉锯战”;只有中共一方,自导自演、自说自话的“对抗与斗争”。

中共的“对抗与斗争”,确令国际社会大开眼界。首先,中共居然堂而皇之地,通过“外交照会”这一最高而正式的外交形式,由中共驻挪威大使馆照会各国驻挪威大使馆,要求他们不得出席今年度和平奖颁奖典礼。又大搞小动作,假意邀请各国外交官参加小型会议,会间,趁机摊明北京意图:希望外国使节不出席诺奖颁奖仪式。

而中共“对抗与斗争”的主要方式,乃是经济手段。利诱与威胁并用:如果不出席,许以经济上的好处;如果出席,将面对经济制裁的后果。这个曾经把“反对经贸与政治挂钩”口号喊得最响的政府,如今,却把“经贸与政治挂钩”的勾当干得最起劲。

中共的金元外交、银弹攻势,确能在一定程度上奏效。拒绝出席诺奖典礼的19个国家中,自然少不了这种见钱眼开的势利虫。也有几个国家,除了顺带捞取经济上的好处,还出于自身意识形态,诸如古巴、越南、俄罗斯、苏丹和委内瑞拉,它们恐惧,今年诺委会授奖于中国异见人士,他年会不会授奖给它们自己国家的异见人士?

作为亚洲重要民主国家的菲律宾,婉拒出席诺奖颁奖典礼,受到该国民众和人权组织的猛烈批评。该国总统亲自出面解释:这样做,是为了拯救菲律宾国民生命 --5名菲律宾国民因在中国贩毒,被中国司法部门判处死刑。该总统暗示:与中共达成交易,菲律宾不派代表出席诺奖颁奖典礼,中共则宽大、甚至放回这5名菲律宾毒犯。

中共把参与撰写《零八宪章》的中国书生刘晓波定义为“罪犯”,并指控授和平奖予刘晓波的诺委会是“干涉中国司法”,交涉中,还口口声声强调“中国法律尊严
”。人们却看到,为了抵制诺奖,中共不惜拿贩毒分子做交易,其不择手段的肮脏程度,令人咂舌!原来,真正践踏“中国法律尊严”和“干涉中国司法”的,正是
、也从来就是中南海当权者本身。好一个贼喊捉贼!

诺贝尔和平奖面临“中国威胁”(实为中共威胁)。实际上,整个国际政治秩序和经济秩序,都面临“中国威胁”(中共威胁)。

借助国际资本、依靠买办经济而“崛起”的北京暴发户,迷信金钱万能,早已确立一条以金钱为诱饵、以经贸为绳索、用物质利益去“摆平”外国政要的政治路线。赤裸裸的拜金主义,猖狂的“中国模式”。国际舆论惊呼:“贸易伙伴面对的,是一个潜在的、具有攻击性的中国(中共)!”

上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曾发布一项研究报道:任何一国领导人会见西藏宗教领袖达赖喇嘛之后,接下来两年,该国对中国的出口贸易平均下降8.1%,这一效应,被称为“达赖喇嘛效应”。通常,该效应会持续两年。这项研究还表明,“达赖喇嘛效应”,始于胡锦涛上任的2002年。

愈来愈多的迹象显示,中共“政改”难行,问题出在胡锦涛身上。受制于腐败集团的利益计算,“政改”本身障碍重重;更有手上染血的胡锦涛,一手遮天。末代皇帝邓小平要求“保持稳定”二十年,作为邓指定的“隔代接班人”,胡锦涛那股狠劲,恨不得“保持稳定”二百年;邓说“稳定压倒一切”,在胡那里,干脆就是“政权压倒一切”。比邓小平更死硬,比江泽民更左。这个“红孩儿”胡锦涛,决意要像罗马尼亚最后的独裁者齐奥赛斯库那样,拿他的花岗岩脑袋,与普世价值对抗到底。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