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陈破空)

常常听到一种疑问:“如果中国民主了,会不会大乱?”另一种疑问更耸动:“如果中国民主了,中国人会不会大量外逃?其他国家怎么办?”提出这类疑问的理由,都是:中国太大,人口太多。
2010-0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持上述疑问者,部分中国人有之,部分海外华人有之,甚至于,部分外国人也有之。笔者于外访途中,甚至听到部分民主国家政治人物当面询问,提出类似问题。持有这些疑惑的人们,大多出于担忧,关切未来中国命运。善意可鉴。

然而,上述说法,相当程度上,却是中共集团蓄意制造和散布的结果。比如,1979年,邓小平会见美国总统卡特,针对后者对中国人出入境权利的关注,邓竟这样回答:“你想要多少中国人?一千万,还是两千万?”卡特语塞。

这番对话的背景是:邓小平访美的1979年,中共向美国讨要“最惠国待遇”,卡特回答:依据美国法律,只有那些保障公民出入境权利的国家,才有可能获得美方的“最惠国待遇”。

邓小平顾左右而言他,故意回避一个事实:在此之前,毛时代,尤其文革中,中国人被完全剥夺出入境权利,有海外关系者,动辄被污为“里通外国”、“英美特务”,以至于,根本不敢与海外亲人联系。邓的说法,也是要吓唬外国人:一旦中国开放,中国人就会大量外逃,看你们这些国家吃不吃得消?

事实上,正是在那次邓访美后,中国涌现了留学潮。邓小平表面上嘴硬,却在美方压力下,重新打开了被关闭三十年的中国留学大门。有些中国留学生为此感恩于邓小平,其实,他们不如感恩于卡特,因为,如果没有美国的压力和关注,中共的闭关锁国,还不知要持续多少年。

回头说邓小平那句“名言”(“你想要多少中国人?一千万,还是两千万?”)。美方当然不存在向中国要几千万人的动机,那不过是邓自己的戏言。邓的真实意思是:一旦开放,中国人就会大量外逃;中国人口多,外逃几千万、几亿,都不成问题。

问题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外逃?这不恰恰证明,共产党治国无方、祸国无度?就在中共制造活活饿死四千多万中国人的大饥荒年代,六十年代初,新疆伊犁、塔城一带,仅两个月间,就有6万多中国人逃往苏联。六十至八十年代,在粤港交界处,无数国人偷渡香港,仅在1979年5月6日这一天,就有多达7万人偷渡香港。

在上述两个边境地带,中国人尚能偷渡、外逃。但与此同时,在中国广大地区,尤其内陆,中国人,不要说外逃,连迁徙权利都被剥夺,从一个乡去到另一个乡,居然要到政府“开证明”。大饥荒降临时,竟不能逃荒要饭,只能坐以待毙。人祸复人祸,旷古未有!

中共祸国殃民,制造无数人间惨剧。之后,竟以此为根据,妄言中国不能开放;被迫开放后,又妄言中国不能实施民主,甚至于,制造出“一旦中国民主,就会天下大乱”的危言耸听。这无疑是中南海的厚黑宣传之一,其目的,是维系中共一党专制,守护其既得利益。

所谓“一旦民主,就会天下大乱。”任何独裁者,都可以这么说。借以封杀言路,阻挡民主,大权独揽。作为中国的末代皇帝,邓小平可以这么说,之前的历代皇帝,也都可以这么说;中国的独裁者可以这么说,世界各地的独裁者,诸如朝鲜、缅甸、津巴布韦、苏丹、古巴等国的独裁者,也都可以这么说。换言之,这不过是独裁者的一贯借口,并不稀奇。

大量统计显示,经济成功和长治久安的国家,大多是民主国家;经济贫困和动乱频仍的国家,大多是专制国家(对照这一规律,只有极少数小国例外)。政治民主与经济发达,和谐共生。统计也显示:区域性冲突和世界大战,往往由专制国家挑起。可见,民主政治,不仅有利于本国稳定,也有利于世界和平。

道理在于,民主国家重法治,专制国家杖人治。民主与法治相辅相成,专制与人治密不可分。在民主国家,公民权利受到高度保护,公民对他人和社会权利的尊重,也受到高度规范。在专制国家,公民权利不受保护,公民对他人和社会权利也没有尊重的习惯。个人权益轻易遭当权者践踏,人与人之间、民众与政府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也很容易相互冒犯,动乱和冲突极易发生。

以“国家太大,人口太多”为由,恐吓向往民主的人们,也是黔驴技穷的一招。印度国土仅为中国国土的三分之一(33%),印度人口却为中国人口的80%,即,印度人口密度为中国人口密度的2.5倍。而印度早已实施民主,现正经历经济起飞,何曾见印度“天下大乱”?何曾见印度人“大量外逃”?

纵观世界,还有怎样的“天下大乱”,超得过中国的文革十年?今日中国,每年十多万起“群体性事件”(民众抗议事件),不就是一幅活生生的“天下大乱”图?全世界见证,大量偷渡和外逃的,不是印度人,而是中国人----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人。

民主,不意味着不要法治,更不意味着取消边防。散布“民主等于混乱”的中共腐败集团,其潜台词,无非是:“全世界都能民主,唯独中国不能。”其用心,无非是:任我专制,任我腐败。“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2010-02-16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