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陳破空:新任國防部長,習近平爲何選中他?

2024.01.01
評論 | 陳破空:新任國防部長,習近平爲何選中他? 中國新任國防部長董軍
Singapore Ministry of Defense Photo

190402-RFA-SC07-967378347a7a.jpg2023年底,在中共前任國防部長李尚福失蹤四個月、去職兩個月之後,一拖再拖,習近平終於任命了新的國防部長,董軍,一個外界並不熟悉的名字,剛從中共海軍司令員職位上卸任。資歷不深,稱得上大爆冷門。

有人認爲,習近平打破慣例,首次任命出身海軍的董軍出任國防部長,意在應對臺海戰爭和南海戰爭。董軍先後擔任北海艦隊副參謀長、東海艦隊副司令員、海軍副參謀長、南部戰區副司令員、海軍副司令員、海軍司令員,看似在海軍方面履歷完整,但他多數擔任副職,最後才攤上一個正職,證明他的軍中生涯並非專長戰爭;長期置身海軍機關而非備戰前線,更可能是軍中監工或特工出身。董軍曾擔任海軍92269部隊司令員,該部隊性質不明,十分神祕,或爲海軍中的監軍。

如果意在臺海戰爭或南海戰爭,火箭軍(導彈和核彈部隊)和戰略支援部隊(高科技、太空和網絡戰部隊)的軍頭豈不更爲合適?相反,火箭軍和戰略支援部隊的高層已遭大清洗

、大換班。前者已經公開(如李玉超等),後者相信不久也會公開(如巨乾生等)。伴隨火箭軍和戰略支援部隊出事的,還有空軍出事 — 前任空軍司令丁來杭遭下獄。新任國防部長來自海軍,原因之一,或是隻有海軍高層還沒有出大事,並非因應臺海戰爭或南海戰爭。

那麼陸軍呢?中共國防部長通常出自陸軍,此次打破慣例,自有來頭。當10月底當局宣佈免職李尚福國防部長的時候,呼聲最高的繼任者是劉振立,現任總參謀長(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之前任陸軍司令員。但當時筆者就判斷,習近平信不過劉振立,因爲劉振立是張又俠的人。在軍方高層或中央軍委委員中,只有張又俠和劉振立具有實際參戰經驗,即上世紀80年代初的後續中越戰爭中,劉振立是張又俠的部下。兩人既是戰友又是上下級關係,稱得上關係“很鐵”。相信劉振立的升遷過程,很大程度上依靠張又俠的提攜和舉薦。

但李尚福出事後,張又俠卻遭牽連。因張、李先後擔任裝備發展部(總裝備部)部長,習近平下令倒查六年(腐敗問題),故意避開了張又俠的任期,而只查李尚福的任期。但裝備發展部的集體腐敗問題,絕非源自李尚福任內、而肯定源自張又俠任內,甚至更早。除了李尚福是張又俠的繼任者,看看12月底遭人大除名的九名將領中,就有三人屬於裝備發展部:副部長張育林、饒文敏,火箭軍裝備部長呂宏。這些人都與張又俠相關。老張可謂灰頭土臉。

習近平已經不再信任張又俠,但張是政治局委員、軍委第一副主席,也曾爲習近平奪權立下汗馬功勞,習近平不便對他下手,但卻日益提防、排斥,故意用另一位軍委副主席何衛東予以牽制,由何主持中央軍委日常工作,有意把張邊緣化。劉振立既是張又俠的人,習近平不可能不防。果然,呼聲最高、傳聞甚廣的劉振立出任國防部長之說,最後沒戲,代之的,卻是一匹黑馬出線,即海軍司令員董軍。

習近平信不過劉振立,但他信得過董軍嗎?奧妙正在於此。董軍來自遠離北京的海軍,在北京和高層沒有人脈,與現有的七名中央軍委委員相比,資歷最淺。須知,在七名中央軍委中,國防部長排名僅次於軍委主席和兩名軍委副主席,位居總參謀長、總政治部主任、軍紀委書記之前。董軍突升國防部長,但與其他人相比,他既非中央軍委委員,也非中央委員。習近平任命他,何止打破慣例?實爲無視任何規矩,隨心所欲,恣意而爲。

於是,如同秦剛一樣,董軍也將在短時間內連升三級:國防部長(已升)、國務委員、中央軍委委員(這兩項職務應在2024年三月召開的人大會上落實)、中央委員(將在一再推遲召開的中共中央三中全會上落實)。秦剛連升三級(駐美大使、外交部長、國務委員),在外交系統引發羨慕嫉妒恨,出事後,該系統一片幸災樂禍。董軍連升三級,在軍方高層引發的,也必然是羨慕嫉妒恨;若將來出事,也必然激起一片幸災樂禍。

另外,如同李強一樣,董軍一上任,就面臨被完全架空的尷尬。國防部長已經是虛職,沒有高層人脈和左右手的董軍,更加被虛位化(或僅淪爲一個發言人,即與美國對話,代習近平傳話的發言人)。這正是習近平所要的。如果說,習近平擔心軍方高層有人發動政變,相對擁有實力和人脈的劉振立和張又俠可能,但董軍的可能性就相對小得多。

從這一點而言,與其說是習近平信任董軍,不如說是他不在乎董軍。放棄劉振立而提拔董軍,習近平的出發點和苦思極慮,不是軍隊的進取,而是他個人的安危。換言之,習近平選中董軍,並非以事論事,而是以人論事。仍然是權力鬥爭的戲碼。

(202411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