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全国挣表现,打造全球最大“露天监狱”(陈破空)

2018-02-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等为和谐模范寺庙爱国守法先进僧尼颁奖。 (阿里网)
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等为和谐模范寺庙爱国守法先进僧尼颁奖。 (阿里网)
  

今年农历春节前夕,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到四川大凉山地区视察。这是中国领导人至少每年一度上演的亲民秀。习近平访问当地农家,官方媒体发出一系列相片和报道。我从这些相片和视频中发现,习近平所涉足的农家,墙上都挂着一串一串的腊肉,那是中国人准备过年的标志。习近平有时会揭开农家的锅盖,看看那边蒸发而冒着热气的食物。有时候,大锅里呈现热浪滚滚的油炸食品。总之,习近平进入的这些农家,家家都丰衣足食,很有过年的气氛。

然而,从相关的图片和视频,我发现,这些看上去丰衣足食的农家,却缺少一样关键的东西,没有这样东西,几乎就没法过年,那就是,菜刀。我猜想,大概是为了习近平个人的安全,他所到的农家,都被安全部门提前检查,暂时收走了菜刀或任何刀具。

作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所到的农家,通常都经过精心挑选,甚至被称为“慰问专业户”,经过当地官员一再预演之后,才会迎接最高领导人的到来。但是,很显然,即便是当局自己挑选的农家,他们自己也信不过,仍然要提前收走这些农家的菜刀或其他刀具,以确保没人行刺,万无一失。因为,即便在中共党内,习近平也没有安全感,党内其他派系可能在任何环节上下手,安排行刺。过去五年,在习近平掌权的第一个任期内,有关政变、兵变、谋杀、暗杀的传闻,从未间断,其中不少传闻得到证实。

中共对刀具的严格管制,是从新疆开始的,在那里,人们购买菜刀,除了实行实名制,还必须在刀背上印上二维码,显示持刀人的个人身份信息。至于那些需要用刀的商贩,比如,肉摊商贩,当局规定,刀具必须用锁链锁住。一旦被公安人员发现刀具没有上锁链,这些商贩,就会被处以高达15天的行政拘留。

从新疆开始的刀具管制,逐渐扩展到全中国。在北京,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当局实施严格的刀具管制。超级市场和各类商场一律下架刀具,停止销售刀具。

从新疆开始的,还有密集的监控镜头。自从2009年新疆发生“7.5”事件后,越来越多的监控镜头就被安装到乌鲁木齐和新疆各地的各个街口。然后,向蝗虫一般,监控镜头蔓延到全中国,各城市都布满了监控镜头。迄今,全国已经安装1.7亿个监控镜头,当局还计划在未来三年增加4亿个,达到每两、三个中国人,就受制于一个监控镜头。而这些监控镜头,又开始加入人脸识别技术,让全体中国人处于中共的“天网”之下,无路可逃。

实际上,中共使用各式各样的新技术监控人民,几乎都是从新疆开始,逐渐扩张到全国。演习区,中共正投入巨资,研发人工智能,一有成效,也将首先投入对人民的监控等,维吾尔人更将首当其冲。

2016年8月,一个名叫陈全国的中共官员,从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调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此人为了加官进爵,向习近平邀功请赏,施出浑身解数,空前强化对新疆的高压和控制。

陈全国上任,首先增加招募了3万多名警察,把警察站布设到每个城镇的每一个街口,三步一岗、五步一哨。7300个安全检查站,遍布新疆全境。然后,陈全国又打造全面覆盖的网络监控系统,人们的手机随时受到检查,大学里的电脑必须安装监控设备。陈全国铺开天罗地网,监视每一个街角、每一部手机、每一个人。

在陈全国的统治下,维吾尔人的护照被没收,阻止他们都海外旅行;在穆斯林国家学习的维吾尔人,被要求回国,回国后受到拘留和讯问;持有哈萨克斯坦签证的中国公民,回国后,也遭到拘留和盘查。而在境内,其他地区的维吾尔人,如果要去新疆首府乌鲁木齐,都必须向公安局申请,并很可能被拒绝。

陈全国把维吾尔人成批成批地送往“政治培训中心”,实际上是拘留中心,类似监狱的高墙、铁丝网、探照灯和监视塔,一样不少,相当于中共的劳教所或纳粹德国的集中营。发生在“政治培训中心”里的殴打和酷刑也一样不少。已经至少有一名维吾尔学者在那里遭摧残致死。陈全国就是当代新疆的“盖世太保”总头目。

在整个新疆,多达5%的维吾尔人遭拘禁;在南疆,遭拘禁的维吾尔人甚至高达40%。他们的孩子被送到孤儿院,甚至送到远在中国东部的孤儿院。骨肉分离。

为了达到迫使维吾尔人汉化和世俗化的目的,陈全国当局还祭出了强人所难而匪夷所思的种种奇招。比如,禁止维吾尔人在斋月期间封斋。要求维吾尔人开的商店也出售酒类。禁止父母给孩子取伊斯兰教的名字。一位维吾尔干部戒烟,竟遭降职处理,因为他被怀疑有了伊斯兰信仰。

从2017年9月开始,陈全国下令,在新疆全境,全面停止使用维吾尔语和哈萨克语的辅助教材,从幼儿园到高中,全面禁止使用维吾尔语言和文字。维吾尔人从幼儿起,就得学汉语。甚至于,在监狱中,维族犯人们也被强制要求用汉语交流。

陈全国当局的这些极端做法,不仅严重践踏人权,甚至违反了中共自己制定的所谓“民族自治法”。我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语言,都有它独特而严谨的韵律和语法,都是人类文明的瑰宝,其产生与发展过程,历史漫长而殊为不易。语言灭绝,就是文化灭绝;而文化灭绝,就是种族灭绝。

挣表现,是中共的党文化之一。为了在习近平面前挣表现,陈全国充分而尽情地表演。他甚至要求自己家人带头通过金属探测器及全身扫描机,以便让汉人官员们都知道,没人可以违反他的规定。

陈全国统治下的新疆,被国际上称为“露天监狱”,这无疑是全球最大的“露天监狱”。陈全国的残酷手段,不仅让维族人愤怒,也引发汉族人不满,他们抱怨,生意越来越不好做,顾客越来越少,但做生意的成本却越来越高。比如,当局要求他们购买金属探测器、雇佣保安。仅金属探测器一项,就需要投资8万元人民币(约合1万2千美金),这完全是一笔额外支出,无端加重了经商者的负担。

新疆的严酷现实证明,没有少数民族的自由,也没有汉人的自由;反过来也成立,没有汉人的自由,就没有少数民族的自由。由此可见,在中国境内,包括汉族、维族、藏族等各民族,他们面临同等的境遇,因为,他们面临同一个独裁者- 中国共产党。

中共动辄给不服从的维吾尔人扣上“分裂主义”、“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三顶帽子,我多次说过,这三顶帽子,扣在中共自己头上,才最合适。分裂主义- 中共的强硬、高压和镇压政策,导致维吾尔人离心离德,维族人与汉族人对立情绪不断加剧,这是实实在在的分裂路线,从分裂人心开始。极端主义- 中共所有的管制措施,都趋于极端,极端严厉,极端无情,极端变态。恐怖主义- 中共以铁血手段统治新疆和西藏,是不折不扣的国家恐怖主义,其实,中共对全中国人民实施的一党专政,苛刻统治,都是不折不扣的国家恐怖主义。

陈全国挣表现,他的卖力表演,得到了习近平的嘉奖。2017年10月,在中共十九大上,陈全国被擢升为政治局委员,进入25人组成的党的最高层。一度提出“柔性治疆”口号的张春贤,他的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兼政治局委员的职务,先后被陈全国取代。张春贤靠边站,十九大之后仅象征性地保持了中央委员职位。奖励极左与强硬,这就是习近平的用人之道。

陈全国有他个人的政治野心,习近平也有他个人的政治野心,他的“一带一路”国际战略,把新疆当成门户和出发点,因此,他需要保持对新疆的铁腕控制。尽管,眼下,这个具有经济扩张主义特征的“一带一路”,正在世界范围内遭遇挫败,四面楚歌。

(2018年2月24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4)
Share

匿名游客

西方世界心里永远想着怎么搞乱别的国家。倒是放开国境让哪些国家被搞乱的难民进去啊

2018-11-15 22:09

匿名游客

干的漂亮

2018-09-18 11:39

匿名游客

对付绿绿的好办法

2018-09-14 20:55

東東突厥斯坦

新疆

奴才對主子求表現 😂😂😂
http://fb.com/newturkistan

2018-02-26 23:39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