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陈破空)

2015-03-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光耀逝世。(资料图片)
李光耀逝世。(资料图片)

新加坡前总理、建国之父李光耀以91岁高龄去世,各国表达哀悼,在新加坡和其他国家,一些官员和媒体盛赞李光耀,称之为“伟人”、“巨人”、“英雄”等。

人死为大。这类赞誉,可以理解,但也反映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局限性:某个人物,只要取得了某种成就,就无视其理念和道德缺失,而受到盲目推崇。

李光耀的权力之路,是这样展开的:先是依托自由派,李光耀得以发迹;转而又延揽共产党和左派阵营,李光耀一一瓦解了自由派对手;大权在握之后,李光耀又将共产党和左派人士悉数投入监狱。同希特勒一样,权术大师李光耀是操纵选举的高手,在选举中,甚至采用了类似纳粹冲锋队的方式:竞选集会上,李光耀及其同党用聚光灯对准呼喊反对口号的人群,大量拍照和录像,集会后则据此逐一报复,毫不留情。这等权谋、权术,在《李光耀自传》中,描绘得淋漓尽致。

李光耀率其人民行动党胜选后,制订出一整套有利于执政党而不利于反对党的“法律”,比如:执政党可以通过划分、合并选区,分散反对党优势票源,从而保证执政党在绝大多数选区获取多数。这就是李光耀及其人民行动党得以长期执政的“秘诀”。

即便到了2011年,新加坡人民对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一党专政已经极度不满和厌倦,决意用选票对执政党说不的时候,年高87岁、身为内阁资政的李光耀,仍如此威胁可能不把选票投给执政党的阿裕尼选区的选民:“阿裕尼选区的人民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们有5年的时间反思自己的决定。如果选择了反对党,就不要指责执政党在推出社区更新计划时优先考虑我们自己的选区。”赤裸裸的威胁,李光耀为老不尊,扮演又一个不光彩的老小孩。

2011年的选举结果,尽管,依李光耀的“选举规则”,执政党仍获得议会中87个席位中的81个,反对党获得6个,然而,这却是执政党有史以来遭受的最大挫败:仅获得60%的支持票,遭遇40%的反对票。遭李光耀直接威胁的阿裕尼选区,选民毅然决然地用选票淘汰了执政党。

一个控制了全部国家资源,包括财政资源、行政资源和媒体资源的执政党,竟遭到40%选民的公开唾弃!一旦开放党禁、报禁,各党平等竞争、人民公平选举,其结果,可想而知。大可能,一夜变天!

在形形色色的赞誉之词中,有一种赞誉,谓李光耀“务实”。李的确是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除了早年对国内政治派别的阶段性利用、又阶段性抛弃,后来更把他的实用主义发挥到国际舞台上,以至于,玩大国于股掌之上。

李光耀亲自制定新加坡“国策”:国际事务中亲美,因为需要美国这个民主大国来保障蕞尔小国新加坡的安全,邀请美国驻军、尤其美国军舰驻港;地区事务上,依附东盟,成为东盟中活跃的一员,以确保自己的国家地位;意识形态上亲中,基于一党专政的臭味相投、执政党既得利益的一致。但迟至1990年才与中国建交,是东盟国家中,最晚的一个;在台海两岸走钢丝、玩平衡,政治上支持中国,军事上则只与台湾合作--让台湾军方帮助训练新加坡军队,即“星光计划”。

李光耀把实用主义发挥到极至,成为利用主义,极端的利己主义,予取予求,一切为我所用。如果这也是值得大赞特赞的“务实”精神,那么,这个世界,就只需要政客而不需要政治家了,但凡民主理念、人权价值、人道主义,都可以束之高阁了。

形似民主,实为独裁,独一无二的专制体制,在此基础上,确保“社会秩序”,实现经济繁荣,这就是所谓“新加坡模式”。李光耀死后,有华人学者赞之“提供了西方治理的替代选择”。但“新加坡模式”,原本只有新加坡一家,并无第二家,证明该模式并不具有推广性。惟令世界惊奇的是,拥有13亿之众的第一人口大国--中国,竟急欲把自己开设成“新加坡模式”的第二分店。

1978年11月,邓小平访问新加坡,成为他从政生涯中,最重要的外访。邓为新加坡的现代化成就所震撼,并为李光耀的威权统治所折服。李向邓介绍了自己如何通过一党专政、实现新加坡的经济繁荣、让这个城邦小国跃入亚洲“四小龙”行列,邓对此极感兴趣,心神向往。一个月后,中共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不仅从华国锋手中夺取了大权,还确立了“经济开放、政治封闭”的所谓“改革开放”路线,是为“新加坡模式”的雏形。

中共曾一直在山区设有专门针对东南亚的广播,李光耀奉劝邓小平:要与东南亚国家友好,就应该停止“输出革命”。邓随后下令取消了这类广播。

李光耀暗示中共,何必用政治罪名、应该用刑事罪名法办异见人士,因为李在新加坡就是这么干的,不仅迫害异见人士,还对他们污名化。果然,邓小平和江泽民等人,心领神会,有样学样,随后就用诸如“扰乱社会秩序”、“寻衅滋事”、甚至“流氓罪”等罪名,来对付异见人士。

从邓小平到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中共领导人都对“新加坡模式”情有独钟、顶礼膜拜。然而,晚年的李光耀,直指崛起的中国是世界的威胁,表示,不相信崛起的中国会像二战后的美国那样善待世界,因而疾呼美国“重返亚洲、制衡中国。”对此,又不知中南海诸公做何感想?

如果中国崛起为民主大国,与世界亲善,如另一个美国,李光耀又何至于如此“恐中”?可见,充当了邓小平教父的李光耀,鼓励北京坚持一党专政,到头来,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李光耀误导中国,害人害己,实在不值得高捧。

李光耀的自相矛盾随处可见。比如,晚年李光耀对习近平的印象(其实是李对习的期待):“我觉得他应该属于纳尔逊·曼德拉级别的人物。他是感情极其稳定的人,不会让自己的不幸或痛苦影响他的判断力。”李的意思是,尽管习父曾受毛泽东迫害、习家曾遭文革冲击、习本人也曾因此受苦,但习近平不会感情用事而背离毛泽东和一党专政。

然而,曼德拉何许人也?一个为人民的自由而奋斗终身的民权斗士,超越党派,化解仇恨,致力于实现南非的和解与民主。李光耀用习近平比曼德拉,却期待习近平继续充当独裁者,究竟是矛盾、反讽、还是神经错乱?

(2015年3月24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6)
Share

Lee

SG

More importantly, the economic strategy that Singaporeans always credit our 1965 leaders for actually came from someone else – Dr Albert Winsemius. He is the single most important person Singaporeans should credit for our economic success today:

He was Singapore’s trusted guide through economically uncharted waters for 25 years from 1960. Through him, Singapore borrowed ideas and strategies that worked for Netherlands and other developed nations. Singapore’s economy is flying high today, thanks in large measure to his sound advice and patient counsel. He is the Father of Jurong, the Dutchman behind Singapore Incorporated. Dr Winsemius was a special person for he had changed Singapore to what it is today. For Singaporeans today, a huge debt of gratitude is owed to the Dutch economist.

[Straits Times, Dr Albert Winsemius Singapore’s trusted guide, 7 Dec 1996]

Singapore and I (Lee Kuan Yew) personally are indebted to him (Dr Albert Winsemius) for the time, energy and devotion he gave to Singapore. I learnt much about Western business and businessmen from him … He gave me practical lessons on how European and American companies operated … showed me that Singapore could plug into the global economic system of trade and investments.

[Straits Times, Singapore is indebted to Winsemius: SM, 10 Dec 1996]

Singaporeans insist we owe Lee Kuan Yew but Lee Kuan Yew said he and Singapore owe Winsemius. So in the end, who do we really owe?

2015-10-21 23:55

匿名游客

陈破空对新加坡以及李光耀了解太浅。陈自己的中文和英文没有一个讲得清楚,学经济学毫无建树,却要评论李光耀这位成功地为几百万新加坡人民带来巨大福祉的领袖,真是太可笑。我在LA am1300听过他的评论,陈破空整个不学无术,没有研究,只能以个人感觉放空炮。

2015-04-07 05:26

匿名游客

This Tan is self proclaimed as the Expert in China politics. He is anti-China.
Anything that is related and good for China, he MUST destroy.

I hate to watch his face in youtube. He talks like crying for his dead father and mother ...

Can't he relax?

2015-04-06 02:57

匿名游客

那么你认为谁值得高捧?除了你就没有人值得高捧了是吗?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在新加坡生活过吗?你经历过那段奋斗的历史吗?你了解什么?只会喷人的人,是最应该被喷的

2015-04-04 04:11

匿名游客

个别网友的意思是,对于一个成功的政治家是不可以用道德予以评论的,道理何在?

2015-04-01 14:22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