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陈破空:对布林肯谈话,习近平活在另一个世界

2024.04.29
评论|陈破空:对布林肯谈话,习近平活在另一个世界 像去年一样,习居中坐正位,让其他中美官员分坐左右两列,故意彰显他的帝王之尊,定于一尊,唯我独尊。
Reuters

2021-02-26T074939Z_1432962719_RC270M9C3YFV_RTRMADP_3_HEALTH-CORONAVIRUS-CHINA-VACCINE.JPG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问中国的最后一天,4月26日,习近平以“最后才决定”的矫情,出面会见。像去年一样,习居中坐正位,让其他中美官员分坐左右两列,故意彰显他的帝王之尊,定于一尊,唯我独尊。会见中,习近平发表了一番谈话,照例是照稿读。党媒刊出要点,从中可窥见习近平特有的视野局限和思维逻辑怪圈。

习近平说:“今年是中美建交45周年。45年的中美关系历经风风雨雨,给了我们不少重要启示:两国应该做伙伴,而不是当对手;应该彼此成就,而不是互相伤害;应该求同存异,而不是恶性竞争;应该言必信、行必果,而不是说一套、做一套。我提出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三条大原则,既是过去经验的总结,也是走向未来的指引。”

头几句是旧话重复、老生常谈。所谓“应该言必信、行必果,而不是说一套、做一套。”全世界都知道,这应该是对中共自己的忠告。习近平拿来影射全球最具信用的民主大国--美国,究竟是他真的那么以为呢?还是对内宣传的需要?如果是前者,再次证实他的认知障碍;如果是后者,不免太假,忽悠技巧太老旧。

习近平自称“我提出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三条大原则,既是过去经验的总结,也是走向未来的指引。”其实,早在胡温时代、甚至更早时代、甚至上世纪胡赵时代,就有“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这些说法,绝不是习近平提出。贪天之功?莫非以为国内外人士都是小学生?或者,暗示整个中国进入小学生时代?

党媒经常造句“习近平为什么什么指明方向”,早已成为党八股和天下笑料。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样的造句,由党媒党报或中共其他高官说出来倒也罢了,谁能想到竟能由习近平自己的口说出来:“我提出……是走向未来的指引。”不止是自负,简直厚颜!

习近平说:“三周前,我同拜登总统通了电话,谈了对今年稳定发展中美关系的考虑,提出了双方应该以和为贵、以稳为重、以信为本。我还强调过,‘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

果真如此?那么试问:中国何不与菲律宾或台湾“以和为贵”?何不向南海周边小国展示“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的大国大方姿态?以稳为重,如何搞起最激进、文革式的三年清零、三年封城?以信为本,何不始终遵守中英联合声明、何不始终坚持香港的“一国两制”?

习近平说:“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怎么应对这个变局,这是个时代之问、世界之问。我给出的答案就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已经成为中国外交的旗帜,也受到世界许多国家欢迎。”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是习近平或王沪宁的造句。其实,纵观人类历史,哪个时代又不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呢?而且,人类何曾又不是命运共同体呢?显然,这两个造句都是多此一举。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中共领导人自我陶醉于这两个造句倒也罢了,何来“受到世界许多国家欢迎”?

举例2023年10月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峰会,闭幕时,罕见地未能发表联合声明或共同文件,就卡在中方要塞入习记“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环节上,大多数与会国家不同意这个表述。最后,只能尴尬地发表了一个“主席声明”,由主办方中国自说自话。同时,中国只与其中一国老挝联合发表了一个“中老命运共同体行动”,算是峰会操办者向习近平勉强交差。何其勉强和难为情之至!

习近平说:“我始终认为,大国要有大国的样子,要有大国的胸怀和担当。”如果外界不知道说话者是习近平,单听这两句话,基于客观历史、现实呈现和全球名声,各国民众立刻联想到的肯定是:专制中国没有大国的样子,没有大国的胸怀和担当;而民主美国才有大国的样子,才有大国的胸怀和担当。

与布林肯谈话的习近平,显然活在另一个世界。从横向而言,那是一个与文明世界冰火两重天的世界。从纵向而言,那是一个与当今时代格格不入的世界。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