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6周年,中南海没有安全感(陈破空)


2015-06-04
Share
znh.jpg 图片:中南海西门。(法新社资料)

又逢六四,中共有何作为?六四26周年前夕,五月底,中共公布了新的《国家安全法》草案,说是国家安全,但只有少量部分提到军队、军事、国防,更多的,却是强调对意识形态的控制。要进一步将法律打造成为中共意识形态服务的工具。所谓国家安全,就是政权安全。

在这个所谓《国家安全法》草案中,中南海决定,将每年4月15日定为“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而众所周知,4月15日,是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忌日,是八九民运的引爆点。胡于1989年4月15日骤然辞世,引发了规模巨大的民众示威--八九民运。最后以邓小平和李鹏主导的六四大屠杀收场。

中南海把这一天定为“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图谋很深。尽管,26年来,每逢六四,国内外都有“平反六四”的呼声,但中共当局,却显然背道而驰,非但不思平反,反而变本加厉,要把六四的镇压模式进行到底。

也是在六四26周年前夕,五月底,中共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要在社会各阶层,包括经济、文化及社会组织中,设立党组。中共的党组织、团组织已经遍布社会,如政府、军队、司法、企业等,可谓无处不在,如癌细胞扩散,如蝗虫肆虐。但还嫌不够,还要深入所有社会团体,包括私营企业、非政府组织,涵盖所有社会单元。所谓党组,就是“党的核心小组”,声称在任何单元中起指导作用。也就是说,已有党委、党支部,还嫌不够,还要党组,平行于党委、党支部,为这个政权安装双重保险。

而不久前,共青团中央发红头文件,公开招聘五毛党,美其名曰“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人数要求达到1050万。中共已经拥有八千多万共产党员、七千多万共青团员,还嫌不够,还要招募千万五毛党,来为他们抬轿子、当托儿、捧臭脚。

除了五毛党,还有最新传出的所谓“朝阳群众”,据说,他们身形百变,或者是商场超市里身着制服的保安,或者是身穿志愿者服装戴着红袖标的“小脚侦缉队”,或者是一个个街道菜场所见平凡且毫无特点的小贩或过路人。他们监控大众、普通人,琢磨任何可疑的人、可疑的事,哪怕蛛丝马迹,哪怕捕风捉影,都立即向当局告密。中国网友把他们称为“世界第五大情报组织”。

六四之后,出现这样一个现象:每一届中共领导人上来,都让中国民众、中国社会、以及国际社会对他抱以期待和幻想,以为他会顺应民心、顺从潮流,推行政治改革,让中国走上民主化之路。而不幸的却是,每一届领导人上台,都似乎有意表现得比前任更左、更保守、更倒退。

江泽民上台之后,留下这句名言:“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并制造出迫害法轮功的惊天血案。于是,人们知道:江不如邓。胡锦涛上台之后,人们期待“胡温新政”,不料,却传出胡的这句名言:“管理意识形态,我们要学习古巴和朝鲜。朝鲜经济虽然遇到暂时困难,但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于是,有人感叹:胡不如江(?)。习近平上台,大行反腐,大谈深化改革,让民间充满期待,然而,不久,却传出习的内部讲话,他哀叹苏联解体,留下这段名言:“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就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于是,人们失望,叹息:习不如胡。

“挣表现”,只有这三个字,党文化里的这三个字,能够解释一代比一代左的奇特现象。中共领导人,并非由人民选举,他无须对人民负责,无须对国家负责,更无须对国际社会负责。中共领导人,由小圈子挑选,对小圈子负责,他必须忠于小圈子,为小圈子服务,也就是,他必须忠于党,服务于既得利益集团。

于是,这些弱势的领导人,别无他图,只能挣表现,表现给小圈子的人看,表现给党内看;表现给政治老人看,表现给既得利益集团看。看啊,我是多么忠于党,我是多么捍卫你们的既得利益!只有这样,他才能保住权位,保住“第某代领导人”的虚荣头衔。并确保自己退位交班后,所能享受的一级离休待遇:别墅、宾馆、专车、专列、专机、专家医疗小组,等等。富贵齐天,挥霍至死。

挣表现,向左转,宁左勿右,成为六四后历届中共领导人的比赛。病态的比赛,也是这个政权极度丧失安全感的佐证。实际上,这个党国政权,已经脆弱到了这样一个程度:倚靠特务治国,倚靠“五毛党”维稳。其手段,到了饥不择食、病急乱投医的地步。

惊弓之鸟,如临大敌,草木皆兵,风声鹤唳,叶公好龙,杯弓蛇影。六四已经过去26年,这些成语,还是用得上,更能用得上了。六四26周年,中南海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2015年6月4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