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陈破空:香港问题,实为习近平的个人问题,最大的麻烦制造者

2019-06-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今年6月,香港特区政府试图让立法会通过《逃犯条例》,俗称“送中条例”,遭到香港市民强烈反对。6月9日和16日,先后有高达一百万和两百万香港民众走上街头,对恶法说不,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香港人民的英勇壮举,震撼了香港,震撼了北京,也震撼了世界。林郑被迫道歉,并宣布暂缓和停止把“送中条例”提交立法会。

林郑让步的背后,显然是北京的授意,就如林郑提出恶法本身就来自北京的授意一样。中南海表面上与林郑做了切割,宣称是林郑和特区政府自己要推动该法,只是给中共当局留了后路、找了一个台阶下。

一百万、两百万港人上街,在这些创下历史纪录的大游行、大示威、大抗争背后,是历经二十二年的受压,港人的不满达到顶点、愤怒达到极点、民怨达到沸点。

吊诡的是,就在香港发生如此重大事件、以至于举世瞩目之际,作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却继续他的国外访问行程,先是到中亚两国,然后又到北朝鲜,显然是有意躲避,把棘手的香港问题交给其他高层同僚去处理,一来卸责,二来避祸。

说起来,眼下的香港问题,其实是习近平的个人问题。《逃犯条例》的起因就在于:一个人和一个家族,即习近平及其家族。

为什么会有《逃犯条例》?因为要把非法绑架合法化。何为非法绑架?其一,发生在2015年的铜锣湾书店事件,该书店五名管理人员失踪,其中,一人在香港、一人在泰国先后遭中共国安便衣跨境绑架;其余三人在进入广东境内后被抓。其二,发生在2017年的富豪肖建华失踪案,他被中共国安便衣从香港四季酒店跨境绑架。

直接的原因就是:铜锣湾书店出版有关习近平私生活的书《习近平和他的女人们》;明天系创始人、富豪肖建华走漏风声:他帮助习近平的姐姐和姐夫转移财富。习近平一怒之下,下令国安跨境绑架。

笔者不得不遗憾地说,作为一个大国领导人,习近平不仅智商不高,而且情商也低,竟然冲动到感情用事、情绪用事,丝毫不顾国家大局、国际影响。

尽管自1997年英国把香港主权移交给中国后,中共就从未间断地破坏“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施。但上述两起跨境绑架案,却是中共砸毁“一国两制”的登峰造极之举。

跨境绑架,让中共受到香港和世界舆论的猛烈抨击。于是乎,出笼《逃犯条例》就是要为跨境绑架制造所谓“法理基础”。表面理由是针对“刑事罪犯”,真正目标是针对涉及政治的人士,诸如捍卫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出版自由的人士如记者、出版商等;推动香港民主进程、要求落实双普选的人士;任何批评中共的人士;以及过往香港的台湾或他国正义人士。

事实上,习近平上任以来,就以最大的麻烦制造者面貌呈现于世。先后在东海、南海、台海寻衅滋事,随后又把中美关系推落到历史谷底。同时,完全因为个人私怨私愤,就在香港连续制造两起耸人听闻的跨境绑架案。冒天下之大不韪!

此时此刻,北京中央政府面对两个拷问:其一,作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本人还有没有自我反省的能力(共产党语:批评与自我批评)?其二,作为一党专政的执政党,中共还有没有更换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能力?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