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陳破空:延安高層會議,習近平流露焦慮 —— 軍心不穩

2024.06.22
評論 | 陳破空:延安高層會議,習近平流露焦慮 —— 軍心不穩 習近平語出驚人:當前,世情、國情、黨情、軍情都在發生複雜深刻的變化,我軍在政治上面臨的考驗錯綜複雜。
路透社

WhatsApp Image 2024-04-18 at 11.21.12 PM.jpeg今年6月17至19日,習近平在延安召集軍方開會,稱爲中央軍委政治工作會議。軍方高層齊集,包括軍委主席、軍委副主席、中央軍委委員、及中央軍委機關各部委、各直屬機構、聯指中心、各戰區、各軍兵種、各直屬單位、武警部隊等首腦。

中共媒體報導稱:這次會議是“習近平親自決策召開的”,“就新時代新徵程推進政治建軍有關重大問題作了研究部署”。習近平在講話中,一口氣講了30次“政治”。定位“政治工作會議”,按照中共的話術,就是要解決思想問題。潛臺詞:軍內思想不統一、不同調,需要統一思想、統一步調。爲此,似乎需要再搞延安整風,就是整人,惟以反腐爲名。

習近平選擇在延安召開這次會議,用意多重。

其一,中共奪取政權前,曾較長時間蝸居延安,而延安是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和劉志丹等人打下的紅色根據地。習近平在此暗示:如果沒有他父親打下的這片陝北土地,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央紅軍”從江西潰逃後就不可能有立身之地;後來從延安攻入北京,纔有了全國紅色政權。習近平的潛臺詞:不要以爲毛澤東纔是、我父親更是共產中國的奠基者。藉此重申他承繼“大位”的正統性和合法性。

其二,延安是紅色聖地,也是習近平上山下鄉、插隊落戶、日後成爲接班人的造化之地。習近平不僅突出紅色血統、彰顯自我身份,而且炫耀自己的運氣、所謂自我成就,其飛黃騰達,彷彿“天命所歸”,力圖讓黨內不服者消聲。

其三,毛澤東曾在延安大搞整風運動,爲排除黨內異己、大樹特樹自己、統一全黨全軍思想、進而爲打江山坐江山奠定堅實基礎。習近平果然要效法毛澤東,用延安整風模式,對軍隊高層人物當面敲打。

在這次會議上,習近平聲言: “軍隊中決不允許腐敗分子有藏身之所。”然後毫不掩飾地敲打說:各級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要把自己“擺進來”,拿出“拋開面子、揭短亮醜”的勇氣

,以“深挖根源、觸動靈魂”的態度,推動政治建軍走深走實。

在這裏,習近平具體敲打的高層人物,首當其衝的,極可能就是張又俠。因張又俠曾任總裝備部(裝備發展部)部長、後任軍委副主席,長期主管軍備採購、武器生產等工作。去年,軍中先後出大事,幾乎都牽涉到張又俠。國防部長李尚福失蹤,他之前曾任總裝備部長,乃是從張又俠手上接任;軍工系統高官大部遭清洗,他們大多與張又俠有長期工作關係;火箭軍高層包括司令員和政委等全體遭撤換、戰略支援部隊遭整編解散,這兩支在習時代發展起來的重要軍種,都交由曾爲習親信的張又俠督辦。

儘管,根據各方信息,李尚福和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軍工高層出事,更可能涉嫌“裏通外國”、棄暗投明、向美國或西方提供中共軍事機密,但習近平處置他們的“正當”理由只能是反腐。而中共黨內官員、軍中將領,幾乎無官不貪,已是公開的祕密,這是由中共一黨專政的制度本質所決定的。故而,只要抓腐敗證據,就幾乎沒有任何官員、將領脫得了干係。

二十大之後,習近平開始忌憚張又俠,各類傳言已久。習近平算定,只要在軍委高層展開這種延安整風式的“批評和自我批評”,輕則就能打擊、降低諸如張又俠這類手握兵權的軍方高層人物的威信和影響力,重則可爲逼退、甚至處置這些軍方高層人物埋下伏筆。

在這次延安會議上,習近平語出驚人:“當前,世情、國情、黨情、軍情都在發生複雜深刻的變化,我軍在政治上面臨的考驗錯綜複雜。”這裏所謂“複雜”就是情況變壞或惡化的代用詞。經濟大滑坡,各級政府財政虧空,黨內離心離德,軍隊渙散、毫無鬥志,都是惡化的實情。但誰都知道,舉凡世情、國情、黨情、軍情的全面惡化,都是習近平自己造成的。他不會對此負責、自責、自我批評,只是流露日盛一日的不安全感。具體到這次延安會議,他明顯流露焦慮和擔心:軍心不穩。

習近平在會議上重複再三地喊話:“明確槍桿子要始終掌握在對黨忠誠可靠的人手中。”意思是:明確槍桿子要始終掌握在對習忠誠可靠的人手中。但是,誰忠誠?誰可靠?內心恐懼、爲人多疑而整人無數的習近平,他自己心中始終沒底。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