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陈破空)

2015-07-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2015年7月12日,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成员抗议中国当局拘留维权律师及相关人士。 (法新社图片)
图片: 2015年7月12日,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成员抗议中国当局拘留维权律师及相关人士。 (法新社图片)

2015年7月10日,一个注定要载入史册的黑暗日子。一百多名中国维权律师遭到中共当局抓捕。“闪电行动”,“霹雳手段”。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中国同胞

、而非入侵的外敌,中共政权比当年的德国法西斯走得更远。

“重大犯罪团伙”,“涉嫌其他严重违法犯罪”,中南海对维权律师做出如此严重的指控,意味着,他们要对中国维权律师下重手、下狠手、下辣手,来个斩草除根

、彻底消灭。必欲除之而后快。

将被捕的维权律师摆上中央电视台的黄金时段,面对全国观众,“认罪”、“忏悔

”、自渎、自辱。当局以为,如此的公开示众,光天化日之下,可以杀鸡儆猴、以儆效尤,让全国民众噤若寒蝉,浑身颤栗而不能直视,卑躬屈膝而不能直立。如此诛心手段,乃是典型的文革手法,中国人民记忆犹新。恰好佐证,主政中南海的文革一代,其倒行逆施、大开历史倒车的阴暗心迹。

“死嗑派”律师,官方喉舌《环球时报》如是咒骂中国维权律师,并大量使用毛左派用语,诸如“死嗑派”、“撞墙”、“沉船”等,这表明,毛左派已经占领了中国的舆论阵地,毛左派已经成为中南海里的主流派。

然而,在世界文明潮流下,谁是真正的“死嗑派”?谁撞墙?谁沉船?毫无疑问,中南海里的当权派,才是“死嗑派”,正在从事着撞墙、沉船的末代事业。

《环球时报》还发表题为《拘留滋事律师,美国反应可以蔑视》的社评,将北京的权力傲慢,尽显于世。动辄“蔑视”,如此狂妄而不可一世的政权,难怪会在全世界遭受批评、孤立和围堵,如过街老鼠,如丧家之犬。难怪美国媒体呼吁:取消习近平访美!时下,更多民众在白宫网站签名呼吁:取消习近平访美!

伴随着新版《国家安全法》和《网络安全法》的出笼,悍然抓捕以吴淦为代表的网络异见人士、以周世锋为代表的中国维权律师,习近平自以为,他填补了胡锦涛时代留下的最后两个“安全真空”:网上异议与合法维权。

然而,此举却显示,习近平当局的不安全感有多么深重!通过这种大规模的突袭抓捕手段,中南海向世人泄露:红色政权危机四伏、风雨飘摇、摇摇欲坠,不采取这等非常手段,已不足以维持。

堵塞民意宣泄的最后通道,并不意味着,就能堵塞天下悠悠之口。暴力与恐吓手段

,固然可以吓住老百姓一时,但并不意味着,就能从此改变民意。老百姓可以恐惧一时,异见人士可以沉默一时,但,此况,绝不可能长久。

当局堵死表达不同声音的渠道,实际就是变相鼓励中国民众:你们有种,就仿效维吾尔人,来个武装斗争。中共当局仿佛在与中国汉人打赌:量你们也不敢!你们绝对没有维吾尔人那样的血性和勇气!

然而,物极必反。中南海的赌注,未免太过轻狂自信。纵观历史,纵然平日里,汉人群体是那样地明哲保身、胆小怕事、贪生怕死,但是,终究是汉人大众在忍无可忍之下,揭竿而起,推翻了一个又一个腐败王朝。

如果中国汉人能像维吾尔人那样,不再幻想,不再自律,不再等死,奋起反抗,拼死一搏,以汉人的人数,哪怕启动其中的10%,都必然给中共独裁统治造成毁灭性打击。活得不耐烦的中南海诸公,心下期盼的,莫非就是这个?

(2015年7月14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