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陈破空)

2015-08-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法新社)
资料图片: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法新社)

近期,国内官方媒体连发三篇文章,剑指退位的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

7月30日,因应郭伯雄倒台,财新网发表长文,题为《郭伯雄沉浮》,文中罕见点名江泽民,有这么一句:郭伯雄出任第47军军长时,“他说要把415团的红一连建成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五句话统领的免建团”。暗示,江提携郭,郭效忠江。腐败军头郭伯雄和徐才厚,都是“江主席的人”。

8月5日,澎湃新闻网发表长文《媒体盘点北戴河新“贵宾”:各领域专家到此休假》,罗列曾在北戴河活动的历代中共领导人,并描述其活动,包括毛泽东、邓小平、胡锦涛、习近平,以及朱德、周恩来、刘少奇等。显眼的是,在这篇长达近七千字的长文里,唯独对曾经执政13年、继而又垂帘听政10年的“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只字不提。似在表明,江泽民已经从“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行列中除名。照以往中共文宣惯例,这几乎就是被“打倒”的象征。

财新网是王岐山属下的媒体,反映王岐山的意图;澎湃新闻是习近平授意建立的新媒体,秉承习近平的旨意。上述两文的特殊意味,不言而喻。如果说,这两个媒体,还只是体现了习、王二人的个人意志,那么,作为党的最高喉舌的《人民日报》,接着发表的一篇文章,就无疑表达了当权者的正式立场。8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题为《辩证看待“人走茶凉”》。文中写道:

“有的领导干部不仅在位时安插‘亲信’,为日后发挥‘余权’创造条件;而且退下多年后,对原单位的重大问题还是不愿撒手。稍不遂愿,就感叹‘人走茶凉’,指责他人‘势利眼’。这种现象不仅让新领导左右为难,不便放开手脚大胆工作,而且导致一些单位庸俗风气盛行,甚或拉帮结派、山头林立,搞得人心涣散、正常工作难以开展,削弱党组织的凝聚力战斗力……“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些话,以及通篇文章,影射和针对的,就是一个人——江泽民。这篇文章,相当于,把习江反目、习江暗斗、习江对决的宫廷大戏,公示于天下。

文中有敲打之意,也有奉劝之声。释放的信息,可能包括:江泽民仍有相当影响力,仍不放弃老人干政,仍对当政者构成掣肘和牵制。习近平对此极度反感。正所谓:庆父不死,鲁难未已。联系到近期,伴随北戴河有会、无会的混杂信息,江泽民可能正在北戴河活动,与部分政治老人或政治势力串门、串联、串通,发泄不满,酝酿进一步的反习动作。习近平对此高度警觉。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

该文最后一段,话锋一转,又说:“提倡把工作上的人走茶凉作为常态,绝不能影响对老党员老干部政治上尊重、思想上关心、生活上照顾、精神上关怀……”似乎又仅仅是奉劝江泽民不要干政、并非要采取强制措施?

然而,如果仅仅是奉劝,习近平为何不私下进行?公诸于官方喉舌,更像是舆论造势,提示全党、全军:有的政治老人不自觉、不守规矩、为老不尊,自讨没趣,如果逼我动起手来,别怪我下手无情。不排除的可能性是,这篇文章,为习的下一步动作预热,预做舆论宣传和舆论铺垫。

点名与不点名,官方媒体向来很有学问。一篇文章点名,一篇文章不点名,一篇文章含沙影射,三篇文章构成一个完整的拼图:习江恶斗,撕破脸皮,面临摊牌;或者,已经摊牌?

遥想当年,华国锋发动宫廷政变,以突袭手段,逮捕“四人帮”,在尚未公布消息的那段时间里,官方报纸上反复刊登毛泽东的“三要三不要”指示:“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舆论造势持续一段时间之后,才突然公布“四人帮”遭粉碎的消息。

习近平有意打造自己的历史地位,欲与毛泽东、邓小平比肩,但资本何在?毛推翻一个旧政权、建立一个新政权,并扫平党内各派;邓颠覆毛的经济路线,推行改革开放,建立巨大声望。习近平,仅仅拿下几个前任的政治局委员或常委,尚不足以树威,若能以反腐为名,拿下前任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那个贼心不死的政治老人江泽民,才可能制造真正的震撼效应,进而树立自己在党内的不二权威。

《人民日报》的那篇文章,指出政治老人持续干政的两个原因:不甘心“人走茶凉”——指的是权欲;为亲朋好友的利益“发挥余热”——指的是腐败。

没有说出口的,其实还有第三个原因,那就是,防变天。这是江泽民揽权、干政的主要动机之一。被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从副主席任内开始,就遭到江泽民监控,就连美国政府安排副总统与胡锦涛单独会见,都遭江派干将、时任外交部副部长的李肇星大剌剌闯入,一屁股坐在中间不走,让单独会见搞不成。曾被薄熙来讥为“汉献帝”的胡锦涛,面对区区一个副部长的闹场、耍横,竟然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丝毫不敢发作。

围绕北戴河,传出今夏有会、无会、甚至多年就已无会的多种版本,这种看似混乱与矛盾的信号,其实释放了清楚而重要的信号:习近平无意再让北戴河成为政治老人干政的舞台。习近平决意彻底终止老人政治,江泽民遭到完整封杀。

有人批评习近平,排除老人干政,是为了走向个人独裁,诘问:为何不推行党内民主?为独裁而集权,固然值得抨击。但须知,当初,胡锦涛提“党内民主”,乃是出于遭人架空、地位弱势的尴尬,不得已而为之。自找说词,实为自找台阶;自我解脱,实为自我解嘲。

说到“党内民主”,如果曾经有那么一点影子,那是在华国锋、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而绝非胡锦涛时代。因为,那时,与一定程度的“党内民主”相对应的,是一定程度的社会宽松。纵观共产党当政的六十多年,只有上世纪八十年代,具有如此特征。可惜昙花一现。即便那时,中共党内,还有一个掌握生杀大权的超级独裁者——邓小平。作为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有意尝试“党内民主”的华、胡、赵,最后尽都被击倒在邓的铁砂掌之下。

严格说来,所谓“党内民主”,在共产党内,根本不存在。道理很简单,专制与独裁思维具有一贯性,岂有党外一套、党内一套的逻辑?没有党外民主,就没有党内民主,怎能想象,一个极权制度的掌门人,对人民独裁,却对同志民主?

有人以为,对照今日习近平之表现,江泽民和胡锦涛似乎显得更开明、更温和一些?其实,只要一党专制的格局不变,所有中共领导人都是独裁者、镇压者。习近平任内,大举抓捕维权律师和网络异见人士,并持续镇压维吾尔人和西藏人。而早在江泽民任内,不仅捂死六四大屠杀的盖子,还制造出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孽;胡锦涛任内,铁腕镇压西藏人和维吾尔人,屡屡创下惊天血案。表现各异,但其专制本性,却并无区别。

江泽民号召“闷声发大财”,力图以全党腐败、利益均沾达至全党团结;胡锦涛提倡“和谐社会”,意在保持党内和谐,维持自身地位。相比之下,习近平掀起“反腐”、“打虎”浪潮,哪怕是选择性的,却具有冲击党内既定生态、打破死水一潭的破局意义。

今日中国之变,自下而上,从党外到党内,殊非易事。从上而下,从党内到党外,相对容易一些。只有打破党内僵局,才可能打破党外僵局。唯其如此,才可能为中国社会的某种变局,制造出某种可能性。当政者未必有此企图,但变局一旦形成,就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正所谓:形势比人强,形势不由人。

(2015年8月11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