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陳破空:五不搞,慄戰書和吳邦國爲何殊途同歸?

2021-10-26
Share
評論 | 陳破空:五不搞,慄戰書和吳邦國爲何殊途同歸? 中國人大委員長慄戰書。
(Public Domain)

本月19至23日,中共人大常委會召開每兩個月的例會。閉幕時,人大委員長慄戰書講話,突然拋出五個堅決反對:堅決反對、抵制和防止西方所謂“憲政”、多黨競選、三權鼎立、兩院制、司法獨立的侵蝕影響。

按理說,對堅持一黨專政的中共而言,這五個反對並不讓人感到意外。意外的是,身爲習家軍人物的慄戰書上任人大委員長多年,直到臨近最高領導層換屆,才突然並首次拋出這種提法。背後必有玄機。

聯想到十年前,即2011年,也是在即將換屆之前,門出“上海幫”(江派)的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突然拋出“五不搞”的提法: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權鼎立”和兩院制,不搞聯邦制,不搞私有化。

對照之下,慄戰書的“五個堅決反對”,幾乎就是吳邦國“五不搞”的翻版;而他們的身份也一樣,都是主管立法的人大委員長;拋出這種說法的時機也一致,都是在最高領導層換屆前夕、各自即將卸任之前。這兩人,一個是江派大員,一個是習家軍要角,殊途同歸,反映了保守派和極左派勢力在中共內部的根深蒂固。

可以推斷,慄戰書和吳邦國拋出“五不論”的背景也相似,那就是,在黨內出現了不同聲音:黨內有人、或者有政治派別主張推行民主與憲政,如多黨制、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

如果類似呼聲出現在民間(其實一直存在於民間),中共領導層根本不予理會;但如果類似呼聲出現在黨內、尤其出現在中共高層,領導層中的一些人就會坐不住,忍不住要找機會反擊。

吳邦國拋出“五不搞”,正值胡溫時代的第二個五年任期。時任總理的溫家寶,開始談論政治改革,而且言論一天比一天大膽,他的說法是:“政治體制改革是經濟體制改革的保障。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不可能成功,已經取得的成果也有失去的危險。”溫家寶還在記者會上表示:“民主、法制、自由、人權、平等、博愛等等,這不是資本主義所特有的,這是全世界在漫長的歷史過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類共同追求的價值觀。”

作爲保守派和極左代表人物的吳邦國,拋出“五不搞”,就是針對溫家寶的“政治改革”。當溫家寶把政改論述納入他的政府工作報告之後,吳邦國也毫不示弱地把他的“五不搞”納入了他自己在人大的工作報告。

回頭來看,同樣是保守派和極左代表人物的慄戰書,忽然拋出酷似吳邦國的“五不論”,究竟針對誰?鑑於習近平時代的政治高壓氣氛,從表面上很難看出誰是當今中共高層裏的溫家寶。但當他們關起門來開會,無論是政治局會議、政治局常委會議,還是北戴河會議,就不能排除這種可能:他們中,有人表達出了不同的想法和不同的思路,按照中共語言,叫做“路線鬥爭”。就是在內部辯論中國應該走什麼道路。前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俞正聲曾經說過:“我參加政治局會議,我們很多問題都是敞開討論的,經常開會,它反映了各種利益。”

說穿了,慄戰書突然拋出“五不論”,針對的就是黨內的反習陣營,或是團派人物如總理李克強和政協主席汪洋,或是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又或是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等等。由此證實,黨內兩派,習陣營和反習陣營,在遠比外界想象的更爲激烈的權力鬥爭中,交織的還有激烈的觀念博弈、思想交鋒、前途和命運的論戰,即,路線鬥爭。

(2021年10月25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