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陈破空:旧金山之行,习近平留给世界更大的疑问

2023.11.28
评论 | 陈破空:旧金山之行,习近平留给世界更大的疑问 2023年11月1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旧金山出席美国商界主办的晚宴。
法新社图片

190402-RFA-SC07-967378347a7a.jpg今年十一月中旬,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到旧金山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借此与美国总统拜登举行闭门会谈,以期缓和美中关系,但收效甚微。期间的一个重头戏,是习近平与美国工商界晚宴,原本有恢复美国商界对中国经济的信心、挽回他们投资的用意,但因习近平的讲稿过于政治化、并无涉及招商引资,加上习神情紧张、举止僵硬、毫无亲和力,无法营造最起码的互动氛围而遭致惊人失败。

美国商界大佬如特斯拉的董事长马斯克等人,仅仅是在晚宴前与习近平握个手、合个影,就匆匆离去、“不吃而别”;另一些商界巨头如脸书的扎克伯格、微软的比尔盖茨等则根本没有现身;留下来与习近平共进晚餐的如黑石集团创办人施瓦茨曼(另一中文翻译为苏世民),却几乎同时下令在中国撤资:黑石集团大规模抛售在中国的资产,包括在中国11个城市的11个物流园,涉及220万平方米、总价值100亿人民币。

旧金山之行,习近平留给世界更大的疑问。外资继续撤离中国,撤离潮并未因拜习会和美中关系稍有缓和而逆转。何以如此?只要听听国际上的两个议论,便知其中端倪。议论之一:只要习近平当政,外资就不进反退,因为,他们认定,这样的中国不稳定;议论之二,只要习近平不设接班人或接班人不明朗,外资就不进反退,因为,他们认定,这样的中国,不仅不稳定,而且前景不明。

习近平成了中国的最大问题?这对习近平本人而言,绝对不能接受,因为,他费了十年之功,才把他自己摆上这样的位置:至高无上而大权独揽。对习家军而言,也难以接受,因为他们都因习近平而飞黄腾达,还准备大干一场,尽管他们自己都不明白,这个“大干一场”究竟是什么意思?目标是什么?对共产党而言,他们中的大多数官员党员,想必五味杂陈,明知道当今政治、极左路线不合时宜,却只能暗自叫苦而徒呼奈何。

习近平、王沪宁等人以为,经过二十大彻底集权,习派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内政也好,外交也好,由习近平一个人说了算,就能彻底做到“令行禁止”,完全体现极权制度的高效率;美国也好,其他国家也好,也再无他想他念,只能跟习近平打交道,只要习近平一招手,外商外资就滚滚而来。

北京发出的信号:各国、以及外商外资可以押宝一个人 — 习近平。殊不知,各国、以及外商外资,恰恰恐惧于此。在正常国家如民主国家,商人押宝制度,而非押宝一个人。只要有民主和宪政制度,就不会人走茶凉、人亡政息。而对共产党国家,如当今越南、或习近平之前的中国,如果有集体领导制和领导人任期制,还勉强可以令外资放心。但如今,习时代的中国,且不说远离民主和宪政,还彻底废弃了被各国认为还算相对稳定的政治架构 — 集体领导制和领导人任期制。

况且,习近平以蛮干著称。砸毁了香港,一只为中国经济下金鸡蛋的金鸡母;也砸毁了上海,历来的中国经济火车头。而前总理李克强的离奇离世,更让整个世界惊悚:曾经改革开放的中国,竟是如此的凶险不测!中国政治经济社会不稳定、不可预期、前景不明,已然成为各国共识。

习近平不懂美国,这毫无疑问。其实,作为习近平的首席军师,王沪宁本人就不懂美国,而假装懂美国。以他在美国几个月的经历、出了一本书《美国反对美国》,就自以为读懂了美国、参透了美国,而为中共三任领导人设计出种种外交路线和“大政方针”。到了习时代,王沪宁等人更乱弹“东升西降”,编造“百年未有之变局”,鼓动“战狼外交”,终致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层层包围而动弹不得,自陷孤立,近乎绝境。

在王沪宁之外,习近平派到海外、派到美国的那些人,在极大程度上,都蒙蔽、误导了习近平。他们不仅没有让习近平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美国、以及美国人的思维是什么?反而更大程度地加深了习近平对美国的误读、误解。

首先,这些人不懂英文;其次,这些人不懂美国;其三,他们没能力、甚至没意愿从客观角度向国内介绍美国,本身囿于骨子里的中国文化和党文化束缚,再加上投机心态作祟,投习近平和极左派之好,说他们想听的话,通过他们自己的所谓“亲身经历和观察”来证明中南海陈腐和顽固思维的“正确”。他们所起到的作用,与其说是习政权的海外参谋和智囊
,不如说是习政权的又一套宣传机器,既对外宣传,也对内宣传。于是,习近平本人,永远无从认识、也永远无法懂得一个真正的美国。

王沪宁用他的成名作“新权威主义”来投习近平所好,为习近平设计“两个确立”,并奸巧地把这条倒行逆施的极左路线与所谓“中国政治文化传统”挂钩,似乎一劳永逸地,中国就是这样的了:一党专政加一人独裁;全国属于一个党,全党属于一个人。从此,这个党国就围着一个人打转。

王沪宁等人定调:“两个确立”成为中国政治最大的确定性。其实刚好相反,“两个确立”,酿成中国政治最大的不确定性。毫无疑问,这是一套失败主义的设计,注定让中国走向失败而不是成功。即便对习近平本人而言,表面上成功 — 权力成功,但最终都是失败 — 党国失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