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陳破空:舊金山之行,習近平留給世界更大的疑問

2023.11.28
評論 | 陳破空:舊金山之行,習近平留給世界更大的疑問 2023年11月15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舊金山出席美國商界主辦的晚宴。
法新社圖片

190402-RFA-SC07-967378347a7a.jpg今年十一月中旬,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到舊金山出席亞太經合組織(APEC)峯會,藉此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閉門會談,以期緩和美中關係,但收效甚微。期間的一個重頭戲,是習近平與美國工商界晚宴,原本有恢復美國商界對中國經濟的信心、挽回他們投資的用意,但因習近平的講稿過於政治化、並無涉及招商引資,加上習神情緊張、舉止僵硬、毫無親和力,無法營造最起碼的互動氛圍而遭致驚人失敗。

美國商界大佬如特斯拉的董事長馬斯克等人,僅僅是在晚宴前與習近平握個手、合個影,就匆匆離去、“不喫而別”;另一些商界巨頭如臉書的扎克伯格、微軟的比爾蓋茨等則根本沒有現身;留下來與習近平共進晚餐的如黑石集團創辦人施瓦茨曼(另一中文翻譯爲蘇世民),卻幾乎同時下令在中國撤資:黑石集團大規模拋售在中國的資產,包括在中國11個城市的11個物流園,涉及220萬平方米、總價值100億人民幣。

舊金山之行,習近平留給世界更大的疑問。外資繼續撤離中國,撤離潮並未因拜習會和美中關係稍有緩和而逆轉。何以如此?只要聽聽國際上的兩個議論,便知其中端倪。議論之一:只要習近平當政,外資就不進反退,因爲,他們認定,這樣的中國不穩定;議論之二,只要習近平不設接班人或接班人不明朗,外資就不進反退,因爲,他們認定,這樣的中國,不僅不穩定,而且前景不明。

習近平成了中國的最大問題?這對習近平本人而言,絕對不能接受,因爲,他費了十年之功,才把他自己擺上這樣的位置:至高無上而大權獨攬。對習家軍而言,也難以接受,因爲他們都因習近平而飛黃騰達,還準備大幹一場,儘管他們自己都不明白,這個“大幹一場”究竟是什麼意思?目標是什麼?對共產黨而言,他們中的大多數官員黨員,想必五味雜陳,明知道當今政治、極左路線不合時宜,卻只能暗自叫苦而徒呼奈何。

習近平、王滬寧等人以爲,經過二十大徹底集權,習派一派獨大、習近平一人獨裁,內政也好,外交也好,由習近平一個人說了算,就能徹底做到“令行禁止”,完全體現極權制度的高效率;美國也好,其他國家也好,也再無他想他念,只能跟習近平打交道,只要習近平一招手,外商外資就滾滾而來。

北京發出的信號:各國、以及外商外資可以押寶一個人 — 習近平。殊不知,各國、以及外商外資,恰恰恐懼於此。在正常國家如民主國家,商人押寶制度,而非押寶一個人。只要有民主和憲政制度,就不會人走茶涼、人亡政息。而對共產黨國家,如當今越南、或習近平之前的中國,如果有集體領導制和領導人任期制,還勉強可以令外資放心。但如今,習時代的中國,且不說遠離民主和憲政,還徹底廢棄了被各國認爲還算相對穩定的政治架構 — 集體領導制和領導人任期制。

況且,習近平以蠻幹著稱。砸毀了香港,一隻爲中國經濟下金雞蛋的金雞母;也砸毀了上海,歷來的中國經濟火車頭。而前總理李克強的離奇離世,更讓整個世界驚悚:曾經改革開放的中國,竟是如此的兇險不測!中國政治經濟社會不穩定、不可預期、前景不明,已然成爲各國共識。

習近平不懂美國,這毫無疑問。其實,作爲習近平的首席軍師,王滬寧本人就不懂美國,而假裝懂美國。以他在美國幾個月的經歷、出了一本書《美國反對美國》,就自以爲讀懂了美國、參透了美國,而爲中共三任領導人設計出種種外交路線和“大政方針”。到了習時代,王滬寧等人更亂彈“東昇西降”,編造“百年未有之變局”,鼓動“戰狼外交”,終致遭到以美國爲首的國際聯盟層層包圍而動彈不得,自陷孤立,近乎絕境。

在王滬寧之外,習近平派到海外、派到美國的那些人,在極大程度上,都矇蔽、誤導了習近平。他們不僅沒有讓習近平認識到什麼是真正的美國、以及美國人的思維是什麼?反而更大程度地加深了習近平對美國的誤讀、誤解。

首先,這些人不懂英文;其次,這些人不懂美國;其三,他們沒能力、甚至沒意願從客觀角度向國內介紹美國,本身囿於骨子裏的中國文化和黨文化束縛,再加上投機心態作祟,投習近平和極左派之好,說他們想聽的話,通過他們自己的所謂“親身經歷和觀察”來證明中南海陳腐和頑固思維的“正確”。他們所起到的作用,與其說是習政權的海外參謀和智囊
,不如說是習政權的又一套宣傳機器,既對外宣傳,也對內宣傳。於是,習近平本人,永遠無從認識、也永遠無法懂得一個真正的美國。

王滬寧用他的成名作“新權威主義”來投習近平所好,爲習近平設計“兩個確立”,並奸巧地把這條倒行逆施的極左路線與所謂“中國政治文化傳統”掛鉤,似乎一勞永逸地,中國就是這樣的了:一黨專政加一人獨裁;全國屬於一個黨,全黨屬於一個人。從此,這個黨國就圍着一個人打轉。

王滬寧等人定調:“兩個確立”成爲中國政治最大的確定性。其實剛好相反,“兩個確立”,釀成中國政治最大的不確定性。毫無疑問,這是一套失敗主義的設計,註定讓中國走向失敗而不是成功。即便對習近平本人而言,表面上成功 — 權力成功,但最終都是失敗 — 黨國失敗。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