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陳破空:北京上海大尺度開放?爲何沒人買賬

2023.12.11
評論 | 陳破空:北京上海大尺度開放?爲何沒人買賬 2018年11月5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海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發表講話。
(法新社)

190402-RFA-SC07-967378347a7a.jpg近期,中共方面釋放信號:北京和上海要進一步開放,而且是“大尺度開放”,號稱“制度性開放”。但有關消息報道後,並未見國內外有多少反應和動靜。年末,習近平到上海走了一趟,試圖效法鄧小平1992年的南巡,希望達到鄧小平當年一言九鼎的效果,再度大舉引進外資。熟料事與願違。

說是“制度性開放”,簡單一個問題:能夠停止企業裏的中共黨支部及其活動嗎?在中國,不僅國營企業有黨委或黨支部,民營企業也必須有,到了習時代,港臺企業也必須有,最後,連外資企業也被強迫設立中共黨支部。過去十年,習近平王滬寧等人重提毛語錄:“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意思很清楚,不僅中國企業置於黨的控制之下,外資企業也不得脫離黨的控制。

歷經習時代的種種折騰之後,中國經濟引擎熄火,經濟增長終結。王滬寧等人竟造出一個新名詞“高質量發展”,來爲自己包裝門面、找下臺階。其實,事到如今,習政權已經喊不動民企、喚不回外資、搖不醒市場。原因種種:

其一,信用問題。現在的習政權,所謂中國政府,信用盡失,深陷“塔西佗陷阱”。說什麼都沒人信。忽左忽右沒人信,左說右說也沒人信。國內外都懷疑,所謂“大尺度開放”不過是再一次忽悠,是中國經濟惡化之後的權宜之計。

比如,民營企業,在習時代,各行各業都曾遭輪番掃蕩,民營企業家人人後怕。即便出臺“106條”措施,又怎能輕易再調動起民企的積極性?又比如外商外資,習時代厲行清零和封城,人爲阻斷國際物流,重創國際供應鏈,外商外資被迫撤離中國並轉進他國;加之習當局狂熱反美反西方反改革開放,連續多年爲閉關鎖國造勢,更加速外商外資撤離。習當局似乎到今日才知道後果嚴重?重新呼喚外商外資,但外商外資卻認定那只是政治宣傳。

其二,外界懷疑習政權不穩。中共二十大之後,習近平空前集權,任人唯親,隨心所欲。然而,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先後失蹤,國防部長至今空缺,證明習近平無人可用。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裝備發展部、國防部均遭大清洗,證明軍中將領忠於習近平者不多,無人可信。加上改革派的前總理李克強離奇身亡,讓外界感覺中國政局不穩,隨時可能出大事。

其三,機遇已經不再。當年的鄧小平總是說“要抓住機遇”,說的是發達國家生產鏈和資金轉移的機遇。當年中國確有機遇,也抓住了機遇,贏得大量外資投入,重建中國。但如今,這種機遇已過,勞動力充足、工資和資源低廉的中國模式已經過時。生產線和供應鏈正從中國轉向諸如印度、越南和其他東南亞國家。國際資本一旦轉向,要逆轉,談何易事?近年,諸如這般的標題越來越頻繁的見諸報端:“又一國際巨頭宣佈撤離中國”;“全球供應鏈的又一次重大轉移:蘋果生產線從中國轉向越南”……

再說,關於不公平貿易和外資准入問題,習政權並未解決、也無意解決。比如,新興電動汽車行業,中共通過抄襲外國技術、大量政府補貼、突擊建廠、低價傾銷等超限戰手段,快速佔領國際市場,強行擠走其他國家同行,以至於,中國汽車銷量一舉超過日本和德國,而獨佔鰲頭。這等“彎道超車”的粗暴手段,違反了國際準則、破壞了國際經濟秩序,更令各國反感。

儘管美歐日韓等國與中共交涉多年,令國際詬病的中國抄襲、盜版、剽竊問題依然嚴重。“師夷之長技以制夷”,是滿清王朝的口號,滿清王朝沒做到,但中共紅朝做到了。看看銷量衝上世界第一的中國電動汽車,其關鍵技術產品激光雷達,就全都來自外國:

2015年,中國國有投資者收購了美國傳感器設計公司OmniVision;中國汽車公司吉利公司投資美國Luminar公司; 2018年,中國中投公司與美國高盛公司合作,收購美國博伊德公司(Boyd Corporation);2022年,中國中信集團與美國Quanergy Systems公司實現14億美元的反向併購。所有這些動作的目的,都是讓中國企業套取美國激光雷達技術。2015年,中國國家半導體基金資助NavTech公司收購了瑞典Silex公司,套取到瑞典激光雷達技術。中國最大的激光雷達廠商禾賽科技,先與德國主要的激光雷達專利持有者、一級汽車供應商博世合作,2022年11月又獲得中國國有銀行7億元人民幣的貸款,於 2023年2月在美國首次公開募股,募得資金1.9億美元……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