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陳破空:黨內分歧嚴重,第三份歷史決議悄然降調

2021.12.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陳破空:黨內分歧嚴重,第三份歷史決議悄然降調 2021 年 11 月 11 日,北京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館,參觀者走在展示習近平的屏幕前。
法新社

中共於2021年11月召開十九屆六中全會,重點是推出第三份歷史決議。但會議結束五天後,該決議才遲遲公佈。顯示,決議討論過程充滿爭議、公佈過程充滿詭異。

該決議公佈後,依照中共政治宣傳和政治操作的慣例,官方和黨媒必在相當一段時間內,予以大肆跟進炒作,謂之“貫徹精神”、在全國“掀起學習高潮”等。但意外的卻是,該決議公佈後不久,僅僅一兩個星期,當局的態度,竟是忽然低調、降調、降溫。

縱觀近期黨媒宣傳和官員講話,更多集中於“學習貫徹十九屆六中全會精神”,而不是第三份歷史決議。給外界的感覺,有意用十九屆六中全會爲主題來代替或遮蔽第三份歷史決議。

該決議出籠之日,筆者就曾鑑定:第三份歷史決議,名爲“總結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但在習近平和習家軍的把持下,硬是塞入大量私貨,全文三萬多字,有關習近平部分,竟多達兩萬多字;換言之,習近平僅當政9年,其所謂“貢獻和影響力”就遠遠超過了百年黨史的其餘91年!這必然在黨內引發爭議和不滿。而更爲危險的是,在面向未來的“十個堅持”中,習派竟悄悄去掉了改革開放,這更必然在黨內引發巨大爭議。

事態的發展果然如此。到了12月,不僅第三份歷史決議被黨媒降調、低調,甚至束之高閣;而且,同是黨媒黨報,竟連續呈現調門相反的社評或文章,分別代表習陣營和反習陣營。有的文章只提鄧江胡,隻字不提習近平。代表作:中央歷史與文獻研究院院長曲青山:《改革開放是黨的一次偉大覺醒》;有的文章則只提習近平,隻字不提鄧江胡。代表作: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權:《堅持黨的全面領導》;有的文章大講特講習近平,如《人民日報》:《跟着總書記領悟黨的寶貴經驗-敢於堅持鬥爭》;有的文章則避而不提習近平,如《解放軍報》:《育才首先要育心》。

第三份歷史決議悄然降調,顯示黨內分歧嚴重。習近平曾指望通過這份決議來達成黨內團結,實際的效果卻是,這份決議出臺,加速了黨內分裂。

伴隨着對第三份歷史決議的降調、降溫和束之高閣,中共近年的另一個說法也開始降溫,那就是“四個意識”和“兩個維護。”所謂“四個意識”,包括: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意即,以習近平爲核心,看齊習近平。所謂“兩個維護”,包括: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按照十九屆六中全會和第三份歷史決議精神,那就是所謂“兩個確立“:確立習近平的核心地位,確立習思想的指導地位。

對“四個意識”和“兩個維護“的降調、降溫,表現在近期會議或各類領導人講話中,對“四個意識”和“兩個維護“很少提到、甚至完全不提。其中的邏輯就在於,鑑於第三份歷史決議是爲習近平量身定做或歌功頌德,那麼,隨着這份決議引發黨內紛爭、不受黨內待見,那麼,相應地,有關習近平的角色和地位,也引發黨內紛爭、不受黨內待見。由此推知,習近平念茲在茲的二十大連任,並不穩當,並非定數,極可能受到黨內各派挑戰,進而極可能受阻。

相比於1945年通過的第一份歷史決議和1981年通過的第二份決議,2021年通過的這個第三份歷史決議,其內容之空、敘述之假、爭議之大,足以讓它成爲歷史上最短命的歷史決議,甚至於,在不久的將來,該決議極可能遭到黨內全盤否定,決議的炮製者極可能遭到黨內嚴肅問責。

(2021年12月20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