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陈破空)

2014-03-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克里米亚地区领导人签署兼并条约。(法新社)
图片: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克里米亚地区领导人签署兼并条约。(法新社)

3月16日,克里米亚举行公投,结果:近97%的投票者支持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迅速与克里米亚地区领导人签署兼并条约。国际社会拒不承认这一公投结果,因为,这是在俄罗斯军事占领下的公投。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在先、分割乌克兰在后,人为炮制公投戏。

正如乌克兰临时政府总理亚采纽克(Arseniy Yatsenyuk)所说:“这是在2.1万俄军的枪口威胁之下,上演的一出马戏团表演。”除了俄国的军事占领,公投本身,也疑点重重,荒谬俯拾皆是。克里米亚的俄裔人口占58.5%,赞成加入俄国者,何以高达97%?简单的解释,就是,占人口24.4%的乌克兰裔和占人口12.1%的鞑靼人,极可能,根本就没有参加投票,他们的意愿,被人强奸。而在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市(Sewastopol),投赞成票的人数,竟然超过该市总人口,达到该市总人口的123%。原来,选票是事先就标记好的。拙劣的舞弊!

普京宣称:“俄罗斯尊重克里米亚人民的选择。”然而,莫斯科的立场,本身自相矛盾。若当真尊重克里米亚的选择权,那么,车臣(Chechen)如何?车臣要自决、要独立,俄罗斯出动十万大军,宁愿将车臣打个稀巴烂,也不让它独立。同样是普京,同样是出兵,那一回,莫斯科非不让车臣独立,不得脱离俄罗斯;这一回,莫斯科非要让克里米亚独立,非得加入俄罗斯。方向截然相反的两件事,都让普京一个人干了,足见这个前克格勃头目的品性,何其阴暗、低劣!因无耻而无畏。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俄罗斯,仍如此强横、野蛮,只能昭示其本性:帝国主义,赤裸裸的帝国主义!

克里米亚固然有权选择独立、脱离或加入一个国家,但绝不是在刺刀和枪炮的威胁之下。克里米亚公投前一日,3月15日,联合国安理会提出谴责这个非法公投的决议,在15个安理会成员国中,虽有13国赞成,但遭俄罗斯一票否决,中国则投了弃权票。

北京立场微妙。如果投赞成票,等于站队西方,可能得罪俄罗斯;如果投否决票,等于承认民族和住民自决权,这与中共一贯强调的“大一统”和“反分裂”的意识形态相悖;于是投下弃权票,搞折衷主义,既不得罪俄罗斯,也未放弃自己的意识形态底线。

然而,在这里,中共仍然有漏洞,投弃权票,从逻辑上而言,就是对克里米亚公投的模棱两可,在赞成与不赞成之间,等于说:顺其自然,听任克里米亚人民自己做主。最后,还是回到了承认民族和住民自决权的原点。

北京虽表态“历来尊重各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但并非支持乌克兰。北京的真正立场,还是偏向莫斯科。中共官方喉舌《环球时报》的一篇社评,就将中共强硬派(
也是主流派)的心思,表露无疑。该社评的标题是:《中国舆论应多挺俄罗斯和普京》。

乌克兰危机,克里米亚变局,对中共而言,至少有三重机会:普京对西方强硬,给中南海做了一个样板,让后者窥测,西方的红线与底线何在;俄罗斯与西方对立,又给了中共机会,左右逢源,从中渔利;西方制裁和孤立俄罗斯,还可能将中共解脱出来,用俄罗斯的国际孤立,来替换中共的国际孤立。

再者,如果因克里米亚引发战火,将美军吸引到那里,美国的“重返亚洲”战略或许停摆,对中共而言,火中取栗,重围顿解,更是求之不得。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西方的软弱,固然令外界失望,但,围绕克里米亚,虽有俄罗斯的军事占领,又尚未爆发战争,对北京而言,未尚又不是另一种失望?

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启动了首波制裁,限制若干俄罗斯和克里米亚官员的旅行、并冻结其海外资产。如此轻微的制裁,在莫斯科引发了嘲笑和轻蔑。

其实,西方对付俄罗斯,在战争与制裁之间,还可以有更聪明的选择。首先必须看准,莫斯科和普京的软肋是什么?莫斯科和普京最害怕的是:越来越多的东欧国家和前苏联国家加入欧盟与北约,让北约东扩到俄罗斯的家门口。这就是莫斯科和普京的软肋,这也应该就是美国和西方的着力点。

当此之际,欧盟应趁势扩大,北约应加速东扩,将乌克兰、格鲁吉亚(Georgia)、甚至土库曼斯坦(Turkmenistan)等国,都发展进来,并在这些国家屯粮驻军。壮大北约,扩大北约,直抵俄罗斯门户,此其时也!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