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广场 |贵富:艰难的五六十年代 (二)

2019-05-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的粮票。(Public Domain)
中国的粮票。(Public Domain)


2、一分钱

小时候我曾买过拆零的水果糖,那时偶尔得到一两分钱,就会去副食品店买水果糖。最便宜的那种,一分钱卖给一颗,但后来涨价了,一分钱不再卖给一颗。

那么一分钱又能去买什么呢?当时私人生意仍未彻底取缔,城里有些老太太制作“花米糖”卖(用大米炸的膨化大米,蘸少许糖稀滚成的乒乓球大小的圆球),早期一分钱可买两个。

一分钱最派上用场的,则是去看“小人书”。文革激烈期过了两三年以后,开始有老头老太们干这“赁书”生意,以赚取孩子手里那可怜的一两分钱,一分钱可看薄些的连环画书,厚些的两分钱。一度,《三国演义》连环画没被禁止,成为最受欢迎的读物。但随着“破四旧”深入,所有涉嫌封资修的读物全部不准上架,小人书屋也就门可罗雀了。

不过很快连一角钱一块的糖球也没有了,水果糖块在59年大饥荒前是一分钱一块。大饥荒开始后通货膨胀,人民币贬值,小孩子最先感受到的就是“糖球”涨价为一角钱一块了。成年人是凭肝炎诊断书才可供应半斤古巴糖,此外想吃甜,就吃糖精吧。

3、买豆腐

首先必须知道当月公布的豆腐票是几号,通常,国营菜摊会竖立个黑板,上边依次公布当月豆腐、豆芽、凉粉的票号,因此干脆把票号本子全部带去,自己临时撕票。

那时期的营业员虽是铁饭碗(卖多卖少一个样,工资照拿)可是拥有商品把控的特权,不顺着营业员的脾气有钱也买不到东西,老百姓在营业员面前只能是低声下气。

其次要早些排队,但排队时候往往生一肚皮气,老有人加塞儿,敢怒不敢言。而且,老是有另外一队,那是“军烈属优先”的那一队,也不知那儿来那么多军烈属。那一队凡有人,就必须紧着他们。

找零也很麻烦,凭票购买,营业员只卖给一斤半斤整买的人,所以最好提前把零钱准备好。
最担心眼看排到跟前了,但却眼瞧着豆腐剩下不多,心里就得不停计算能不能轮得着自己,甚至默默祈祷前边几位能不能少买点儿。

某邻居排队买回豆腐到家后,挨婆娘一顿痛斥,原因是没排到豆腐边(块)。他辩驳说,排队到位时没能赶上。婆娘说,你不会让后面的人先买?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