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廣場 | 從博弈的角度看中共政權的脆斷性

苦秦
2024.01.10
讀者廣場 |  從博弈的角度看中共政權的脆斷性 圖爲廣州警察;中共零和博弈之下,輕罰官丶重罰民。老百姓動輒因辱警等口袋罪被判刑。
路透社圖片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我們敦促XXX摒棄零和思維。”而事實上,零和博弈恰恰見證了中共的盛衰,中共的歷史就是一個零和博弈史。

從博弈的角度看,中共從滋生、壯大、佔領全中國,直至現在的大廈將傾,零和行爲貫穿了全過程。

中共在初期成立蘇維埃政府,就是蘇聯的附屬國,其“革命”口號:保衛蘇聯。用中國人的命保衛蘇聯,中共和中華民族之間就是一場以中共爲贏家的零和博弈。

中共在抗戰中聯日抗蔣,這又是一次中共和中華民族之間以中共爲贏家的零和博弈。

抗戰勝利後,中華民國政府開始民主改革,試行基層行政首長直選;中共卻利用政府軍在抗戰中的慘重損失、政府軍抗戰後的厭戰情緒,發動內戰,“解放”中國,將中國的民主改革扼死在搖籃中,中共的“解放”戰爭又一次使中共成爲中共和中華民族之間博弈的零和贏家。

“解放”中國以後,中共用血腥的屠殺來掠奪地主的土地,“土改”讓中共成爲中共和地主之間博弈的零和贏家;中共用補稅至清朝的方式掠奪民族企業家的企業,“公私合營”讓中共成爲中共和民族企業家之間博弈的零和贏家。

中共21世紀初加入世貿組織,其衆多的承諾在20年後的今天都沒有兌現;中共成爲主導雙贏理念的世貿組織中的一個奇葩的存在。中共用雙贏的謊言,成爲世貿組織中的零和贏家。

中共的一路零和歷程“贏麻了”,中華民族和全世界卻不斷地淪爲中共零和博弈的犧牲品!

中共的零和博弈之下,特權成爲中共堅持“爲人民服務“的動力之一。趙家人有困難可以“特事特辦”,血槽姐的小姑姑可以要求阿里的公務員集體獻血、用專機護送血槽姐;“無姑”羣衆有天大的困難,也必須“按合法程序走”,最終讓困難羣衆們陷入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絕境!

中共的零和博弈之下,中共輕罰官丶重罰民。中共官員違法犯罪多以官紀丶政紀作處罰,用停職丶留黨察看丶黨內警告丶降級丶降低退休待遇等替代刑事追責;中共對人民施以嚴刑峻法,老百姓動輒因謠言丶辱警丶妨礙公務丶尋釁滋事等口袋罪被拘留或判刑,人民成爲中共待宰的羔羊!

俗話說: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零和博弈所成就的中共,在零和思維下成爲一個缺乏韌性的政權,一旦其維穩行爲或暴力行爲出現阻斷,其政權立即土崩瓦解;羅馬尼亞軍人在鎮壓人民前的倒戈一擊,導致羅馬尼亞共產黨解體便是前車之鑑。作爲中共歷史上唯一一次的雙贏局--2022年末的一場白紙革命,險些將中共“送去見馬克思”!成就了堪稱中國人民在二戰後又一次解放 – 三年新冠防疫解封的白紙革命,再次引發全世界對中共政權脆斷性的關注,也促使我們探討中共零和思維所與生俱來的脆斷性。

中共在零和博弈之下,中共官員食民之祿,卻要對中共忠誠。當官員食民之祿,不知對人民忠誠時,他們已是白眼狼;讓一羣白眼狼對中共忠誠,無異於鏡裏摘花、水中撈月,中共官員不可能真正對黨忠誠,這正是中共的脆斷點。武昌起義後,效忠清庭的各地行政首長紛紛宣佈獨立,這是中共的前車之鑑!

以本人和中共警察打交道爲例。本人蔘加工作時,作爲招工的附加條件,向企業提供三年的無息集資,我曾經和“對口幫助我”的警察提出對當年三年集資的不滿;在其後的一次對我傳訊中、在攝像機前,警察稱我“想做人上人”(想做官)。我對經濟不公的不滿,被警察向其上級彙報成我想做官,這就是典型的“對人民不忠誠的中共官員,不可能對中共忠誠”!

中共在零和思維之下,黨的利益爲上,官員的利益次之,人民的利益爲下!當人民的利益被矮化後,食品安全問題、生產安全問題、司法不公問題層出不窮。欲解決食品安全問題、生產安全問題、司法不公問題,僅需要真正做到“以人爲本”。取消食品特供製,讓中共官員和人民喫一樣的食物,中共官員會真正地關心食品安全,食品安全問題將不成爲問題;重視人的生命價值,將生產事故賠償金提至每人1000萬元,企業家會把員工的生命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生產安全問題將不成爲問題;冤假錯案的賠償金由炮製冤案的官員給付,公檢法的官員會戰戰兢兢地處理每一樁案件,司法不公問題將不成爲問題。中國的“人民代表”都是官員和企業家,官員身份的“人民代表”不會同意取消特供丶企業家身份的“人民代表”不會同意提高生產事故賠償金、公檢法系統的“人民代表”不會同意冤案的賠償金由炮製冤案的官員給付。在中國特色的“人民代表”制度下,食品安全問題、生產安全問題、司法不公問題,只能是中華民族永遠跨不過去的一道坎!

中共在零和思維之下,中國老百姓沒有全民醫保、全民養老等政府兜底的民生保障,“晴天防雨天”成爲中國人的口頭禪,中國老百姓不敢消費、不敢投資的心理,成就了中國老百姓“捂緊錢袋子”式的金融意識。在全體人民儲錢備救急的前提下,中國經濟沒有韌性丶沒有可持續發展性,中國經濟存在着天然的脆斷性。

中共在零和思維之下,注重於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不考慮解決問題。俗話說:什麼土壤長什麼苗。產生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的地區必然存在着廣泛性的官員貪腐、擅權。中共爲了便於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對公安擴權進行維穩,維穩不能解決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周邊的腐敗問題、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只能會造成問題的積壓、積累,加劇社會矛盾,直至引發革命。甚至,因爲給公安擴權,老百姓罵警察會被拘留或判刑,“人民“警察傷人僅被停職處理,致使“人民“警察攻擊羣衆、傷害羣衆的事件層出不窮;因爲給公安擴權,人民有1.8焦耳的玩具被入刑的中國百姓,每年都有“人民“警察槍殺的案例、每年都有死在看守所的案例;當”公安“成爲社會不安全的因素之一時,6億月收入1千元、近10億月收入3千元以下丶勒緊褲帶養警察的中國人民將情何以堪!

中共掐着人民的軟肋“爲人民服務”,當人民的軟肋因爲食品安全問題、分配不公問題、教育不公問題、學生頻繁失蹤和死亡而拒婚拒育時;中共拒絕官員公示財產、拒絕官員問責終身制、限制人民的網絡發聲等,用制度保障官員的貪腐;中共官員享受特權、特供,擄掠了醫療、住房、教育等所有社會資源,完全無視老百姓的死活、無視年輕人的拒婚拒育,中共官員無節制地暢享民脂民膏,零和思維已經成就了中共政權最致命的脆斷性 – 政府公信力徹底喪失!

零和思維已經爲中共政權埋下了一顆又一顆定時炸彈:公信力喪失、市場疲軟、外交困頓、房地產暴雷……

君視民爲草芥,民視君爲仇寇。中國共產黨在和中華民族的零和博弈中,中共政權還能走多遠,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苦秦。本人2003年因腐敗而失業;家兄因冤案而入獄;先父文革中被打成現行反革命,並痛失一子一女,並因家兄蒙冤入獄,兩年後鬱鬱而終,先父臨終前還爲文革遇害的長兄流淚,本人每每思及痛徹心扉。本人於2023年初打電話至中紀委,爲家兄申冤,逾一年而未得迴音。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