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广场 | 唐龙: 中国之变, 力道为先

2020-06-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与普京(AFP)
习近平与普京(AFP)

习近平自2012年上台以来, 就不断向自己头上套绞索。 譬如, 习到处号称 “媒体姓党”。如今美国说, 对不起, 我们这里不接受共产党党媒, 中国这些媒体还真无话可说, 因为他们无法跟美国申辩 “我们并不姓党”, 只好自认倒霉吧。

随着最近中美夏威夷会谈无果而终, 习近平为首的中共顽固派恼羞成怒,遂进一步强力推进所谓 “港版国安法”, 赤裸裸地背弃23年前中共对 “一国两制” 的正式国际承诺, 试图把其 “满清+文革+苏俄” 三位一体的腐朽落后野蛮意识形态 (笔者将其简称 为“习氏瘟疫”), 强行施加到香港和香港人民头上。

习近平如此的最后疯狂, 必然遭到全面强劲的反抗反制。 香港人民为发展自身民主自由权利和捍卫现代文明生活方式,必须进行 “香港保卫战”;国际社会为反制 “习氏瘟疫“ 的肆虐蔓延, 也必须携手组成反对遏制中共的国际同盟,这就是常说的 “一报还一报“。

2014年, 俄罗斯的专制强人普京,强行吞并了原属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目前国际社会对俄罗斯的惩罚制裁仍在进行中,但克里米亚还多少是个历史和领土问题, 如今习近平试图窒息奴役香港。才是标志着冷战结束后30年, 独裁专制首次公开向民主自由世界发起反扑挑战。

习近平敢于向自己头上不断套绞索, 就是其自认脚下的根基还算坚固, 但现在“港版国安法“ 已让习近平站到了一把摇摇晃晃的破椅子上。 目前关键就是大家朝着这把破椅子猛踹几脚, 那习近平就朝不保夕了。

之所以要 “猛踹几脚“,因为中国的事情, 如果力道不够,就不足以促发有效变革。 二千五百年封建专制的 “超稳定” 结构基础, 以及近现代以来民粹与乌托邦主义的扭曲变态鼓噪喧嚣,侵蚀毒害瘫痪了许多中国民众的头脑和价值观,造就大批 “中共病毒患者或携带者” , 仍然苟且在习的破椅子周围, 为 “习氏瘟疫 “张目。

回首1949年后的历史, 中国什么时候巨变了? 笔者认为,主要是在这三大时刻: 毛泽东辞世, 六四民主抗争, 邓小平九二南巡。也就是说, 无论是自上而下, 还是从下到上,力道和动静一定要大到相当程度, 要伤筋动骨,才能引发中国变革。而一般的经济利益抗议, 政治异见表述, 搞自媒体造势,甚至自然灾害和涉外战争,可能有助中国长期变革, 但造成短期突变的可能性不大。

于是, 目前是在中国谋大事,做大事, 出大事的尖峰时刻。这可能并非最理想的变革路径, 但中国和世界似乎已别无选择,不是政变, 就是民变。目标必须专一,力道必须空前,就是罢黜习近平, 终结习近平。 跨过这个坎, 中国很快就会 “柳暗花明又一村“。

作者唐龙为独立媒体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