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廣場 | 中東戰爭幾時休?

作者:瑞克
2023.10.24
讀者廣場 | 中東戰爭幾時休? 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馬斯突襲以色列後,雙方之間的戰鬥仍在繼續。
法新社圖片

問題的提出:前幾天,地球上發生了哈馬斯針對以色列的突然襲擊事件,世人震驚。有形容爲類似於上個世紀的“珍珠港”,有比喻是本世紀初的“911”,也有許多人以爲是“第六次中東戰爭”。國際上,有許多國家譴責哈馬斯、力挺以色列,也有許多反對以色列、聲援哈馬斯的國家。

想起當年美國紐約發生“911”恐怖襲擊的時候,也有人幸災樂禍,認爲本·拉登教訓了美國,出了一口惡氣。在我看來,每一次重大的國際事件,都會形成有立場原則鮮明的對立,好像那種多元化、多極化、多樣化的聲音相形見絀,但是不難發現地球人類是非和價值觀、意識形態的混亂,以至於形成當今世界混沌無序的狀態。

重要的是,不能迴避的是,必須提出,世人關注的中東戰爭什麼時候有結束的那一天?人類不能經常患有健忘症,對現在發生的事賦予關注,但事過境遷,一切照舊,好像過去發生的事不再發生,或者忘記得一乾二淨,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中東戰爭究竟能否、什麼時候結束,不再發生?

關於以色列的歷史,在神的話語《聖經》中有很好的揭示。儘管說以色列是上帝的選民,但由於歷史上以色列人多次違背耶和華神的教導,所以被嚴厲懲罰的事並不罕見。比如在埃及爲奴430多年,又被擄巴比倫70年,乃至於在近代被法西斯大屠殺。不過,其實不只是以色列,地球上所有國家,悖逆上帝的,並無例外,通通被嚴厲懲罰。

在歷史上,簡單說哪個國家好,哪個國家壞,並不靠譜,也不可信,哪一個國家都處在黑暗的專制狀態。《聖經》問世的年代,是典型的奴隸制、普遍專制時代,基本上都沒有現代的文明。但《聖經》教訓世人的,是要人正直、誠信,遠離惡事,不做惡人,做義人。上帝造的人是利己之人,這是人性,也是人權,但在承認人利己權利的同時,要求人必須對自己的利己行爲負責,即不能損人利己,而這隻有在民主社會狀態纔有可能實現。恰恰在《聖經》中,就包含了豐富和深刻的平等、民主、自由、法制思想真理。這在普遍的奴隸制專制時代,《聖經》反映出耀眼的光芒,是人所不及的。

看待今天的以色列,有必要了解《聖經》的教導,即民主是上帝指引的人類光明的道路,是一條義路。《聖經》中包含的普世價值,以及平等、民主、自由、法制,是上帝的專利,不是哪一個國家的專利。

以色列作爲國家在歷史上處於變動不居的狀態,其它國家也有變動不居的,有分、有合、有散,用“自古以來”基本上不能說明真正的問題。必須指出的,是以色列在經歷了歷史上重重災難後,尤其是希特勒法西斯的血腥大屠殺,猶太人建立了現代的以色列國家,是平等、民主、自由、法制的現代國家。雖然它比歐洲、美國等許多民主國家的歷史要短,也有一些國內的矛盾和問題,但不能否認以色列是一個民主國家。這一點,非常重要,是認識以色列以及中東戰爭性質的重要基礎和前提。否則,很容易模糊和混淆對以色列和中東戰爭性質的認識,將以色列看作是與戰爭各方同一的性質,甚至採取各打五十大板的做法。多年來,許多國家、許多人就是這樣做的。

由此,必然也必須面臨的是另一個問題,是多年來在前幾次戰爭中與以色列交戰的國家,究竟屬於什麼樣的性質?這是看待中東戰爭的出發點、立足點,是前提。假如這些國家尚停留在專制階段,是專制國家,具有專制性質,如何認識中東戰爭?這些國家對以色列搞突然襲擊,發動戰爭,是正義還是非正義?以色列奮起反擊又是正義還是非正義?當然,我不完全主張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可是假如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又如何認識?

從歷史的角度考察,專制國家對內具有鎮壓性質,對外具有侵略擴張性質,儘管要考慮到其自身的能力、實力。之所以提出這樣的問題,是因爲長期以來,好像並沒有多少人提出和重視這個問題,許多國家,許多人模糊國家的性質,將本質上對立的存在看作無差異的存在,不分青紅皁白。

還有一個問題需要提出來,撇開以色列對立面國家以及支持這個對立面的國家不談,長期在中東戰爭中支持以色列的國家,主要是歐美國家,特別是美國,儘管是堅定站在以色列這一邊、支持以色列的國家,但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支持以色列,尤其是在防止、制止戰爭方面如何減少乃至結束中東戰爭?恐怕值得研究,這個問題不應該回避。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在美國歐盟等民主國家中,地球人類各國似乎是多色調形態,許多專制國家也以多元化、多極化、多樣化應對歐美民主國家,歐美國家長期奉行亦盛行的是綏靖主義、機會主義、實用主義,還有駝鳥政策,幾乎沒有專制與民主對立的概念,談不上立場和原則,一些政治學者將專制與民主的衝突看作是文明的衝突,或者腦子裏本來就沒有民主與專制對立的意識。美國、歐洲一些國家一方面與某些專制國家有着尖銳的矛盾,另一方面又同時跟其它的專制國家打得火熱。從策略上講,這並非不可以,問題是你是否有清醒的長期反對專制、推進民主的意識。從實際情況看,好像沒有。比如對正在發生的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俄羅斯是不是一個專制國家,烏克蘭是不是一個民主國家,沒有清醒的認知。同樣,哈馬斯對以色列的突然襲擊,以色列對哈馬斯的反擊,是否定性爲專制對民主的挑戰,好像看不到公開的定論。國際上早就認定哈馬斯是恐怖主義組織,但恐怖主義組織的根源何在?是不是專制主義?又是或明或暗、遮遮掩掩。

目前,以色列與哈馬斯的戰爭仍在繼續,是不是又一次中東戰爭,人們看到比較多的是生靈塗炭,但是倘若不去認真深刻反思今天的世界民主與專制並存的現狀,不認真反思專制對人類的威脅,不認真反思民主國家長期以來的作爲,我擔憂,第七次、第八次、第N次中東戰爭還會發生,類似於中東戰爭性質的其它戰爭也會發生,譬如今天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地球人類安全存在着制度性的恐懼威脅。人們有必要回答:中東戰爭究竟何時休?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