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二十五周年(傅申奇)

2014-05-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89年“六四”事件期间,王维林只身阻挡解放军坦克的情景。(资料图/public domain)
图为89年“六四”事件期间,王维林只身阻挡解放军坦克的情景。(资料图/public domain)


六四屠城已经过去二十五周年了,对此,中共当局至今讳莫如深,竭力掩盖“六四”真相,在国际社会利用各种诡辩术为自己辩解,在国内严禁谈论这一事件,企图让全民遗忘。因此对纪念“六四”和传播“六四”真相的人,予以残酷打压。

多年来许多人呼吁或寄望中共当局平反六四。其实六四已经被历史定论,不是什么政治风波,也不是什么政治动乱,更不是什么反革命暴乱,而是由首都学生发起全民参与的全国性爱国民主运动。这场爱国民主运动展现出很高的民众自觉和自律,不论是上百万人上街游行,还是静坐请愿,都井然有序,深得人心,既得到各方声援,也得到各地支持;既感动中国,也震动世界,足以彪炳史册!因此六四不需要中共当局的平反,如果有一天中共当局平反六四,只说明中国出现了有序变革的可能,只说明中共开始走向正确的方向。

还有另一种可能,即新一代统治者想把平反六四当作一张牌,拿来为自己所用,以减轻一点历史包袱,收拢一点人心。那一定是统治者反复权衡对统治利益的利弊所作的选择。就目前情景看,新一代统治者忧心平反六四犹如打开潘多拉的盒子,一发而不可收拾,所以不敢轻易碰触。

当年运动期间,最普遍的一个共同诉求就是:反官倒、反腐败、反特权。至于怎么反,当时并没有普遍的共识。但已经足以表明民众的公民意识、民主意识的大大提升。中共当局用血腥的屠城压制了广大民众公民意识和民主意识的成长,压制了反官倒、反腐败、反特权的正当而普遍的诉求。

在过去的二十五年里,中共借助刺刀维持了统治的稳定,但让官倒以更繁复的方式恣意横行;创造了无官不腐的世界奇观;让特权更名正言顺的污染社会,“我爸是李刚”就是最显然的注解。

六四之后暴力维稳成了常态,二十五年的暴力维稳,制造了一个经济畸形发展、生态恶性破坏、贫富过度悬殊、信仰严重缺失、道德普遍沦丧的中国。秦皇朝不过二世,隋皇朝也只有九十年,中共的红朝还能靠暴力混过一个二十五年吗?绝无可能!沉默的中国不可能灭亡,灭亡的只能是一党专政的政权。中国的民主转型之路将是漫长而艰难的,但中共政权的崩溃也许是一瞬间的事情。六四不需要中共来平反,但可以确信,在下一个二十五之内,国人将能够在天安门广场公开、合法的讨论和纪念六四。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