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傅申奇:“內卷”、“躺平”和站立!

2021-06-14
Share
評論 | 傅申奇:“內卷”、“躺平”和站立! 資料圖片:北京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 100 週年展覽。
路透社圖片

隨着中共統治下權貴資本主義體制的成長,階層固化趨向穩定,資源配置喪失了流動性和靈活性。各領域、各層級都呈現內耗性的惡性競爭,被稱爲社會內卷化,“內卷”一詞由此廣泛流行。總加速師的加速主義對投入內卷競爭的積極態度讚賞有加,號召:擼起袖子加油幹!然而,歷經內卷惡鬥的人們最後發現,沒有贏家,都是輸家。

於是在百年建黨大慶臨近,習大帝準備20大繼任的時刻,厭倦內卷、離開內卷的情緒和意識,突然以一個無奈卑微的“躺平主義”表現出來。“躺平”,顧名思義,懶散躺着,無慾無求,不爭不搶,遠離內卷。

有分析人士說:“躺平主義”在中國興起,主要是因爲80後、90後的青年一代在包括買房、租房、結婚、生子、買車以及在職場上,面臨巨大的生活壓力。其深層次原因在於,中國的社會制度導致中國勞工長期低工資、低福利和低人權。

“躺平主義”的內涵不斷增生,被解讀爲是大衆自發的無產階級運動,抵抗資本剝削,表現爲消費降級,最低限度社交。“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不生娃、不消費”,六不主義,花最低的勞動“維持最低生存標準,拒絕成爲他人賺錢的機器和被剝削的奴隸。”

我和許多反對派人士看到,躺平主義是權利意識和身份意識的覺醒,也從中看到了不合作思潮。所以,“躺平是覺醒,更是不合作,覺醒、不合作,中國就有希望”。

網上有一首詩是這麼寫的:站不起來,但又不想跪着,就只有躺平。躺平,是爲了不彎腰;躺平,是爲了不下跪;躺平,是橫向的站立;躺平,是挺直的脊樑。這首詩形象地表示了普通人面對殘酷內卷的揮灑態度,也形象表達了反對派人士面對暴政的不合作姿態。

“躺平主義”讓當局恐慌,官媒和御用文人紛紛表態,指責躺平可恥、不負責任,是毒雞湯…...。豆瓣上那個“躺平小組”被炸了,頁面不存在了,還留着一行小組簡介:躺平是一門哲學,躺平是一種藝術。在這個喧囂的時代,以不變應萬變……,躺平小組被炸了,躺平者四散了,向廣袤的世界蔓延。網絡上有一段廣泛流傳的視頻,一位躺着的青年女子在說:“年輕人躺平到底惹了誰,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生活有多倒黴!”“年輕人不缺奮鬥的決心和信心,年輕人缺的是奮鬥路上的那束光。”

因此在我看來,消極抵抗的躺平,不合作的躺平,正醞釀着直接反抗的情緒和能量。當那束啓示中國人奮鬥的光,在中國上空閃亮的時候,躺平挺直的脊樑就會霍然站立,專制暴政的末日就要到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