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傅申奇:天災還是人禍

2023.08.07
評論 | 傅申奇:天災還是人禍 2023年8月2日,河北省涿州暴雨後被洪水淹沒的街道。
法新社圖片

颱風“杜蘇芮”引起中國華北地區連續強降雨。這是天災,但有記錄的600多年沒有水淹的故宮嚴重淹水,這就不是天災可以解釋的。

華北許多州市發生水患,這是天災所致。但許多州市因當局的棄保選擇而成了一片澤國,那就是人禍。

華北平原在歷史上形成一個低窪聚水區:白洋淀,平均海拔在10米左右,這是九條河泄洪的歸宿,所以俗稱“九河下梢”。然而,當局爲了保陪都雄安,令正常泄洪改道。開閘泄洪、挖堤泄洪,用盡一切手段。河北涿州、天津靜海,皆是行洪區,其行洪規模創歷史之最。

其中廊坊下屬的霸州市,積水未退,民衆就到市府門前抗議,標語是“還我家園,明明是泄洪原因,卻說成降雨所致”。最後是特警穿便衣,舉着盾牌毫不手軟的砸抗議民衆,驅散抗議者。

其中最嚴重的涿州市,成了一片汪洋,水位最高時達到九米。然而,下游的雄安靠近了“九河下梢”的白洋淀,卻安然無恙。

來看一看兩地的地勢數據,涿州:最低海拔17米,最高海拔1,030米,平均海拔55米。而雄安:最低海拔3米,最高海拔41米,平均海拔13米。難道暴雨和洪水對涿州有仇,而對雄安特別眷顧嗎?對思維正常的人來說,這答案都不用去想。最可惡的是,當局事先不做預警,事後不談賠償,還用一百樣的理由掩飾。但霸州當局因民衆的抗議,紙面上承諾要作賠償。

陪都化爲一片廢墟的危機因向涿州緊急泄洪而暫時緩解。陪都保住了,當今聖上的顏面保住了。但百姓的生命財產呢?天天叨叨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的聖上會作解釋嗎?會下罪己詔嗎?並且事情還沒有完,現在的危機是,涿州已形成了十億立方米以上的堰塞湖,而這個龐大的堰塞湖經過長時間浸泡一旦崩潰,其高水位的強大勢能會形成驚濤駭浪般的衝擊波,在華北平原上一泄千里!估計當局打算將涿州積水繞過雄安引向天津進入渤海。沒有現成通道,就必須新開闢泄洪通道。涿州到天津陸上距離約160公里,而開闢新通道需要時間,所以涿州積水的徹底消退估計要一段時間。有網友悲觀的預言:“長期受到高水位的浸泡,會衍生出無窮無盡的次生災害。所以,慘絕人寰的大災難,從現在纔開始!”

中共不除,天理不容!一說流傳已久。而華北的人禍使這一傳言成了越來越多民衆的共識。最近,美國開始在聯合國的層面碾壓中共,而國內經濟雪崩式的塌垮,人心盡失,內外交困的中共還能挺多久?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