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傅申奇:荒唐的清零政策

2022.11.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傅申奇:荒唐的清零政策 2022年11月13日,北京,一名身穿防護服的工人站在封閉社區。
美聯社圖片

2020年新冠病毒剛爆發時,傳染病權威王福生說:新冠是自限性疾病,可以依靠人類自身的免疫力逐漸康復,一般不會留下後遺症。習大帝則自有主張,唱着“人民至上”的高調,“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了“動態清零”的防疫戰略,歷時兩年多後已經演變成一場轟轟烈烈的大核酸運動。各地政府層層加碼,次生災害不勝枚舉。白衛兵恰如當年的紅衛兵,藉着最高指示,犯下了一系列侵犯人權的暴行。

毛一世不在乎餓死人,也不在乎大躍進和文革造成的災難。習大帝同樣不在乎大核酸運動的破壞性。和那兩場運動不同,那時除了直接的受害者及少數頭腦清醒的人,人們是真心實意支持和參與的。而大核酸運動則是卡夫卡式的運動。這場運動無論多麼離奇、荒謬或不合邏輯,大多數人都毫不猶豫地遵守和承受。知道:接受它,事後會付出代價,但不接受它,立刻就會付出代價。大多數人選擇了接受它。

“清零”政策讓很多民衆失去了飯碗,使經濟失速,(法新社報道十月份中國出口進口雙雙崩潰),並且人才流失,醫療次生災害頻發。

一般都認爲習大帝是爲了爭連任,借疫情增強自己對社會和政局的掌控力,同時爲了可能的對臺戰爭測試官員的忠誠度和民衆的順服度。期待習連任後會改變“清零”政策。然而,習11月10號的講話表明,堅持動態清零不動搖。在隨着新變異株被證明比較溫和,世界各國都已放棄嚴格管控的時候,習仍然固執己見,引起普遍的質疑和譴責。一直爲當局帶風向的胡錫進也忍不住說“要想清零新增病例幾乎是不可能的。”就連曾被習接見以愛國愛黨恨美國著稱的網絡寫手周小平也忍不住開罵,質疑:“這樣做,到底有什麼意義?”

連任後的習爲何不惜巨大代價要堅持“清零”政策?也許有三種可能:

一、支持“清零”的官員在二十大高升,習想繼續借此測試官員對他打破慣例強行連任的認可度和忠誠度。二、爲對臺作戰作準備,進一步強化對社會和民衆的管控力度。三、也許曾對普京發動的烏克蘭戰爭事先認同,並承諾支持和參與,但確認普京無法取勝時,認慫退縮,疫情就成了不參與的最好藉口。

無論是哪一種情況,都顯明口口聲聲“人民至上”的習大帝,實際上爲了一己的認知、面子、私利,不惜破壞經濟、折騰民衆、製造無數人道悲劇。也確證習是如假包換的總加速師,加速着民衆對專制制度的認識!加速着各階層對獨裁者的憎恨!加速着中共的敗亡!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