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大帝和习大帝(傅申奇)

2018-03-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袁世凯(左)、习近平(Public Domain)
袁世凯(左)、习近平(Public Domain)

1915年12月袁世凯称帝,改国号为中华帝国,建元洪宪,史称“洪宪帝制”。帝制是赤裸裸的皇权专制,在当时社会各界普遍认同民主共和的大潮流,大背景下,护国运动兴起,普天下响应,大势所趋,袁大帝在做了83天皇帝之后宣布取消帝制。于1916年因尿毒症不治而亡。

然而,中共背靠苏俄,击败中华民国,借民主共和的外衣建立赤裸裸的党权专制。靠血腥屠杀和镇压威慑,并伴之以洗脑运动。几十年间,专政铁拳下的绝大多数民众已经失去辨别和质疑制度的能力。像林昭这样绝无仅有的个别清醒者,除了被绞杀,被毁灭,发不出丝毫的声音。

文革的浩劫和林彪事件触发了民众的反思和对制度的质疑,但除了少数人直接挑战、否定党权专制制度之外,普罗大众还是停留在个人独裁和集体领导孰优孰劣的认知层面上。六十多年里,党权专制在集体专制与个人专制的格式里旋转。文革后的年代里,人们普遍厌恶个人专制而默认集体专制,这种厌恶至今仍有很大市场。所以当习大帝公然恢复终身制,再造个人专制的时候,反对声浪平地而起。

但,在所谓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里,权贵资本主义把贫富差距推向极端,弱势群体本着几千年臣民思维的基因,深切怀念起了毛泽东,期盼着救星再世,改变他们的命运。习大帝满足了他们的幻想,东方又红,唤起了他们的热情。他们欢迎大救星,欢迎他的个人专制,犹如两百多年前法国农民欢迎拿破仑二世一样。因此,习大帝的倒行逆施终究还是有相当社会基础的,难以出现当年声讨袁大帝那样的壮观局面。

尽管官方明令禁止普世价值,但在现实生活中,依法办事,维护人的尊严,尊重契约。人人具有追求幸福的权利等等的普世价值日益自然流行,根本就无法遏制。无论是利益集团还是弱势群体都越来越感受到党权专制的随意性和恐怖,都希望在法治和规则中寻求安全。而九十年代后大陆兴起的民国热,即对民国的人物风范,社会状况,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学术甚至其文学、歌曲、美术等民国的一切,广泛而深入的谈论、研究乃至探索其真相的热潮。使寻求安全的人们找到了普世价值的中国版本,从而也使大批有识之士跳出了集体专制和个人专制的选择题,上升到,党国还是民国,专制还是民主的选择区域。改善党国还是回归民国成了议题。因此虽然习大帝坐在隐性党权皇帝宝座的时日也许不止83天,但毫无疑问,与世界民主浪潮接轨的再造民国的浪潮必然卷走党权专制制度,习大帝注定是红朝的末代皇帝!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