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析薄熙来高调打黑(傅申奇)

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高调打黑,抓捕涉黑人员3千多人,其中有大批官员、警察。10月6日,薄熙来对媒体说:“打黑不是我们要主动而为,而是黑恶势力逼得我们没办法。” 薄熙来这两句简短的话,足以倒出中国的恶劣现状,也显明了法治的虚伪和法律的虚设。

2009.11.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所谓改革开放三十年,一个无法否认的结果是官员腐败愈演愈烈、地方政权普遍黑恶化。以前这种说法被认定是反华、反共似的造谣中伤,但重庆的打黑却揭示了真相。

黑恶势力可以把薄熙来逼到墙角、使他不得不反击,这一事实本身说明了两点。一,黑恶势力强大;二,公权力对黑恶势力不主动作为。人们应该责问,中共可以轻易粉碎天安门广场上上百万人的抗议,为何对黑恶势力却软弱无力、无可奈何?

原因并不复杂,世界各地的黑势力都与公权力勾结,得到庇护、形成利益链结。在中共一党专制之下,这种情况更为严重。由于官员的选拔和任命都是上级官员的个人意志的体现,因此出现了纵向的官员人际网络,形成利益集团,官官相护便无可避免。

而每一层面、每一股方面的官员都有其不受制约的权力,所以只要黑势力在这种网络中有一点突破,很容易得到层层庇护。在官员的人际网络中,不断扩大渗透范围,裹挟更多官员。

主持打黑行动的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说得很实在:“打黑比黑社会还黑。”在重庆历史上,贺国强和汪洋任内都有大规模的打黑行动,为什么黑恶势力越来越严重了呢?那是因为打掉了非主流官员系统的黑恶势力,却保护与主流系统相关的黑恶势力,于是公权力本身成了黑恶势力。上海陈良宇如果不倒台,谁能动得了与他相关的黑恶势力?

人们还必须责问:公权力对于黑恶势力不主动作为,公权力要来干什么?令人悲叹的是即便公权力被逼作为,还是老一套的行政作为和政策主导,法律仅仅是陪衬和落实政策的手段。

众所周知,三十年来,行政反腐和政策反腐,不能奏效。同样可以肯定,用来打黑也不会奏效。造就清明和谐的社会,需要自由公正的新闻和舆论的监督,需要官员选拔和罢免的良性淘汰机制,需要制度和法律权威的作为,而不是长官意志的作为,需要公民权利的实现和运用。这一切在一党专政的体制下,有可能发生吗?所以,说一千道一万,反腐也好,打黑也罢,都必须实现宪政民主,结束一党专政。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匿名
2010-01-13 23:19

重庆打黑把黑社会打成了政治犯!

匿名
2009-11-11 14:49

中国的黑社会势力与其说是社会毒瘤,还不如说是专制体制产物。始于邓小平的权贵瓜分国有资产行动,到了江、胡时代已经泛滥和巩固,黑社会其实就是在这种全中国人民辛苦和痛苦的过程中出现和壮大的。重庆的打黑有其政治目的和设计,因为几年后的十八大,薄熙来如果想更上一层楼,只有周永康提名这一条路才有希望。但全国的黑社会早已和执政团队相互粘联在一块,既打不净、也止不了。所以,真正的苦难者是广大的中国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