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何清涟: 群聚感染:中国急于复工的灾难性后果

2020-02-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l图为,2020年2月10日,江苏省南通市的一家船厂工人回厂工作。(法新社)
l图为,2020年2月10日,江苏省南通市的一家船厂工人回厂工作。(法新社)

中国模式最大的优势是集中资源办大事,只要党中央一吆喝,全民响应投入。从大跃进开始,直到科技开发,以至资源倾斜供向某一地区(如西部大开发)的方式,屡试屡灵。但现在这模式遇到了铁门槛:疫情统计数据虽然听党指挥,但病毒却不听党吆喝。

经济形势不等人

我在《疫期企业复工,三方利益何者重要?》(2月11日)已经谈得很清楚:疫情未过,不宜早开工。在政府的经济增长、企业的经济效益与员工的健康三者,应该以员工健康为主。更何况多等个十天半月,疫情好转再开工,是三方皆有利的事情。但是,在北京高层的考量当中,保持经济增长是首要事情。一直被认为干才的官员黄奇帆最近发表了一篇《新冠肺炎疫情下对经济发展和制造业复工的几点建议》,就是站在政府角度来看复工的重要性。

应该说,黄奇帆对形势的认识是清醒的,他看到了危机:“如不采取稳控措施,大量的中小制造企业会出现倒闭。更为重要的是,部分较脆弱的制造行业的产业生态很有可能会被破坏,从而导致更长期的负面影响。物流中断和疾控措施引发的产业链、供应链中断带来的冲击比中美贸易摩擦要大的多,并且一旦中断,形成了转移替代,部分行业三十年制造业基础丢了,很难再找回来。”他建议政府要做的事情也很正确,只是远水不解近渴。他对迟迟不能正常复工的担心同样有道理:“就怕疫情没有了,工厂也没有了,这比起疫情本身更可怕!”

只是有一样不在黄奇帆算中,尽管统计数据可以听党捏弄,但病毒的蔓延却不听党指挥。比较奇特的是,许多不在疫区的投行经济学家虽然也知道中国习惯性地数据造假,但由于利益所在,与黄奇帆观点非常一致,都认为封城封区影响中国经济。西方国家一些财经媒体每天连篇累牍的消息就是“中国中小企业的生死时速”与武汉肺炎对经济的影响,仿佛人定胜天,只要复工疫情就会消失,经济增长率又会反弹。

病毒不听党吆喝

中央机关如发改委等类,只能从卫健委的疫情数据中了解疫情,因此不断发出复工号令。但地方政府现在却非常害怕成为第二个武汉与湖北,于是中国就出现以下政治奇观:总部就在北京的新华社发布消息称,“全国多地国企分类分批有序推进复工复产”,但各地方政府却封城、封闭小区,忙于堵路。

中央急催复工,国家卫健委只好将数据做得适应复工状态。2月12日,出现了国家卫健委的数据与湖北省疫情数据货不对板。当天,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米锋宣称,全国新增病例确诊数为2015例,其中,湖北新增确诊病例1638例;新增疑似病例数为3342例。

几个小时之后,湖北省公布疫情报告,该省当天新增确诊数据为14840例,是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湖北新增确诊病例1638例的8·1倍多;是国家卫健委公布的当天全国新增确诊病例数据2015例的7·3倍多。

地方政府当然很清楚中国的统计数据是如何制造出来的。中央机关云集的北京市政府根据本市情况,当机立断地在2月14日下令,要求所有返城人员14天隔离观察。据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援引北京病毒预防工作组的通知说:“从现在开始,所有回到北京的人都要留在家里或在抵达后接受14天团体观察隔离。那些拒绝接受在家或集中观察隔离、及其它预防和控制措施的人,将依法追究责任。”通知还提醒,返京人员还须在回京前向在京所在单位以及居住的社区或村庄报告。

这么矛盾的现象倒不是北京市政府要与中央机构对着干,只因北京发生了数十起群聚感染事件。2月10日下午,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据北京市疾控中心主任医师吴疆介绍,目前北京市一共发生73起聚集性疫情,其中66起属于家庭聚集性疫情 ,占90%左右。严峻的现实让北京市政府不得不采取封城、隔离等方式,防止疫情扩散。

封城堵路封小区是各地的自救

中国政府一向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自傲,这次疫情来了后,也是这同一套路。但体制内的官僚最了解体制内的运作方式,从2月7日国家卫健委让16个省以一省包一市的方式,全力支持湖北省加强病人的救治工作之后,各省省悟到中共倾力也无法救湖北于疫情水火之中。为了让本省不成为第二个湖北,各省的决策者们立刻加强了封城、封路、封小区的措施。比如,杭州不但“封城”,而且“封户”,每户每两天允许一人出门购物;本市疫情不严重,但要防止本省疫区宁波、温州的人口流入。而江苏省无锡市则在8日宣布,“对来自湖北、浙江、广东、河南、湖南、安徽、江西等疫情重点地区的外来务工人员,一律劝返”,显然是担心疫情随务工的人潮涌入而侵害本市,以致于重蹈武汉之外湖北各地市的覆辙。看来,东部各省市已经出现了“城自为战”的局面,哪里疫情重,或者对疫情的蔓延高度担忧,哪里就停止上班上学,甚至不惜工厂缺员停工也要堵住外来人流。

地方政府的选择是正确的。全国各地的群聚感染事例现在不断发生。一篇《突发!复工后已有4家公司发生聚集性感染,全部被隔离!形势依旧严峻!》在网上流传,其中记述了四家企业复工后发生的群聚感染事件:2月14日,一份落款为大足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的紧急通知在网络流传,该通知称,2月10日巴南区攀钢重庆钛业公司“由于复工后未严格按照市疫情管控要求进行管理,发生一起聚集性疫情严重事件,该公司2例确诊,1例无症状阳性感染者,造成131人密切接触。2月8日,来自娄底涟源海螺水泥厂员工秦某某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被双峰县人民医院隔离收治。隔离前,秦某某曾多次参加家庭聚餐,最终导致身边父母、妻子、儿子等5个家庭的10位家属感染确诊住院治疗,141名密切接触者被集中隔离观察。此外,还有山西及苏州各一家企业。

中国供应链体系深度嵌入在全球体系中,受疫情影响,跨国企业不得不启用中国以外的备选供应商,这种避险的选择将可能在疫情后常态化,改变中国在世界产业供应链中的地位。武汉肺炎疫情短期内不能结束,中国确实也得准备好:一、疫情高峰未过去,这种情况下强行复工,一亿多人的流动与工厂工人的群聚将会产生灾难性的第二波疫情,结果是欲速则不达,反而导致更严重的困境;二、事情的发展不可逆向,在全球化净受益国的红利消失之后,如何维持发展本国经济。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