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何清涟:台湾大选中的中美“影响力作战”

2019-12-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台湾2020总统大选的首场电视政见发表会现场。(图源:台湾中选会)
图为台湾2020总统大选的首场电视政见发表会现场。(图源:台湾中选会)

在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中国的主要指责是外部势力介入香港事务;中国大陆人支持政府的主要理由,也是要反对美国等外部势力介入香港事务。仿佛有了这条就真理在手,北京对香港的管控就立于不败之地。但如今在台湾大选中,中国却没法使用这种方式对民进党污名化,因为台湾本就是中美角力之地,就算中美建交、台湾被迫退出联合国,美国也出台《台湾关系法》,规定了美台关系的基本框架及美国所负的义务与责任。正因为有这部法律的限制与威慑,中共只能在台湾不断进行红色渗透,希望通过经济贸易等各种羁绊,通过“和平统一”在台湾建立“一国两制”。

中国在台湾的“影响力作战”

台湾政治既有中国势力渗透与干预,也有美国的影响。区别在于,二者的影响通过什么方式进行,对台湾的未来起什么作用,以及台湾人民的主体是否认同这种渗透。

早在1990年代开始,中国对台的“影响力作战”除了统战台湾国民党上层之外,另外两种主要方式是“以商制官”,通过台湾在大陆投资的台商影响台湾政局;二是让中资绕道(包装成新加坡华人资本等)以及让台商直接回台投资收购媒体,影响操控台湾舆论等。这些,我曾在《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中专列一章分析。近年来,中共统战工作已经深入到台湾基层,对宫庙、赌盘、黑道进行全方位渗透,依靠草根组织绑架台湾政局。这类影响力作战,直到2019年,随着美中关系渐呈对立,大选迫近,台湾才敢公开正视中共在台的影响力作战。香港反送中运动开始后,台湾的危机感更甚。

据台湾总结,中共对台湾施压、统战、外交孤立、军事恫吓、搞舆论战、心理战、法律战、散播假讯息误导舆论,造成社会对立;或采取“惠台措施”掏空台湾人才、技术与资金,意图让台湾社会朝向有利中共的方向演变,这些都可以归结为“影响力作战”。2020台湾大选在即,中共当然会采取各种措施干扰台湾大选。

美国华府2049计划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专研台湾及相关问题。该所相关研究显示,从历史脉络来看,自1996年至今的每一次总统大选,都有中国试图干预的例子。针对台湾进行中共影响力研究的马明汉(Michael Mazza)最近撰文指出,中国与台湾的基层政治人物和宗教团体已建立绵密的联系,进而影响台湾政治生态,进行影响力作战。主要方式有两类,一是动用犯罪组织的人脉,指使黑道花钱动员群众参与对抗集会或造势游行,不排除在大选中可能采取买票等老派方式;二是藉由地下赌盘影响投票,中国针对特定候选人提供好的赔率,借此影响投票行为及模式;三是用台湾人的名义为特定候选人提供政治献金,追溯这些“合法但有问题”的资金来源存在相当难度。

面对这种无所不至的影响力作战,台湾必须有长期对抗的觉悟。

加强与美国合作   抵制中共的锐实力

马英九总统治台八年(2008-2016年),美国正好是奥巴马总统当政的八年,对台事务采取基本不介入的态度。这段时期,中共势力在台湾长驱直入,台湾人几乎不敢公开谈论中国对台实施红色渗透的有关问题。我在台湾的演讲中,称此现象为“房间里的大象”,人人都看得见,人人都不敢说。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唤醒了台湾人的危机意识。太阳花运动的主诉是反服贸协议, 这次运动让民进党蔡英文女士胜选,台湾赢得了几年时间。此后,美国2016年大选,特朗普入主白宫,台湾抵制中国的锐实力终于有了强有力的支持。

特朗普总统发动的中美贸易战,以及美国在较量过程中对中国政府所做各种坏事的不断揭露,对美国长达30年的对华政策提出了合理怀疑,打破了美国“中国话语”的政治禁忌。所有这些,成功地扼制了中国对外的政治经济扩张,将其逼向“防御”态势。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塑造了台湾能够抵抗北京的国际大环境。12月17日,美国参议院通过经参、众两院协调后的《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综合版本。总金额达7380亿美元的国防授权法综合版本中,含多项强化台湾安全防卫及美台安全合作条文,也要求五角大楼针对设立“美台网络安全工作组”的可行性提交报告。但比较特别的是,报告还针对台湾2020年总统、副总统选举,要求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在选举结束后45天之内,就中国影响台湾选举的活动向国会参、众两院情报委员提交报告。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英霍夫(Jim Inhof)在声明中说,这个综合版本的通过,“对美国的盟友和对手发出强烈信息,尤其是中国及俄罗斯,……美国之所以成为自由世界的领袖是因为我们有能力捍卫我们的价值。《国防授权法》确保我们能持续这么做。”

这是近20余年以来,美国政府支持台湾的一次最强硬表态。

台湾人民有权选择接受何种外部势力

对台湾而言,美中两国均是“外部势力”,为何对这两种影响力的态度不一样?原因有二:

一、中美两国影响力的作用方向完全不同。中共的影响力作战,是想将台湾纳入“一国两制”的中国政治版图,让民主台湾倒退为专制极权中国统治下的一个动物庄园,这对已经习惯了民主、自由的台湾人民来说,绝对不可接受。美国的价值理念与民主台湾相同,对台施加影响力、包括提供台湾必要的防卫武器来对抗中共,避免被统一,都是在保卫台湾人民现有生活方式与来之不易的民主。

二、民主制下的台湾人民拥有自决能力,选择自己的前途。归根结底,台湾今天的局面是中共咄咄逼人的强势所造成。去年九合一选举,民进党全线失败,蔡英文甚至一度被党内认为不适宜竞选连任。仅有反红色渗透这一口号不足以唤醒台湾人民的危机意识,香港反送中终于为民进党带来了翻身机会。通过香港反送中运动,台湾人民看到了台湾沦为一国两制后的可怕前景,终于决定依靠美国,击退中国的影响力作战。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