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何清涟:2019年中国年度汉字:幻

2019-12-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习近平的“中国梦”化成幻影。(组合图/美联社)
资料图片:习近平的“中国梦”化成幻影。(组合图/美联社)

每到年末,在使用中文的国度,比如日本、台湾等地,人们喜欢用一个字来概括这一年本国的社会生态。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我觉得用“幻”字来描绘2019年的中国社会生态比较合适。

“中国梦”化成幻影

中国梦,是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于2012年11月提出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梦想”的简要概括。据官方解说,“中国梦”的核心目标也可以概括为“两个一百年”的目标,也就是:到2021年中共成立100周年和2049年中共建政100周年时,逐步并最终顺利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具体表现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实施手段是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五位一体建设。

一年多中美贸易战打下来,支撑“中国梦”的经济基础受到沉重打击。这里不提那老百姓吃猪肉难的非洲猪瘟等柴米油盐之事,只提北京最在意的赶超美国战略破产。中国的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几乎全以赶超战略为轴心。贸易战打到后来,离赶超目标越来越远,正如我在《美国之胜:将中国从进攻逼回防御状态》一文中所说,美国取得三重胜利,而美国之胜就是中国之败。

一是对外扩张成梦幻:“一带一路”所需要的巨大投资难以为继。根据华府智库企业研究所(AEI)开设的一个“中国全球投资追踪”(China Global Investment Tracker,CGIT)项目,根据这个项目的统计2019年上半年,中国全球范围对外投资和建设项目额为275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锐减约50%。分析称,这种趋势很可能在未来几年不会改变。

二是世界工厂的残梦彻底破碎:全球产业链不再以中国为中心,随着大量专做出口业务的外企迁出。今年上半年,中国失去了全球第一出口大国地位 ,美国则夺回了全球第一出口大国的位置,中国过去二十年作为全球主要出口国的地位受到了打击。

三是将美国知识产权拿来就用的梦想成幻:在美盗窃知识产权的“千人计划”的偷窃之手被斩断,赶超美国的愿景化成泡影。

对外扩张、世界工厂、知识产权的拿来主义全成梦幻,“两个百年”的中国梦自然也就提前两年化为幻影。

民营企业:廿年富贵一场梦

中国梦化为幻影,那些依靠官场致富、并被选进政协、人大营造“精英共和”的富商、民营企业家的一场富贵,自然也化为梦幻。这几年,中国富商、民企的日子不好过,正如我在《寻找污点将成公私合营2.0版的突破口》(2019年10月1日)一文中所说,中国官方近几年一直在营造舆论,欲将反腐扩张至民营企业,据法律人士介绍,民企涉及的腐败犯罪共包括15个罪名,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单位行贿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和行贿罪。腾讯、京东、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多家大型民营企业纷纷加入内部反腐的阵营。中国民营企业家积累财富基本依靠在各种灰色地带寻找机会并运营,用行贿、非法经营、逃税等三者入手整治商界,中国当局驾轻就熟。 近几年使用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软禁拘押或采用政治高压,让有政治靠山的超级金融大鳄们将转移至境外的财产转回国内,吴小晖、肖建华、王健林都属于这类情况。二是马云模式,通过各种方式让他们主动交班,将自己的公司“献给国家”。就连香港富豪也在北京压力下纷纷捐地。

整治大民企让中国政府得了不少资金,中国政府食髓知味,今年连续两个大动作:一是国务院于9月12日发布《关于加强和规范事中事后监管的指导意见》,规定在企业及其他机构建立吹哨人制度,鼓励内部人揭露供职机构的违法违规行为;二是公开恫吓,12月3日,最高检察长张军公开声称:“对涉嫌犯罪的民营企业负责人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诉的不诉,能缓刑的缓刑”,并引用数据证明政府的“宽大”:“今年前10个月,对非国有公司企业人员犯罪不捕率是29%,比总体刑事犯罪高6.9个百分点”。这个中国独创的“犯罪不捕率”,将民营企业家置于准罪犯状态。

江泽民时期的三个代表、让资本家入党,并在中央、省、地县数级政协、人大吸收民营企业营造的精英共和,终成一场梦幻。马云是党的知心小弟,从不言难,2017他说“今天的中国,今天的时代是最佳经商时代”;2018年,马云仍然坚持认为“中国有两个优势,我们国家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这个国家的经商环境是最好的”。但最近,马云终于承认:“大家都过得很不容易,今年大部分企业都遇上困难,只是开端。”我猜想,就连马云也看到一代人的财富梦将化成烟云。

民间的安慰剂:权力幻觉与环境幻觉

1、权力幻觉集大成:《庆余年》

今年据说中国影视业大萧条,但一部《庆余年》却很卖座。

观看《庆余年》纯粹是因为陈道明参演,开始看觉得纯粹瞎掰,但因觉得陈道明从不接烂片,于是耐着性子看下去,发现作者还真是洞察中国人性的高手,通过“科幻”小说形式让一个在现实生活中的残疾人“回到”或者“去往”一个不同的纪元,成为一个皇帝与游走于神人两界的仙女的私生子,养父是户部尚书兼皇帝的发小(其母是与皇帝很有亲情感的乳母),监察院长(兼中纪委书记与国安部长两种职能)是其母亲的铁杆粉丝与朋友。仙女母亲是经商天才,留下了巨额财富,加上“天脉者”的遗传基因,两世为人的借诗便利,这种比《鹿鼎记》主角韦小宝高贵的出身,比韦小宝要牛N倍的天赋,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凡女子不管出身贵贱,不论能力高低,人见人爱。这种身兼仙侠人物的神奇存在,亦正亦邪,有点坏坏的潇洒,远比西方只能做好人好事的“超人”更吸引中国人。一句话,《庆余年》里塑造的范闲,是集朝廷之权力、江湖之神秘、宫斗剧、武侠小说兼影视的权力幻觉集大成者。

塑造出范闲这个人物有社会根源,中国是个身份型社会,一个人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由出身的家庭决定。近十几年来,大学生毕业即失业,社会上升通道严重梗阻。于是制造出一个不是韦小宝、胜过韦小宝的范闲,也算是安慰一下在现实中找不到上升通道的社会中下层。

2、污染国度的环境幻觉:李子柒视频

前几年国内尽是环境污染的各种新闻报道:江河湖海尽污染,土地更是被重金属严重污染,最后是雾霾漫天。这两年相关报道少些,当然不是环境改善了多少而是舆论控制。因为对环保稍有了解者都明白,除了雾霾可能因工厂停产、农村改用燃气而非煤炭、柴草等燃料而改善,水与土地不可能短期内改善。

但是,饮用清洁的水,住在干净舒适的环境里是人权的一种。西方国家早就将环境权列入基本人权之一,这对中国人而言当然是种奢望。而随着中国当局对NGO的打压,大量环保NGO在中国消失,再加上环保部门的行业腐败不断曝光,中国人似乎离环境权的距离更显遥远。李子柒的田园生活视频一下走红网络,还出现了“柒军”这种规模不小的粉丝团。他们不在意李子柒是营造幻象,只在意视频为他们营造了一片虚幻美景。更有一位叫做DDC @Iang0606认为,“李所呈现出来的生活需要和平、自由、富足、勤劳、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体现了普世价值”——西方国家的环境权要的是实体环境的美好,而这位推友独特的理解为普世价值在中国的普及,开辟了一条通道:网上虚构即可,现实全无也行。中国民主化遥遥无期,不妨在网上做场全民投票,选出国家元首,等于现实中实现了民主。

对中国人而言,用“幻”字作为2019年的年度字有点无情但却真实:中国梦化作幻影,财富梦日渐虚幻,在权力幻觉与环境幻觉支撑下,人们进入2020年。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