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何清涟:美伊冲突,中国的态度为何备受关注?

2020-0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1月7日,德黑兰为被美国击毙的伊朗高官苏莱曼尼等人举行葬礼。(美联社)
2020年1月7日,德黑兰为被美国击毙的伊朗高官苏莱曼尼等人举行葬礼。(美联社)

自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被斩首事件发生后,全球应该出场的利益相关国家都有表态。法、英都态度明确地支持美国并警告伊朗,但希望冲突不要升级;美国铁心支持但却不太听美国指挥的盟友以色列因惧怕报复,其总理内塔尼亚胡在1月6日会议中警告内阁,“这是美国的事儿,而不是以色列的,我们不参与也不想被卷进去”。中国目前除了援助伊朗37亿美元加速石化设备的修建、驻伊拉克大使张涛向伊总理表示中国愿意提供军事援助之外,还没有明确选边站。国际主流媒体却高度关注中国,大都认为美伊冲突对中国有利,想看中国如何表态,有的还比较在意中国是否愿意扛起挺伊大旗。

国际社会为何在意中国的态度?

中东地区号称“欧洲的灯”,对该地区能源有严重依赖的欧洲当然在意该地区稳定与否。  中国近年来为了能源安全,奉行“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原则,石油进口来源较为分散,从世界大约五十个国家和地区进口。其中,俄罗斯近三年蝉联第一,接下来依次为沙特阿拉伯、安哥拉、伊拉克和伊朗。三个中东地区国家都列在中国原油进口前五大来源国之列,进口份额占比总计为30%左右。这种能源依赖关系,决定了中国对中东地区必然深度关切。在政治上,中国历来奉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一外交策略,被美国孤立的伊朗,中国自然乐意与之亲近。有大量证据表明,伊朗的核建设与网络控制,中国都曾“无私赞助”。

中国也从不讳言伊朗是中国盟友。2019年9月中旬,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被称为“鹰派中的鹰派”博尔顿因主张对伊朗用武,与东家特朗普意见不合去职,不少国家的政府虽然心中窃喜,但只有伊朗、中国因这位“战争狂人”离职欢喜欲狂,伊朗政府官员与中国官媒全都高调表态。最重要的是,在美伊冲突不断加剧及中美贸易摩擦升温之时,中俄伊三国于2019年12月26日开始为期四天的联合军演,国际社会公认这是对美国的挑衅性示威。美伊冲突发生之后,中国国内官媒也按捺不住,纷纷谴责美国,支持伊朗。所谓官媒向来有“党的喉舌”之称,这种态势,想要别国不关注中国态度也难。

中国与中东地区的主要牵绊是石油

BBC于1月4日发表文章《美国伊朗局势升级,中国如何布局中东》,记者采访了许多研究中伊关系的专家,比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学者克里斯蒂娜·林(Christina Lin)认为,中国不希望美伊爆发战争,“一带一路”的顺利执行亟需一个和平稳定的中东。其他几位接受采访的专家也认为,潜在的美伊战争会给中国的地区利益带来毁灭性影响,尽管苏莱曼尼之死为地缘政治投下震撼弹,但中伊关系的关键一环在于石油。中国是伊朗原油的最大进口国,在美国禁令之下,依然购入伊朗原油并对其出口大量工业产品。通过经贸和基础设施建设,中国在中东的影响力蒸蒸日上,但其一向在中东奉行不干涉政策,避免卷入种种冲突中。

其它媒体对此的分析比BBC要悲观:在中美面临“脱钩”的危险之时,美国制裁伊朗的高压政策正催生一个中俄伊联盟,近日的海上军演正体现了这一新趋向。这些报道还引用美国陆军退役上校麦格雷戈(Douglas Macgregor)去年说过的一段话:美伊若开战,势必将俄罗斯和中国拉入战局。届时,美国恐面临一个比以往都更强大的敌对阵营。

中国不会明确选边站,但乐于添柴续火

中国对美伊冲突其实有着十分现实的考量,这种考量有经济与政治的双重战略意义。

经济上,如前所述,中东地区三国在中国进口石油中占比为百分之三十左右。中国在中东地区并无什么政治遗产要守护,也因此与伊朗、沙特这些互相仇恨的中东国家都能维持经济关系。国内大体维持平稳,在国际上不惮与美国小打小闹的伊朗最符合中国的利益。如果战争一起,随之而来的能源供应短缺、原油成本提高、政治风险增高都会让北京头疼。

政治上,中国一向认为中东国家的动荡与效仿西方民主政制密切相关。中东发生的所有政治动荡,以及后来祸害西方世界的恐怖主义,包括该地恐怖主义基地与新疆的联系,中国一直认为这是美国在这些国家强行推行民主化引发的不良后果,不仅造成了中东地区的动荡,也让美国自身陷中东泥潭,还让新疆卷入其中。这些观点,中共宣传机器一直用来教育国内人民,表示要引以为诫。

2016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沙特、埃及、伊朗和阿盟总部,在访问行程中曾训示本国外交部官员,“我们在中东不找代理人,而是劝和促谈;不搞势力范围,而是推动大家一起加入‘一带一路’朋友圈;不谋求填补‘真空’,而是编织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网络”——这段话被总结为中国在中东地区的“三不原则”:“不寻找代理人,不搞势力范围,不填补权力真空”。我判断,根据中国政府对中东地区的认识与美国在中东麻烦不断的教训,中国暂时不会放弃这“三不原则”,也不会让自己在美伊冲突中扛起挺伊大旗。

但美伊冲突确实让中国看到了机会:只要伊朗与北韩继续站在“抗美”第一线,对中国就很有利,中国可以利用美国无暇分心对付自己,赢得时间与空间化解中美贸易战的矛盾与压力。中国国内甚至有人这样期盼:美伊开战,中国就会象911美国对伊拉克战争那样,再赢得五到十年的发展机会。中国在外交上没有同样乐见美伊冲突的俄罗斯狡猾,不会深藏幸灾乐祸之心。官媒尤其是“胡环球”及一干反美人士趁机发表幸灾乐祸之言,但毕竟不是政府表态。中国政府也会时不时烧把野火,比如放任媒体谴责美国霸权主义,大打对伊朗的同情牌;与俄国一道在联合国安理会搞点小动作,阻挠安理会发表谴责伊朗轰炸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的声明等。只要让美国难受,包括暗中提供武器这类小动作在内,北京肯定会时不时捣鼓一下。但我猜想也就限于此了,习近平绝对不会有公开介入美伊冲突的心思,因为那会引火烧身。

最后要说的是,在美伊冲突中,中国与俄罗斯都并非举足轻重的角色,与伊朗共同军演算向美国“秀肌肉”,给美国添堵。但真要公开表态扛起挺伊大旗,迈入中东这个大泥潭,两国都会却步不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