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何清涟:世界产业链大分离:“中国”与“非中国”

2023.01.17
评论 | 何清涟:世界产业链大分离:“中国”与“非中国” 中国看起来要将自己在全球贸易中的关键地位拱手让出,但世界会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供应链转移引发的动荡。
RFA制图

尽管习近平在新年贺词中表达了中国“继续保持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的愿望,声称政府将“采取减税降费等系列措施为企业纾难解困”,但国际资本早在中国实施疫情管控之时,就开始了分散供应链的行动。这行动有一个中心,就是“去中国化”。等到中国醒过神来放开疫情管制之时,国际供应链已经分为“中国”与“非中国”两条。

去中国化:美国苹果谋定而后动

美国苹果首席执行官(CEO)蒂姆·库克于202212月访问了日本索尼集团,日经新闻猜测,库克访日有可能会让苹果的供应链发生剧变的“大迁移(Great Journey)。这一猜测并非无因,因为苹果早就开始大幅调整组装工序集中在中国的策略,以惊人的势头推进分散化。在越南,包括试产产品在内,多家代工工厂已开始生产耳机、手表型终端和笔记本电脑。在印度,承担约8成智能手机“iPhone”代工业务的台湾鸿海精密工业在南部的钦奈(Chennai)近郊设立工厂,增加了最新机型“iPhone14”的产量。据美国摩根大通估算,到2025年印度基地将有可能占到iPhone总产量的25%。这一变化可谓惊人,2021年,中国产量约占苹果iPhone产量的95%。

苹果的迁移路线还包括越南、墨西哥、巴西。为苹果生产处理器的台积电(TSMC)将从2024年开始在美国生产尖端产品。由此可预测,苹果在北美和南美生产iPhone的可能性浮出水面。      

美国厨具制造商汇隆工业有限公司20年前到中国广东省设厂,在中国变成世界工厂的过程中,该公司已从20年前的一个生产地点发展为有六家中国工厂,现雇有1000多名中国工人,他们生产许多常见的厨房用品,包括碗、刀和其他烹饪器材。这一产业对市场并不敏感,近两年也开始在越南和柬埔寨等国建厂,开始“去中国化”。

在华外资“去中国化”的政治考量

中国经济总额中有20%靠出口,美国仍是中国商品的最大买家。尽管在其他地方复制中国的生产力和效率不容易,但这几年国际政治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国及一些与中国有地缘战略利益冲突的客户担心过于依赖中国,供应商不得不考虑客户越来越强烈的要求,因此,这波“去中国化”的原因,表面上被认为是疫情和人工费高涨,但更深层的原因在于中美对立,比如苹果公司的考量就是如此。

冷战结束后,苹果从2000年代初开始,在中国政府多方面支持下,构建以该国为中心的供应链,并由此实现高增长,现在苹果考虑分散供应链的原因当中,担心中美关系恶化这点日益凸显,其中当然有来自美国政府的建议与政策调整,其中影响最大的是美国总统拜登正式签署于202289日《2022芯片与科学法案》(下称《芯片法案》)。

该法案禁止获得补贴的美国及其盟友伙伴的企业10年内在中国和其他关切的国家新建或扩大先进制程芯片厂。这意味着,英特尔、三星、海力士等企业在中国已有投资和后续扩大投资将面临“二选一”的风险。2021年以来,为了游说并获得这一产业补贴,美欧日韩等方超60家企业成立美国半导体联盟,涵括几乎整个美国半导体产业链,而中国大陆的半导体企业却被排除在外。毫无疑问,这项政策将重塑美国在全球半导体制造领域的核心地位,并遏制中国芯片产业发展。

从事智能手机拆解调查业务的Fomalhaut Techno Solutions(东京都千代田区)的CEO柏尾南壮预测称:“中国制造的零部件最近几年稳步减少,今后可能会继续减少”。

一部《芯片法案》,撬动世界产业链分离

该法案整体涉及金额约2800亿美元,旨在通过巨额产业补贴和遏制竞争,为美国半导体的研究、开发、制造和劳动力发展提供高额补贴,通过激励措施及税收抵免的方式让美企回流本土并吸引他国半导体工厂落户美国。  、

芯片是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关键力量,中国当然明白《芯片法案》是针对中国而来,是美国与中国开展战略竞争的重要举措。20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芯片行业逐渐形成美国主要负责设计和设备,东亚地区主要负责制造和代工的分工布局。随着美国本土的芯片制造逐渐外包给东亚,美国半导体制造对海外依赖日益加强。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的数据显示,美国在全球半导体制造能力中的份额已从1990年的37%下降到2020年的12%左右。当前,东亚地区在该领域的份额已占全球75%。川普执政以来,美国采取措施鼓励制造业回流的政策。2021年拜登政府执政,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供应链受阻、芯片供应短缺等问题,对本土芯片制造能力不足的焦虑依然严重。

《芯片法案》表明,美国通过推动芯片制造“本土化”和“盟友化”,构筑钳制中国的全球芯片产业生态。法案中设置的“护栏”条款,强制规定获得芯片产业补贴的企业不得在中国或其他“可能不友好的国家”投资或扩建先进制程的半导体工厂,本质是服务于美国对华战略竞争。

通过这些重大投资,美国也在重塑国家创新生态系统,除了硅谷和硅巷,美国还要在全国范围内打造新技术创新制造中心。这些中心将充分利用美国的多元化布局,促进企业、高校、劳工组织和地方社区加强合作,将美国建设为21世纪全球经济的领头羊。

中国政府的疫情管控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疫情迟来大爆发,民怨郁积;产业链已经“去中国化”,此时放开,走的也不会回来了。KPMG FAS合伙人稻垣雅久认为在中美对立激化的基础上,“全球性企业正通过将供应链划分为‘中国’和‘非中国’等来应对”。日本的大金工业正在建立在没有中国制造的零部件的情况下也能生产空调的体系。

本文谈的是与芯片有关的企业,但与芯片无关的企业也很清楚中美交恶的经济后果,汇隆联席首席执行官雅各布·罗斯曼说,除非中国和美国停止为获得国内政治上的好处升级两国的紧张关系,否则中国的经济前景不会改善。更重要的是,美国从川普时代开始,就努力推进美墨制造业产业链“近岸外包”,此时已经有点模样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