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何清涟:法国复兴计划:马克龙版“法国优先”

2021-02-24
Share
评论 | 何清涟:法国复兴计划:马克龙版“法国优先” 法国总统马克龙
美联社图片

民主国家的政客擅长选举,不擅治国,更是畏惧改革。法国总统马克龙却是其中异数,任期内经历了大寒大暑熬炼:因不左不右获选民青睐,上任不到一年就处在左右夹击之中,马克龙意识到一味讨好选民也难免失败,干脆锐意改革,法国复兴计划终于成行。现在离任期届满只有400多天,看起来违背不少公众意志的退休福利改革,备受伊斯兰国家与英美盟友指责的反对伊斯兰主义的主张,反而让他的民调上升。如此际遇,也算西方国家一奇。

《反伊斯兰分离主义法》成行

2021年2月16日晚,法国国民议会一读通过《 反伊斯兰分离主义法》,在表决中以347赞成, 151反对票,65名议员弃权通过了这部法案。目前,法国有700万左右穆斯林人口,约占其总人口的10%,居欧盟各国穆斯林人口之首。只要对法国的伊斯兰问题有所了解,就明白马克龙这步跨得多么艰难。

法国内部近年恐怖袭击事件不断,2015年1月《查理周刊》事件使这一冲突显性化。但法国是法兰克福学派的中心,左派大本营,在政治正确的观念的自我约束下一直希望用鲜花、蜡烛与爱心化解冲突。但过去六年以来发生的几十起恐怖袭击,每一次都加深了分歧、对立和幻灭感,法国社会围绕言论自由、世俗主义和宗教纷争产生的观念分歧和社会撕裂越来越尖锐。

转折点终于来到。2020年10月16日,法国巴黎中学历史教师疑因展示穆斯林先知漫画遭当街斩首,长期生活于恐怖袭击阴影下的法国人的求生意志终于被激活了。全国范围内发生抗议,马克龙因应民众的安全要求,忍无可忍地批评了“伊斯兰主义”。但因为前面没有冠以“极端”二字,引发所有伊斯兰国家的反对,包括同盟国美英两国的压力,但马克龙没有屈服,终于促成了《 反伊斯兰分离主义法》通过。

据介绍,该法案可以关闭煽动对任何人的暴力行为或基于性别歧视的宗教团体。法案规定,以宗教理由威胁、侵犯和侮辱公职人员的人,将被判处5年徒刑并罚款7.5万欧元;不说明国外对其捐款1万欧元以上的资金来源的宗教协会,将被罚款3750欧元。法案规定,对3-16岁的儿童进行正规教育,少数因健康或特殊情况的青少年可经政府允许选择在家接受教育。该法案还反对一夫多妻制、强迫婚姻和童贞报告等做法。

马克龙还尝试将反伊斯兰主义这一主张推向欧盟内部。他自2017年提出“唤醒欧洲”之后,反应平淡。2020年11月10日,马克龙在巴黎跟奥地利总理库茨会面,并与德国总理默克尔、荷兰首相吕特、欧盟常任主席查尔斯·米歇尔及和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召开视像会议,讨论恐怖威胁问题,矛头直指移民与伊斯兰主义。

改革福利制度正在途中

关于这一点,我曾在《马克龙理政:左右兼顾终成左支右绌》(RFA,2019-11-19)一文中分析过马克龙上任一年多面临的困境。面对高福利陷入的社会困境,马克龙终于意识到妥协也毫无出路,干脆挑明态度,“要穿西装就自己挣钱去买”; 2018年底,还发表了那番让民众极为不满的2019新年献辞,直怼黄马甲运动中那些一心只要福利的示威者,说“你们不能提出矛盾的要求,……既要减少工作量,又想赚更多的钱;既想减少税收,又要更多的福利;既对现状不满,却又不愿意做出任何改变”。他的改革直接触及法国人最敏感的退休福利改革,力度有如六级大风。

这场改革导致的不满非常强烈,总理菲利普不得不提出政府总辞;新任总理卡斯泰除了负责缓和遭到疫情重创的严重经济危机、重启经济外,还必须启动与工会有关退休制度改革的谈判,这些议题是法国社会风潮的火药桶。

卡斯泰上任后,要应对疫情引起的失业问题,与工会之间关于退休制度改革的谈判估计在进行中,一时半会不会出结果。根据2021年1月24日发布的Ifop民调数据,今年1月的马克龙支持率比上个月提升了两个百分点,达40%;卡斯泰的支持率维持在37%。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如此大张旗鼓地改革,马克龙在总统任期的同期支持率仍高于其前任的同期支持率:奥朗德任总统的同期支持率为24%,萨科奇任总统时的同期支持率为30%。

对华外交与美国分道扬镳

法国复兴计划,当然还包括经济上自立。2000年8月31日,法国政府宣布确定5大产业实施“减少对外依赖,战略工业回流”计划:为了重振法国的“工业主权”,推出1000亿欧元振兴计划;从2021年1月1日起,企业生产各类税务减免的100亿欧元。法国政府还联手法国公共投资银行,向“所有提出战略工业回流的企业开放补助金申请通道”——这个计划刚出来时,人们戏称这是摹仿特朗普的“让法国重新伟大”计划。

目前,因为疫情影响,这个计划执行得不如人意。但从民调来看,法国公众似乎能够谅解这点。2021年G7峰会上,拜登表示,希望在西方盟友之间深化包括硬件和软件的供应链,以减少对中共的依赖。马克龙则针锋相对地提出,他决定提高欧盟的技术能力,以减少对美国和中国供应链的依赖。

从美国特朗普提出北约成员国应该加强经费自主之后,马克龙就在考虑“战略自主”,重点在于解决与中美两大国的关系。法中关系上,法国决定重回非洲赛场:2月中旬,通过了《关于包容性发展和消除全球不平等现象的对外援助法案(草案)》,其目的是将法国对外公共援助的重点重新放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18个国家和海地。这场“影响力的战争”的对手是中国,中国持有非洲国家46%的债务。针对中国对非洲公共援助中贷款占比较高,法国则强调是赠款。2月18日,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接受France Inter采访时这样概括:“我们已经和中国进入了(对外)发展模式和影响力的战争。”——这一谈话,加上法国军舰驶入南海,被中方宣传为《法国突然对华“宣战”,不仅派舰艇闯南海,还要和中国比拼影响力》。

2月19日,在G7视频会议中,马克龙在讲话中大谈“战略自主”。他提出,随着欧洲越来越关注亚洲,尤其是中国,欧洲不能像过去几十年那样再过度依赖美国。马克龙希望北约(NATO)更多的是作为一个政治机构,欧洲成员国在其中拥有与美国同等的地位,更少地受美国主导决策倾向的影响。他认为,欧洲应该“更多地承担起保护自己的重任”,信守增加国防开支的承诺,以重新平衡跨大西洋关系——千言万语,并成一句话,法国不再当美国的小弟与追随者了。

马克龙总统任期至2022年5月14日届满,在余下的400多天时间内,除了对外政策见效缓慢并非法国选民考量重点,反伊斯兰主义法案与退休福利制度的改革,都是选民决定其去留的关键。因此,法国复兴的梦想能否实现,只有马克龙获得连任才能成真。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