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何清涟:中国青年失业率高企的成因:结构性失业

2024.03.24
评论 | 何清涟:中国青年失业率高企的成因:结构性失业 图为从香港望去的深圳天际线;从中国现在建筑行业的发展趋势来看,中国政府出台的政策是加快智能建造与新型建筑工业化协同发展。
路透社

2023-06-15T075043Z_1539142202_RC2JJ1A7Y6GK_RTRMADP_3_JAPAN-SECURITY-USA-PHILIPPINES.JPG3月18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新数据显示,中国失业率连续第三个月上升,显示去年12月份青年失业率略低于15%,与欧盟相近:均为14.9%。不过,中国青年失业率高,与中国近几年经济结构转型直接相关,属于结构性失业(Structural unemployment)。所谓“结构性失业”是指由于技术进步或行业衰退而造成的失业,通常较摩擦性失业(Frictional vs. Structural Unemployment)持久,因为失业者需要再职业教育或是迁移才能找到工作。而摩擦性失业涉及人们在工作之间转换,与经济周期无关,是人们经常遇到的失业。经济学家一般不太关注摩擦性失业,但特别担忧结构性失业,可惜的是,注意到中国青年失业率高的分析者,多半忽视了这是结构性失业。

房地产业萧条导致数十个上下游产业萎缩

近三年以来,中国正在经历改革开放以来最剧烈的产业结构变动,从世纪之交就成为中国经济龙头产业的房地产业,因市场过度饱和而难以为继。在继续投入资金(主要是银行贷款)维持泡沫与让泡沫慢慢瘪下去另觅经济发展之途二者之间,习近平咬牙选择了后者。

但兹事体大,房地产业一直被中国当局及经济界视为大而不能倒的产业,是从房地产开发投资拉动就业这点来考虑。Wind PDB 产业聚焦曾在2023年1月发表过一篇《透过Wind产业链看房地产如何影响国民经济和就业》,其中列了一个表,显示与房地产密切相关的三个行业中(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建筑业的就业拉动能力最大。建筑业每增加一亿元总产出,可拉动各行业就业总计635人,其中直接拉动就业262人。金融业的就业拉动能力第二,金融业每增加一亿元总产出,可拉动各行业就业总计511人,其中直接拉动就业270人。房地产业本身就业拉动能力并不大,房地产业每增加一亿元总产出,可拉动各行业就业总计351人,其中直接拉动就业212人。按此计算,2020年仅与房地产密切相关的三个行业,房地产开发投资带动就业就超过1.15亿人,对民生影响巨大。

上述研究还没有考虑其他几十个房地产开发上下游产业。择其大要述之,房地产开发上游主要包括土地(七通一平就涉及数个行业)、金融行业;建筑工程(包含各种建筑材料的生产与供应);房地产开发相关服务;房地产开发下游主要包括房地产经营、房地产销售、房地产辅助服务、装修产业(涉及多种装修材料的生产与供给)等,与此同时还有交通运输产业,每个行业都有不少从业人员。

与房地产业相关的两大产业

房地产、建筑业与金融业在中国是共存共荣的关系,房地产衰落,自然会影响到这两大产业。但细读之下,除了房地产业衰落的影响之外,还有这两大行业因技术进步对人力资本有更新要求的因素。

以银行业为例,2016年之前,银行业曾是白领向往的金饭碗行业,但2016年开始,先是遭遇智能化取代人力,仅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四大行就裁员约2.5万人;以后每年都有银行业裁员消息传出,成了常态。2023年9月30日,中国国内第一财经根据Wind数据统计,称降薪、裁员成为2023年上半年上市银行财报透露出的两个关键词。42家上市银行的员工总数虽然突破了250万人大关,但同比增幅仅为1%。中工建农这四大银行还在裁员,其中,工商银行一年之内少了9000余人。据该报道透露的数据,从专业构成来看,招商银行招聘得最多的依旧是零售金融业务的员工,净增5378人(上一报告期增9460人),此外,运营操作及管理净增加2172人,而综合管理类人员则净减少近千人——熟悉银行业务的就知道,这些银行招聘的是能为银行增加业务的一线员工,以及专业门槛较高的技术型员工,“综合管理类人员”是属于万金油式的管理人员,这类人失业之后再就业相当困难。

中国建筑行业正处于技术转型时期

建筑行业是中国的支柱产业。中国判断支柱产业的标准是增加值占GDP比重超过5%,根据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的数据,2018年以来,建筑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始终保持在6.85%以上,2022年甚至接近7%,增速高于国内生产总值2.5个百分点,支柱产业的地位依然稳固。建筑行业对中国的经济影响至大:第一,它的发展带动着建材、冶金、化工、轻工、机械、石油、煤水电气、装饰装修、智能科技、家电等几十个行业的发展,直接影响中国的GDP增长和就业状况。第二,建筑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大量体力劳动者,对教育水平要求较低,一直是中国吸纳农村劳动力的重要行业。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6 至2020年,每年从事建筑业的新产业工人人数在5000 万人以上,占比20%左右。

但是,情况正在起变化。最近几年,中国建筑行业出现一个现象:企业增多,但从业人员反而减少。截至2022年底,全国有施工活动的建筑业企业143,621个,同比增长11.55%;从业人数5,184.02万人,同比下降0.31%;截至2023年6月底,全国有施工活动的建筑业企业139740个,同比增长7.91%,其中国有及国有控股建筑业企业8712个,同比增加926个;与此同时,建筑业从业人数4016.41 万人,同比减少3.79%。简言之,企业变多了,更多资源向国有企业倾斜,与此同时从业人员反倒减少了——这个行业从业人员的减少是按千万计数。国内的分析是认为企业养不起那么多人,国企增多则被认为是建筑行业的“国进民退”。

但事情远比这两类分析复杂。只有极少数分析指出是因为技术和管理的发展,不需要那么多人了。从中国现在建筑行业的发展趋势来看,中国政府出台的政策是加快智能建造与新型建筑工业化协同发展,共有四条主线,分别是:大力发展装配式建筑;打造建筑产业互联网平台;加快建筑机器人研发和应用;推广绿色建造方式。上述这四点,注定中国的建筑业从设计到劳动类型与人力配置都将发生巨大变化。这个变化过程中,将形成数量巨多的结构性失业者,因为列入十三五计划的“推动建筑产业现代化”和十四五计划的“加快智能建造与新型建筑工业化协同发展”,主要依靠三大技术支撑:装配式、产业互联网平台、建筑机器人,这意味着中国建筑行业的劳动力类型需求将发生改变,包工头一般也无力投入建筑业新技术改造,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体力劳动者将逐步减少。

也许有人要问:中国每年那么多大学生毕业,为什么就不能满足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需要?这里牵涉到一国的大学教育专业设置与就业市场需要是否脱节、职业培训与再就业技能培训是否适应就业市场的问题,我将另文分析。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