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何清漣:中國嘲笑美國“抄作業”卻拿錯作業本

2021-05-11
Share
評論 | 何清漣:中國嘲笑美國“抄作業”卻拿錯作業本 美國總統拜登在匹茲堡演講中展示了美國逾4萬億美元的宏大基建計劃、誓言與中國競爭並重塑美國經濟。
AP

自從美國總統拜登在匹茲堡演講中展示了美國逾4萬億美元的宏大基建計劃、誓言與中國競爭並重塑美國經濟之後,兩國媒體進入對基建計劃的評議高峯。總的來說,兩國輿論關切的重點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美國關心稅收、籌資渠道之類;中國方由於該計劃的主訴是與中國競爭,除了關切美國的短板之外,刷屏式地嘲笑拜登“抄中國作業”。

抄中國作業沒錯,作業本拿錯了

毫無疑問,美國這個基建計劃受了中國2009年5萬億元人民幣(一說4萬億)政府投資救市計劃的影響。但中國那個2009年救市讓中國深陷債務泥潭,負面影響甚大。這次“抄中國作業”的中文輿論場說的不是這個,而是2020年疫情期間中國啓動的“新基建戰略”。

《瞭望》週刊確實於2020年4月30日發表過《新基建十大戰略方向》,介紹過這個新基建戰略,例如:智能化數字基礎設施是主導方向、數字化科技創新基礎設施是底層支撐、現代資源能源與交通物流基礎設施是國民經濟的大動脈、先進材料與智能綠色製造基礎設施是製造強國和質量強國之基、現代農業和生物產業基礎設施是生物經濟之基,等等。但據此,說“拜登所推出的這個‘美國就業計劃’其實就是抄了中國的‘新基建’計劃”,則是拿錯了自己另一本作業本(多停留在紙面)。

“抄作業說”認爲,拜登計劃與中國新基建計劃的內容大同小異,主要分爲以下5大方向:一,要想富,先修路;二,製造業強國;三,投資3000億美元升級電網、通信網絡和飲用水體系;四,投資3000億美元興建樓房和升級學校,是美國版本的‘中國舊改’;5,投資4000億美元改善老人和殘障人士的護理,並稱“美國沒有國家醫保體系,這是拜登對被半廢的‘奧巴馬醫保方案’的一種迴歸”。

作者高度稱讚,“從計劃本身來看,無疑,這是美國史上百年一遇的偉大計劃。正如中國‘新基建’計劃一樣,都是立足長遠,利國利民的超前規劃”。然後再順帶稱讚了中共一把:“拜登抄中國作業,也恰好印證了中國在戰略部署上,已經比美國領先一步,贏在了起跑線上”。

拜登的《美國就業計劃》,雖然也談了與中國新基建計劃內容雷同的內容,但智能化、數字化本就是美國走在前面,綠色能源更是美國民主黨心心念念要實行的戰略。這些都不是中國原創,美國自然談不上抄中國作業。真正“抄中國作業”的,其實就是政府大量印鈔投資基礎設施這點,因爲美國從來就不主張政府投資。從西部開發時期開始,美國習慣走的籌資路線就是用政策撬動私人投資,整個鐵路投資當中,私人資本佔85%以上。而《美國就業計劃》及其他的兩個計劃所需資金共逾6.2萬億美元,來源只有一個:聯邦政府資金。這就意味着,只有印鈔與稅金兩條路。

這倒真是“抄中國作業”,但作業本是2009年中國5萬億救市計劃。當時世界正值金融危機,中國政府投資5萬億加強基礎設施建設,被西方不少媒體譽爲拯救世界,國際地位大大上升。在匹茲堡演講中,拜登闡明計劃目的之時就有類似表述,比如要讓“盟友看到美國的力量”,並將他雄心勃勃的國內議程與恢復美國海外影響力的計劃聯繫到了一起。

中國有意忘記的高鐵另一半故事

美國總統拜登在匹茲堡演講中展示了美國逾4萬億美元的宏大基建計劃、誓言與中國競爭並重塑美國經濟。圖爲匹茲堡市的一個手機信號塔。(AP)
美國總統拜登在匹茲堡演講中展示了美國逾4萬億美元的宏大基建計劃、誓言與中國競爭並重塑美國經濟。圖爲匹茲堡市的一個手機信號塔。(AP)


中國輿論肆意嘲笑美國鐵路系統的陳舊老化與中國高鐵的新與前衛,但卻故意不提直到去年還在提的一個問題:高鐵建設負債沉重,運輸能力嚴重過剩。

如果不看中國高鐵的投資與產出(營運數據)之比,確實會讚歎中國高鐵在短期內取得的輝煌成就。瞭解全部故事後,才知道中國爲高鐵修建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其揹負的債務成爲中國金融風險的一頭巨大“灰犀牛”。

北京交通大學城鎮化研究中心主任趙堅曾在2019年1月發表長文(財新網),列舉了中國高鐵項目的具體經營數據:截至2018年底,中國高速鐵路營業里程已達2.9萬公里。人們通常只看到中國高鐵運營里程的世界第一和高鐵的快捷,卻對事件的另一面——高鐵債務和運營虧損的世界第一,及中國交通運輸結構的嚴重惡化視而不見。中國高鐵主要靠債務融資,截至2018年9月,中鐵總的負債已高達5.28萬億。但從中鐵公佈的負債和客運收入數據可得出如下判斷:即使不考慮高鐵的運營成本,高鐵的全部運輸收入尚不夠支付建設高鐵的貸款利息。

趙堅還指出,除京滬、京廣通道上的高鐵運輸能力得到較高利用外,其他高鐵項目的運能大量閒置,存在嚴重虧損。最能反映鐵路運輸能力利用效率的指標是運輸密度,即平均每公里鐵路一年完成的運輸週轉量(每公里鐵路創造年運輸收入的能力)。2015年,中國高鐵的平均運輸密度在1700萬人公里/公里左右,日本高鐵的平均運輸密度爲3400萬人公里/公里,是中國高鐵平均運輸密度的2倍。趙堅還指出,中國10多年間建設的高速鐵路已是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半個世紀建設的高速鐵路總和的2倍以上。世界各國的高鐵幾乎沒有一條能夠依靠客運收入支付建設和運營成本,大多處於虧損狀態或靠政府補貼運營,中國的情況更嚴重。

趙堅文章爲中國高鐵建設總結的幾大問題,諸如鉅額債務、低營運效率、對全中國交通運輸系統的嚴重扭曲,以及造成的環境污染。而“抄中國作業”說的作者們基本不提,彷彿從不存在。

美國應該如何看待中國的“抄作業說”?

相比歐盟、日本等國對美國基建計劃的沉默,中國輿論的活躍或過度活躍,我認爲也有益。美國人也許不知道中國著名的唐太宗典故,這位明哲君主相信“兼聽則明,偏信則闇”這個道理,在直言進諫的魏徵去世之後,感嘆說“夫以銅爲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爲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爲鏡,可以明得失”,痛惜魏徵去世,讓他失去了一面鏡子。但我相信,不少美國人會知道哈佛大學教授卡斯(Cass R. Sunstein)提出的一個著名概念“信息繭房”(Information Cocoons):

“如果你只關注自己選擇的領域,如果你只關注某一種信息源,如果你只關注自己愉悅的東西,久而久之,便會像蠶一樣,將自己桎梏於自我編織的繭房之中,從而喪失全面看待事物的能力。”

中國2009年投入5萬億人民幣,地方政府配套投入數十億(無準確數字,官方數字有逾20萬億、逾30萬億兩個版本),從而扭曲中國經濟結構、深陷債務泥潭的經驗在前,美國只要不困身於信息繭房,應該從中悟出怎麼做纔有利於美國的未來。習慣用極權專制、右與左來詮釋美中爭論的人士,這次請注意別陷在“信息繭房”裏。無論美國還是中國,這次關注這個計劃的人,其注意力多半非關政治體制,僅僅只是出於項目的可行性及其效果,尤其是對自身國家的影響。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