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何清涟:《苹果》被伐 香港再无新闻自由

2021-05-19
Share
评论 | 何清涟:《苹果》被伐    香港再无新闻自由 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
AP

北京正在气势汹汹地挥动大斧,砍伐香港传媒业最后一棵还能结出新闻自由之果的“苹果树”——《苹果日报》。大树的主要分枝台湾《苹果日报》已经宣布停刊,香港《苹果日报》作为本家,自然不能幸免。这一切,在一个月前已有预兆。4月中旬,中共香港党媒《大公报》宣布,港府将依法取缔《苹果》,以堵塞国安漏洞。对中共诛杀异己手段熟悉之人早就知道,香港这棵尚放芬芳的苹果树厄运难免。

日前,《苹果日报》的创办人黎智英先生在狱中写信给该报同仁:“香港的情况越来越令人心寒,正是这样,我们更需要自爱和珍重。时代在我们面前既倒,更是我们昂首站立的时候。请同事们保重。” 此信说明,他对形势及自己业将殉道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时代在我们面前既倒”,经历了2020年的世界风雨之后,我相信现在很多人都有此感慨。

习近平对待不听话的传媒之方式,与毛时代甚至邓小平在六四之后的关停做法不同,更多采用“卡住异议者的胃”这种方式。这种方式与时俱进,与毛泽东的硬砍头方式相比,算是软刀子杀人。毕竟用政治暴力关停媒体会引发“友邦惊诧”,传媒业兔死狐悲之表态,而用经济制裁的方式既可达到权力关停的同样效果,还能让旁观者闭嘴;对世界各国那些明里暗里,分中国大外宣一杯羹的英文及其它文字的媒体则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让这些媒体及媒体人高度自律。

据说毛泽东成王之后,再也不碰钱。后来在国际社会中,因为中国太穷,除了勒紧腰带援助非洲及阿尔巴尼亚等社会主义小兄弟之外,西方国家的左派追随毛这个世界革命领袖,主要是意识形态的力量在起作用。但是,从2003年中共理论家、三朝元老郑必坚宣称“中国和平崛起”之后,中共手中有了钱,尤其是有了大笔外汇储备之后,开始对外大肆挥洒金钱,全球范围内购买影响力。

《大公报》刊文倡“取缔”
《大公报》刊文倡“取缔”


在购买影响力这一过程中,北京自然也会将在国内90年代以来,江泽民首开先河的“政治问题经济化”的那套手法,用之于国外。对台湾、香港媒体(包括美国及各国华文媒体)都采用“不服从者不得食”的方式:听话者,投喂广告(或软性文字赞美文章这类植入性广告)、明暗赞助;不听话者,由各地中共外交或者驻地机构打招呼,禁止中资与华商投放广告。这些方式的详细情形,我在《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台湾八旗文化出版社2019年出版)一书中,有详细论述。当时因为手头资料主要限于中文及中共直接购买的英文媒体,并未涉及一些在世界范围内有影响力的英文大媒体。这些媒体与中共的金钱合作,从去年以来不断被曝光,当事媒体(人)也公开承认这种联系,可见各国媒体被收买已成司空见惯之事。

这就是黎智英信中所说“时代在我们面前既倒”,凡愿意睁开眼睛看事实的人面对如此现实,心中难免悲凉与无奈、绝望。

这次中共砍伐苹果树,用的是双管齐下、断绝《苹果日报》财源的方式。办过媒体的人都知道,一家市场化媒体要生存,一是依靠发行量;二是依靠广告费用。到了网络时代,仅仅依靠发行量生存的媒体越来越少,依靠广告几乎成了唯一的途径。台湾《苹果日报》营运上亏损持续,就因广告越来越少,这当然不能排除中共在背后运作的可能。对香港《苹果日报》,中共则采取釜底抽薪的方式。5月14日,香港政府发布新闻公报称,保安局局长根据《港区国安法实施细则》附表3发出书面通知,冻结黎智英持有的壹传媒有限公司股份,以及其所拥有的3间公司于本地银行帐户内的财产——这就是中共政府统治大陆70余年的看家法宝:不服从者不得食,卡住异议者的胃,让人迫于生存危机而向强权低头。

2020年8月11日,香港报摊上出售《苹果日报》。(美联社)
2020年8月11日,香港报摊上出售《苹果日报》。(美联社)


香港传媒业早就整体沦陷,只剩下《苹果日报》在苦撑。笔者在《失去包容,香港就失去了灵魂》一文中说过,在港英时代,香港之所以能够成为亚洲重要的金融中心,吸引多国人士前来定居、经商,乃因其极强的文化包容性。对传媒业来说,这种包容性就是新闻自由;对学术界来说,就是学术研究的自由;对经商者来说,就是经商的安全感与无障碍。2020年港版国安法出台,等于向世界宣告,香港的包容性已成往事云烟。

黎智英辛苦几十年种下的这棵苹果树,在香港传媒业成了恶草丛生之地时,树上那犹存的苹果分外刺激中共当局,必欲伐之而后快。这棵苹果树虽然创痕累累,可以预想中共也将在网络世界继续砍杀,但历史会记住这一节:苹果树被砍之日,就是香港新闻自由死亡之时。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