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何清漣:中美經貿關係的搖擺期行將結束

2022.06.1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何清漣:中美經貿關係的搖擺期行將結束 美中兩國國旗
路透社圖片

從5月中旬開始,隨着俄烏戰爭話題日漸淡出,中國話題又開始迴歸西方媒體關注熱點範圍內。這次最先回來的是中美經貿關係中的關稅話題,以及美國發展風能、太陽能是否“給中國送禮物”的問題。

主張中美關係緩和的跡象一直存在

中美關係中,主導一方無疑是美國,中國更多的是以不變應萬變。因此,美國方面是時松時緊,就是我說的“陰天版”(戰略對手或潛在敵人)與“晴天版”(合作伙伴)來回交替;而中方則抱定宗旨:不主動出擊,於中方有利的美國外交政策就歡迎,不利的就反對。也因此,在中美關係中,我更多關注美方的變化。

美方對中國的態度一直留有餘地,這點即使在俄烏戰爭期間也是如此。3月份是西方輿論一致譴責中國不與美歐站在一條戰線上的關係緊張時期,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拜習通話前公開表示,“如果中國採取任何行動支持俄羅斯的侵略,中國將爲此付出代價。”但在通話後美國主動降低聲調,先是聲明沒有證據表明中國給俄羅斯軍事援助,繼而由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在3月25日CNBC採訪節目表示,因中國與俄羅斯的關係而制裁中國“在這個時候是沒有必要的,也是不合適的”。

因拜登團隊多數成員在奧巴馬任期結束後離開政府,在覈心智庫從事國家安全、亞洲戰略等領域的研究,經常聯名發表文章,因此拜登內閣成員的對華政策主張,中國智庫人士曾做過深度研究。在拜登就職典禮第二天(2021年1月21日),中國智庫人士聯名發表了《拜登及新內閣對華思想全景圖:中美經貿關係走向何方》,其基本判斷是:拜登核心內閣成員對華態度基本一致,強調自由、規則與競爭,不冷戰、不脫鉤。但在具體做法上有區別,比如國務卿布林肯主張對華採取預防性外交政策與威懾,但不贊成中美脫鉤,認爲兩國存在合作空間。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與印太協調員坎貝爾和拉特納經常聯名發表文章,他們的基本觀點是“中美接觸的時代已過,要以更冷靜的頭腦,在一系列的問題上使用更強硬的手段”。

如果從預見性判斷來看,中方對拜登政府班子的對華外交的思想主張研究較透徹。也因此,這一年半以來,無論美方對華外交波瀾迭起,北京甚少變化,最激烈之時不過是讓戰狼出陣,但原則上從未有過大的改變。

關稅豁免:中國在等待美國自撤藩籬

6月7日,美國財長耶倫在參議院金融委員會(Senate Finance Committee)作證,主要提出兩點:一是要爭取將高達8%的通脹率降下來(剛公佈5月份的通脹率是8.6%,1981年以來最高)。耶倫稱,爲了應對通脹威脅,美聯儲正設法抑制需求。她說,拜登政府在國會的幾個優先事項可能有助於緩解通脹,其中包括降低處方藥價格、激勵清潔能源生產以及支持半導體制造業(上三類產品都與中國製造有關聯)。因此,她主張全面免除中國關稅。二、她表達美國要堅定不移地走綠色能源道路:“從中期來看,關鍵是我們變得更加依賴不受地緣政治影響的風和太陽。”

耶倫這番說話當然不是即興發揮,總統拜登想免除中國關稅並非近日的想法,已經公開表達過多次。在40年來最高點通貨膨脹逼迫下,美國政府寄望於調降中國進口商品關稅以擺脫危機,但財政部長耶倫和貿易代表戴琪立場分歧:耶倫早在3月就多次表示,部分關稅並不符合美國經濟利益,也讓消費者受損,削減中國商品關稅對降低美國通脹具理想效果。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測算結果稱,降低中國關稅可將通貨膨脹率降低1.3個百分點,這讓耶倫的說法有了理論支持。但戴琪卻公開質疑耶倫的結論是“介於虛構或有趣學術活動之間的東西”,她呼籲從戰略角度看待關稅,認爲有必要將處理中國關稅視爲對華整體貿易戰略的一環,並採取更具戰略性作法,過早行動會讓美國失去與中國談判的籌碼。

鑑於對華關係是美國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白宮不可能長期處於戰略搖擺狀態,估計很快就會有結果。北京今年的大事是二十大,對中美關係改善也不太着急。中國日前發佈的2022年4月貿易統計(美元計價)顯示,出口額爲736億美元,同比增長3.9%,增幅爲2020年6月以來的低點。進口額與3月一樣,和2021年3月基本持平。北京也知道全世界都在指責中國清零對國際供應鏈中斷負有不可推卸之責, 乾脆坐等美國政府在免除關稅問題上統一思想後自撤藩籬。

美國發展風能太陽能,“東南亞”是最大供貨商

在耶倫於參議院作證時談美國發展風能、太陽能的前一天(6月6日),白宮正式聲明:美國將對從柬埔寨、馬來西亞、泰國和越南採購的太陽能組件給予24個月的關稅豁免。白宮表示,美國允許在公共土地上部署更多清潔能源項目,並向城市和農村地區推廣;將通過高薪工作支持太陽能勞動力市場的多元化;爲盟國建立有彈性的清潔能源製造供應鏈;另外還在波多黎各投資推進數十個太陽能項目。在當天的白宮新聞發佈會上,有記者就此發問“這不是給中國的禮物嗎?”白宮發言人對此斷然否認。

那麼,記者難道是無的放矢?當然不是。自從西方國家主張發展綠能之後,在全球氣候談判中,到底需要多少資金是一個關鍵問題。據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的最新估計,要實現《巴黎協定》中將氣溫升幅控制在1.5攝氏度以內的目標,從現在起到2050年得花費131萬億美元。這高於全球2021年85萬億美元的GDP總量,也比之前預計的98萬億美元高得多。儘管中國自身將實現零碳排放的日期推遲到遙遠的未來,比如在COP26大會上,中國承諾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峯、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但中國早從西方發展綠能當中看到了巨大商機,近15年以來,一直致力於發展綠能設備產業。2020年,在全球前十大風電整機制造商中,中國企業佔有其中七個席次。2021年的統計顯示,中國製造的“光伏面板”約佔全球市場份額的70%,而且按市場份額排名前三的太陽能電池板品牌都是在中國生產的產品(天合光能、SunPower、中國英利)。

正因中國在風電設備及太陽能光伏面板方面的巨大生產能力,且具備價格相對低廉的優勢,中美貿易戰以來,“中國將太陽能產業轉移到東南亞”是行業內公開的祕密。近年來,美國安裝的太陽能組件絕大多從東南亞進口,2020年來自東南亞的組件約佔進口組件的3/4。

基於以上事實,美國結束對華戰略搖擺期只是時間早晚問題。戴琪女士稱耶倫女士的建議是“介於虛構或有趣學術活動之間的東西”半對半錯:世界綠能產業設備中國佔大頭這是事實,免除關稅能降低美國通脹確實是願望(虛構)。談到學術活動更是有趣,對惡性通脹和經濟史有專門研究的哈佛學者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6月5日在彭博社發表題爲《撣掉“緩和政策”的歷史灰塵,和中國開展接觸》(Dust Off That Dirty Word Detente and Engage With China)一文,中心觀點就是美國需要緩和與中國的關係。耶倫從政前是學者(當然偏左),弗格森此文她肯定關注且有共鳴。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