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何清涟:中国"橄榄型社会"终成南柯梦

2023.06.27
评论 | 何清涟:中国"橄榄型社会"终成南柯梦 2023年6月20日,北京一所公园中的游客。
美联社

现在的"中国梦",大家知道是强国梦,这个算勉强实现了,终于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人均GDP与第一的美国、后两位的德国、日本相比还差不少。但不少人似乎已经忘记了,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个中国梦,就是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之初那个先富带后富的共同富裕梦。对这个共富梦,中国学术界诠释为中国将朝向橄榄型社会(中产阶级占比超过人口一半)迈进,但这个梦如今已化为南柯一梦。

大学不再是培养中产阶级的摇篮

中国目前在为总和生育率下降发愁。今年1月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2022年全国人口减少85万,是60多年来首次出现总人口负增长;总人口减少的原因因为中国年轻一代流行“三不”——不恋、不婚、不育。中国官方最新数据显示,今年5月,16至24岁青年人的失业率升至20.8%,连续两个月创2018年有统计以来新高。其中大学毕业生的情况更糟糕,据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卓贤估算,大学生失业率是青年整体失业率的1.4倍,是青年失业人口的主要群体,约累计有1千万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中国网上有关“全职儿女”成了讨论热点,所谓“全职儿女”,就是通过照顾父母得到生活费,背后原因就是中国高企的失业率,标识着整个社会经济严重下滑、萎缩的现状。

从上世纪中叶以来,大学号称培养中产阶级的摇篮,大学毕业之后等于拿到一张进入社会上升通道的准入证。如今,大学毕业即失业,预示着中产梦破碎。

中产阶层成“三奴”(房奴、车奴、孩奴)

中国的中产阶层几乎掏空所有财力,才凑够首付买了房,沦为“房奴”。在《中国人房贷压力有多大?全国人民欠66.82万亿元,利息超过40%》(网易,2022-08-01)这篇文章中谈到:根据央行2021年底公布的数据,全国个人住房贷款总额38.3万亿元,“连本带息”计算下来,全国人民共欠债66.82万亿,利息超过40%,相当于300个中小城市全年的GDP总额。中国央行2020年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居民贷款规模达到63.2万亿元,其中中长期贷款总额约为40.8万亿元,主要为住房按揭贷款和装修贷款等,而全国负有房贷家庭约有1.05亿户。这几年疫情期间,因失业而断供者不少。

中产阶级不仅是房奴,还是车奴,自从2017年1月1日开始实行个人首付两成即可买车的“汽车贷款新政”以来,汽车信贷成为排在第二位的消费信贷业务,仅次于购房贷款。《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2年9月15日)引用的数据显示,中国有车家庭比例已达41.67%,有车家庭当中81.4%的家庭汽车价格在20万元以下,说明五分之四的家庭是勉力购车。2020年以来,一场疫情让90后“月欠族”现出原形,难以还贷无奈卖车。(《人民日报·海外版》,2020年4月15日)

已经婚育的中产还被称为“孩奴”,用来概括形容一生都在为子女打拼,为子女忙碌,为子女挣钱,而失去了自我价值体现的生活状态。成为“孩奴”的状态各有不同,与父母对孩子的期盼高低有关,在《孩子为啥会成为新中产家庭最大负担》(新浪教育,2017年5月20日)一文代表了受过较好教育不少有留学经历的新中产的期望值:以孩子12年基础教育在民办学校花费约200万元,到美国等西方国家读本科四年花费约200万元计,在16年里,必须有400万人民币的学费储备,也就是说每个中产家庭每年必须有25万元的节余作为学费储备金。所以,家庭年收入至少要持续多年 达到60-80万以上,才能勉强满足这个需求。温饱型家庭则多是公立学校完成基础教育,上大学后视学校情况,4年费用从10万到40万不等。(《上大学需要花费多少钱?10万、20万、40万,录取分数线越高越省钱》(网易2021年7月26日)

以上情况说明,“孩奴”的差距是由中产家庭收入差距决定的。  

中产的收入标准在降低

“中产”这个概念在中国仍然非常模糊,外国投行报告与中国的估算标准不一样,中国在不同的年份也不一样。

瑞士信贷银行在2015年的一个报告中说:以美国的5万-50万美元为基准,以IMF版本的购买力平价(PPP)进行汇率换算,个人财富在2.8-28万美元的中国人,均是中产阶级大军的一员。这里特别说明,个人财富包括所有房产、股票、存款等,不是指年收入。按照这个标准,中国的中产阶级过亿人,是全世界中产阶级数量最庞大的国家,但占总人口比例却只有10%左右。

中国研究机构的调查结论不同。2015年,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根据当年CHFS调查数据测算,中国中产阶级的数量实际为2.04亿人,远远超过瑞信财富报告的1.09亿人。而且,中国中产阶级掌握的财富总量为28.3万亿,超过美国和日本,跃居世界首位。此后,中产阶级人数不断增加,中国社科院出版的2020年《社会蓝皮书》解释,中国的中等收入家庭的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上,按照这个定义,中等收入家庭的人口是4亿人。2019年末以来长达三年的疫情,失业者增多,中国人收入减少,但中产阶级人数却在增加。据腾讯财经今年6月18日报导,浙江大学资深教授、共享与发展研究院院长李实表示,2022年中国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已达到4.6亿人,每个月3千元就达到中等收入群体的标准。

——2015年的中产标准是财富,不是年收入,只是包括年收入在内,口径不一样,无法对比。2020年是家庭收入年收入10万元,三口之家两个工作,人均5万元,月收入为4000元以上,中产标准从月收入4000元降至2022年的月收入3000元,标准拉低了25%。

月收入3000元能过上什么生活?没有相关数据,但网易一篇文章《月收入5000元真的算“高工资”?“答案”来了》(2022-01-04)写道:“如果你在城市中生活,那尽量远离一线城市,因为月收入5000元在租房居住的情况下,你可能无法生存下去,即便是在二三线城市,租房居住的话估计也只能勉强维持生活,而且还要勤俭一点。”

也就是说,刚够温饱的中产占中产的一半以上。

橄榄型社会已成人类往事

在二战以后,美国(捎上西方国家)因为一直保持着技术创新的世界经济领头羊地位,美国成了“丰裕社会”,形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中产阶级为主的橄榄型社会结构,全球化后,这种橄榄型社会结构成为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追求现代化的目标。只要翻查互联网资料,就会发现2000年以来,关于中产阶级的文章汗牛充栋。抛开中产阶级的社会作用不论,无论从中产阶级的收入(财富)标准,还是从人数来看,中国现在都处于萎缩状态,这说明中国离橄榄型社会结构越来越遥远。

不过,美国中产阶级人数也在萎缩。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分析显示,1971年,61%的美国成年人被认为属于中产阶级,2013年,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人数已不到全国人口的一半,到2021年,这一数字回复到50%。目前认为自己属于中产阶级的美国人已少于大衰退之前。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家表示,2022年3月至10月中旬,占美国人口40%的中产阶级的平均财富已经下降了7%,相当于减少约27000美元。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程度的跌幅,不可谓不巨大。按照美国现在的通胀速度与房价上涨幅度,符合中产标准的人口只会越来越少。美国如此,经济状态逊于美国的国家更是如此,中产阶级基本都处于萎缩状态,中国作为过去20来年全球化的经济引擎,中产阶级的艰辛只是全球经济萎缩这幅巨大风景画中的一部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