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何清涟:美国对华外交的战略判断

2022.07.0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何清涟:美国对华外交的战略判断 资料图片:飘扬在美国国会山前的美中两国国旗。
(路透社)

俄乌战争虽然还未告终,但世界已经将眼光转到中国。西方国家正盯紧美国拜登政府对中国的关税豁免究竟什么时候成行,中国斥资2500亿元,购买近300架空客,这对于自1991年来第一次出现贸易逆差的德国、陷入高通胀之苦的德法两国,几乎有雪中送炭之效,正处于对华战略摇摆阶段的美国,那摇摆的钟锤很快将定出中心位置。

西方对华外交:以经济为中心

如果不沉溺于中文自媒体各种稀奇古怪的政变传闻,只看世界几大金融机构与西方主流媒体的报道,就会明白西方关注的其实主要是中国的经济基本面,而非中国的政治制度与价值观。6月8日世界银行发布《中国经济简报》,预计2022年中国经济增长将放缓后,VOA发表了一篇《中国经济急剧放缓,美国或需改变对华战略判断》,该文记者采访了数位华府智库人士,其中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无论是国际地缘政治格局、还是美国对华政策的制定在很大程度上都建筑在一个基本判断之上,即中国经济将会持续崛起,“美国政府的中国战略似乎是基于过去经济数据之上的、直线性上升的推断。”

意思很明白,美国对华战略的钟摆摆锤是经济,只是过去假定中国经济处于上升状态,现在形势变了,中国经济将进入衰落通道,因此得调整对华外交战略,意即是“战略竞争关系”,还是“竞争中有合作”抑或“合作中有竞争”,何者在前这一次序很重要。

这些智库人士的考量其实与白宫意见一致。拜登政府一年多以来,其实也多次说过,对华外交不以改变中国政治制度为核心。只是美国国内政治形势太复杂,弄成了如同基辛格形容的这种状态——在英国《旁观者》杂志(The Spectator)7月2日刊登的专访中,在评价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时,基辛格指出,拜登政府似乎试图对话,但“美国政府通常会以一份有关中国不公正行为的声明作为开场白”。“强调台湾问题会产生对抗。我不知道对话会产生什么结果,但目前,我认为我们陷入了困境。”

美国对华政策看似摇摆实则有中心

西方世界主要是美、欧、加拿大、澳大利亚,还包括日本在内。尽管从去年以来国际格局形成多极化趋势,但西方世界在关键时刻仍必须追随美国政府对华外交政策。比如本次G7最大看点就是6月26日的G7峰会上, 美国总统拜登画了一张雄心勃勃的基建宏图——“全球基础设施伙伴关系”(PGII),目标是在2027年前为发展中国家提供6000亿美元基建资金,其中美国自己承担2000亿美元,欧盟的“全球门户”计划则要筹集3000亿欧元。但专业投资分析者都注意到这6000亿并非全是政府投资,是通过撬动私人资产,推动“一带一路”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但效果如何,分析者情不自禁地提到美国政府前些年一直推行的“电力非洲”倡议。

根据《2018年电力非洲年度报告》的数据,“电力非洲”中的145个私营部门合作伙伴中有一半是美国公司。美国出台“电力非洲倡议”的重要意图之一是遏制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但如何解决融资和投资回报的问题是私营资本投资的关键,“电力非洲倡议”也因此实施进程缓慢,因为私营资本对于投资非洲电力持观望态度,担心倡议大规模推进竞争性购电协议本身就蕴藏着违约和债务的风险。

G7会议召开的同时,正逢美国制裁五家援助俄罗斯的中国军工企业。7月1日,路透社发布一条消息(英文):《美国官方消息:中国没有为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提供物质支持》,要点是:美国商务部于6月27日宣布,将五家中国公司列入贸易黑名单,理由是它们涉嫌在莫斯科在乌克兰发动战争时支持俄罗斯的军事和国防工业基地。但路透引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拜登政府官员的话,美国政府本周早些时候对中国某些企业采取的执法措施只是针对这些企业个体行动,而不是针对中国政府。“我们没有看到中国有系统地逃避或向俄罗斯提供军事装备。”路透这条消息让人联想到自6月8日以来美国财长耶伦女士关于中国关税的声明,她在国会听证会与媒体采访时都明确表示拜登政府正在考虑调整(免除)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借此缓解处于几十年高位的通胀。

虽然目前尚无最后的消息正式公布,但耶伦作为财长在拜登政府的金融经济议题上的作用尤为关键,也因此,免除中国关税,与中国保持经济合作是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钟锤摆动中心。

国际金融的两个指标显示的动向

以下两个因素可能会加重免除中国关税这一政策建议的权重。其中之一是中国2500亿美元的采购大单,让欧洲飞机制造商获得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单日交易。这块石头丢下去,波音的反应来了,该公司发言人称:“令人失望的是,地缘政治差异继续限制美国飞机出口,对中国的销售历来支持数以万计的美国工作岗位”,波音敦促拜登政府考虑改变对华政策。

另一条则与美元霸权有关。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今年5月公布全球支付系统最新数据:在国际结算体系中,欧元份额已经涨至37.79%,美元降至38.85%,人民币在全球支付货币中的占比为2.15%,保持全球支付第五大活跃货币的地位。排名第三、第四名的是英镑与日元,日元比人民币只高不到0.6个百分点。

一直关心美元地位的三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研究人员6月1日在IMF的博客上发表联名文章《美元主导与非传统储备货币的崛起》(Dollar Dominance and the Rise of Nontraditional Reserve Currencies),该文指出,根据IMF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数据,2021年第四季度,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的份额降至59%以下,延续了20年来的下降趋势。美元失去的份额,四分之一转向人民币,传统上在外汇储备组合中并不重要的较小经济体货币,如澳元和加元、瑞典克朗和韩元,则占到了从美元转向外汇储备的四分之三。这比例在外部人看来微小得可以不予计算,但在IMF专业研究人员看来,表明了美国作用下降的趋势。

英国《金融时报》6月30日的消息证实了IMF研究人员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据报道 ,瑞银(UBS)在2022年4月至6月期间对30家主要央行所做的年度调查显示,各国央行在外汇储备多元化进程中对人民币兴趣升温,已经投资或有兴趣投资人民币的央行储备管理机构的比例从去年的81%升至85%。专业人士称,这是地缘政治纷争可能削弱美元主导地位的一个迹象。

拜登政府考量中美关系的因素很复杂,加之今年俄乌战争发生后中国不肯与西方站在一条战壕,美国民主党有中期选举压力,断然做出决定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就是外界看到拜登政府班子对外公开表达的意见很不一致的原因。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