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何清漣:臺海變局不期而至 美國從"裝甲兵"變"保護人"

2022.08.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何清漣:臺海變局不期而至 美國從"裝甲兵"變"保護人" 資料圖片:阿利伯克級驅逐艦USS Benfold(DDG 65)於2022年7月19日(當地時間)按照國際法在國際水域進行了例行的臺灣海峽過境。
U.S. Navy/Handout via REUTERS

最近,臺灣海峽成全世界的關注焦點,由於美國衆議院議長佩洛西訪臺,北京宣佈進行三天軍事演習。從結果來看,這次實彈軍演暗示未來對臺戰略:中國將來極可能以某種不構成直接衝突的程度來運用武力,比如用“圍而不打,疲敵之師”的方式,對臺灣施行極限施壓。這種方式被一些專家稱爲“灰色地帶”戰爭。儘管美國的軍事分析專家還未談到美國今後的對臺政策,但美國實際上已從原來設定的“裝甲兵”成爲臺灣安全的唯一“保護者”。

美國軍方設定的美臺關係爲“裝甲兵”角色

臺灣與中國體量相差太大,尤其是整體軍力相差懸殊。中國多年來對臺灣虎視眈眈,但“武統”只掛在嘴上,這並非懼怕臺灣本身的抵抗能力與意志,而是顧忌美國強大的軍力威懾。由於美國國內政治起伏多變,軍方直到近幾年才推出成型的對臺政策——“豪豬戰略”(Porcupine Strategy),主張“美國應該充當裝甲兵,而不是保護人”。

在此對“豪豬計劃”略作解釋。這個“豪豬戰略”公開見之於媒體,是前北約司令、美國海軍上將詹姆斯·斯塔夫裏迪斯(James Stavridis)2021年7月4日參加紐約WABC 770 AM-N.Y. 週日的“貓圓桌會議”(The Cats Roundtable)透露的。由於中國近年來一直在擴軍尤其是加強海軍建設,針對臺灣的意圖非常明顯。美國軍方擬定了一個“豪豬戰略”,在未來五年內,由美國負責提供武器與相應的軍事裝備,讓臺灣積累大量的防空、反坦克和反艦武器彈藥,包括無人駕駛飛行器(UAV)和移動海防巡航導彈(CDCM)等低成本彈藥,一套龐大的無人情報、監視和偵察(ISR)以及打擊系統,它們有能力摧毀中國昂貴的海軍艦艇和海軍裝備,能夠打擊大陸沿海目標的反擊能力。所有這些,將不斷增加中國贏得戰爭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斯塔夫裏迪斯說:“這被稱爲豪豬理論,也就是說,如果臺灣變得多刺且難以消化,中國就不太可能想吞併它。”

其目標可以這樣概括:臺灣成了“豪豬”之後,在戰爭的沙盤推演中,中國測算到攻打臺灣,宛如面對一隻渾身是刺的豪豬,無從下口,也難以消化,最後就會放棄。澳大利亞智庫洛伊研究所對這一戰略心領神會,總結爲“美國應該充當裝甲兵,而不是保護人”。

豪豬計劃配之以統合威懾

這個計劃還有一個補充,美國在亞太的盟友澳大利亞的智庫洛伊研究所開發了“亞洲實力指數”(Asia Power Index, API),當考慮 API 的“聯盟力量乘數”時,戰略計算將發生顯著變化。這個指標是聯合軍事能力與一個國家的自主軍事能力的比率。這個聯合軍事能力主要是指盟友,主要盟友當然是美國。美國的行動可能與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所說的國防部綜合威懾概念相一致。據推測,綜合威懾意味着在不放棄直接回應解放盟國領土(在這種情況下爲臺灣)的可能性的情況下,美國可以以適當的方式與中國或俄羅斯會面。該戰略還將軍事要素與經濟戰結合起來(俄烏戰爭後的對俄全面經濟制裁就是統合威懾)。此外,亞太地區其他美國盟友也將參與。

“豪豬戰略”以五年爲期,是參考了其他計劃的時間:中國人民解放軍宣稱將於2027年實現建軍百年目標,因此臺灣定於2027年按照“豪豬戰略”完成計劃,日本2026年完成新型超高音速反艦導彈的戰略部署計劃。與此同時,美英也正在幫助澳大利亞造核潛艇的AUKUS協議——所有這些,當然都是爲了對付中國日益明顯的軍事威脅。在盟友們加強軍備的這段時期,如同前海軍上將斯塔夫裏迪斯所說,美國軍隊仍然“非常強大和非常有能力”,有能力支援與保護盟友。

唯一的問題是中國會不會等到五年之後臺灣及美國盟友們充分準備好後再發難。這點,美國拜登政府也有辦法,以“戰略模糊”設計對華政策,包括臺海關係,讓北京在此之前不會攻擊臺灣。從邏輯上推演,一切看似十分合理。沒想到美國議長佩洛西訪臺讓美國的對華戰略模糊政策遇到極大的風險,甚至可能終結。

中國臺海軍演其實是預定戲碼

針對中國軍演,美國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4日在例行簡報會上表示:“北京的挑釁行爲是重大升級,是其改變現狀的長期企圖”,並宣佈延長航空母艦里根號及其打擊羣在南海停留的時間,並推遲洲際彈道飛彈試射。勿庸多言,如果不是顧忌美國超強的軍事力量,很難設想這次軍演會如何發展——世界都知道,俄烏戰爭的開局就是俄羅斯軍演成爲軍事行動,北約與烏克蘭也做了自認爲足夠的提防與準備,但目前已成尾大不掉之局。

關於佩洛西訪臺,目前美國幾大主流媒體正在從後果方面反思,說得夠透徹也不客氣,本文想討論的不是這個問題,而是佩洛西訪臺一個意外結果:臺海關係格局改變,以前是中美臺三角關係,今後臺灣只是中美關係框架中的一個重要主題,臺灣只是沒有多少自主性的談判籌碼。換言之,美國的“豪豬戰略”仍然在實施,但美國卻從“裝甲兵”成了“保護人”——至少在2027年之前必須如此。

那麼,回到一個問題:如果佩洛西不訪臺,中共是不是就放過臺灣了?當然不會,只是步子會緩和一些,比如在習近平二十大連任這件頭號大事確定之前,可能不會有如此大規模演習。這樣說的理由是基於以下事實:中國國防部宣佈,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簽署的《軍隊非戰爭軍事行動綱要(試行)》,自2022年6月15日起施行。《綱要》共6章59條,對基本原則、組織指揮、行動類型、行動保障、政治工作等進行了系統規範,爲部隊遂行非戰爭軍事行動提供法規依據。

因爲內容不詳,人們只能從術語的創始國那裏尋找解釋。“非戰爭軍事行動”這一術語,20世紀90年代在美軍的作戰綱要等軍事文件最先出現,隨後被北約、俄羅斯及日本等採用,“非戰爭軍事行動”通常包括軍事威懾、國際維和、反恐怖活動、反走私、緝毒、戒嚴、防暴平暴、搶險救災、支援國家社會經濟建設等——雖然中國未公佈詳細內容,但軍事分析人士都知道是針對臺灣的。

《華爾街日報》於8月6日刊登《中國實彈軍演暗示未來對臺戰略:逼迫而非入侵》一文,認爲這次爲期四天的演習於8月4日中午在六個區域啓動,這些區域實際上包圍了臺灣,相當於一次暫時性的封鎖。因此,這次演習是一次釋放信號的演習。一些軍事分析人士稱:中國今後更有可能以某種不構成直接衝突的程度來運用武力,這種方式被一些專家稱爲“灰色地帶”戰爭。

熟悉中國國共內戰林彪所部東北野戰軍的“長春圍城”(1948年5月-10月)這段歷史,就知道這個所謂“灰色地帶”戰爭就是“圍而不打”,斷絕城中糧食及各種生活物質供應,最後迫使敵人屈服。WSJ文中因此提到美國必須保證臺灣的能源、藥品及淡水等物質供應。

美國現在還在努力,想將中國拉回到談判桌上來。不管最後努力的結果如何,也不論“豪豬戰略”最後能否達到預期目標,有一點已經非常清楚,在2027年臺灣正式完成“豪豬戰略”的佈署之前,臺海衝突的主角,不再是中國與臺灣,而是中國與美國。如果要來個“戰略場景想定”:從此以後,中美雙方在臺灣的主要精力今後可能就在如何實施“危機管控”。在臺灣海峽附近的海域上,美國航母及艦羣得長期守候,與中國玩“敵進我退,敵退我追;敵駐我擾”,毛澤東當年打游擊戰的“十六字方針”可能只差一個“敵疲我打”不會被實施。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