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何清涟:德国对华外交困境:脱钩声中依赖更强

2022.08.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何清涟:德国对华外交困境:脱钩声中依赖更强 中德两国国旗
美联社图片

俄乌战争以来,由于北京不肯明确站到西方阵营一边,中国与西方的关系大受影响。但这种影响主要限于嘴炮,实际上经贸来往反而比以前更密切。这有西方媒体的报道为证,德国最新公布的进出口数据都显示了这一事实。

脱钩是政治表态  经济依赖是现实需要

从俄乌战争开始以来,德国就开始检讨自身与中国的关系。有关让德国经济减小对中国市场依赖性的讨论不断,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大企业备受各种批评指责,例如大众汽车——2021年,大众汽车营销额的44%来自中国市场。但事与愿违, 819日,路透社援引德国经济研究所(IW)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尽管德国面临着政治压力,要求其摆脱对中国的依赖,但德国经济在2022年上半年还是变得更加依赖中国,直接投资和贸易逆差均达到了新的高度:2022年上半年,中国在德国进口商品中所占份额从2000年的3.4%上升至12.4%;在这六个月期间,德国对中国商品的进口价值同比激增45.7%。德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已跃升至近410亿欧元,这一差距到年底将会进一步扩大。与此同时,德国对中国的出口增长显著放缓,并援引经济学家的观点指出,中国市场开始出现更多的本地生产化趋势。这份研究还指出,今年1月至6月,德国在中国的投资达到了约100亿欧元,远远超过了2000年以来的最高值——62亿欧元。

IW这份研究报告的作者是经济学家尤尔根·马特斯(Jürgen Matthes),他得出结论:“德国经济对中国的依赖,要比中国经济对德国的依赖要大得多。”因此指出,由于中国在俄乌战争上支持俄罗斯并对台湾施压,德国必须减少与中国的经济来往,但事实表明,德国在错误的方向上越走越远,必须避免在中国的业务出现“大到不能倒”的局面。

另一家德国智库近期的研究结果则显示,如果欧盟和德国与中国在贸易方面“脱钩”,德国将遭受相当于英国脱欧时(的德国)6倍的损失。

对德国眼下的困境做出判断,德国对华政策政治与经济成皮肉分离状态:无论是这份研究报告,还是近来德国总理的表态,均呼吁德国企业减少或不要过于对中国依赖——这是“皮”。但德国经济依赖中国市场的发展趋势却在进一步加深——这是“肉”。

新德国崛起需要旧商业模式结束

德国成为欧洲的经济支柱,在欧盟当中享有话事权,全依靠1990年代全球化以来的经济快速成长。企业界与经济学界都承认:由于全球化的关系,德国利用自身强大的工业基础,廉价的俄罗斯能源、巨大的中国市场、让自己一直居于世界GDP前四之列(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之前,德国曾位居第二),从未掉出这个名次。在上述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德国经济形成两大特点:1、德国一直保持巨额的贸易顺差;2,它也使德国经济产生了高度的依赖性,其中以对俄罗斯和中国的依赖性尤为严重。俄乌冲突爆发前,德国20%的煤炭、35%的石油和50%的天然气都来自俄罗斯。正因为具有第一大优势,德国能够率先实行不计成本的绿色能源计划。

今年2月下旬俄乌战争发生,美国、欧盟联手对俄罗斯实施历史上最严厉的全方位经济制裁,使德国的经济运行模式的基础发生动摇:首先,由于能源价格飚升,德国迎来史上最高通胀。据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德国通胀率已连续5个月超过7%5月最高达7.9%,创197312月以来历史新高。其次,从默克尔上台伊始,逐年投入1万亿欧元的绿色能源计划濒临破产。不仅原来列入非绿能的天然气、核电全部漂绿(Green Washing),还要开启空气污染祸首的煤矿用来燃煤发电。

78日,德国最大的能源供应商之一Uniper集团正式向政府提出国家援助申请。自俄乌战争以来,Uniper集团表示为填补能源缺口每天都在损失3000万欧元,预计今年亏损高达110亿欧元。7月上旬,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绿党)不得不宣布,提升天然气紧缺警戒级别,启动德国天然气紧缺应急方案第二级“警报”,把天然气定义为“稀缺商品”,并宣布将采取一系列紧急应对措施,包括限制使用天然气发电,转而更多地利用煤炭发电。

也因此,德国用煤激增。据福布斯823日的报道《俄罗斯制裁扰乱欧洲市场和能源安全》(Europe’s Markets And Energy Security Disrupted By Russia Sanctions)所引资料,德国禁买俄煤之后,转而向南非与世界第四大产煤国美国购买。“欧盟现在正在从南非购买煤炭。与去年同期相比,美国对欧洲的煤炭出口在 5 月份增长了 140% 以上……。美国煤炭出口联盟表示,到 10 月,美煤运输量将需要比现在高得多。”…2022年,大部分欧洲国家将支付相当于GDP 13%的能源费用。

文章引述多位专家的话:欧洲正变成西方国家中的第三世界。

德国企业界的纠结:离不开中国市场

看德国的纠结,德国之声应该算个窗口。在《德语媒体:德国离不开中国市场吗?》(2022311日)这篇文章中,重心是“由于中国在俄乌冲突中一边倒的表现,德国经济界普遍担心,一旦中欧关系急剧恶化,失去了俄罗斯市场的德国企业也有可能会进一步失去中国市场。”该文援引《法兰克福汇报》一篇题为《中国风险》指出:"表面看来,德国经济确实对中国市场有极高的依赖性。去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连续第六年成为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双方贸易总额高达2450亿欧元,比上一年递增了15%。尤其是手机、游戏以及服装类产品的进口量急剧攀升,已经成为德国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德中两国的国民经济已经紧密地交织在一起。和主要向德国输出天然气和原油的俄罗斯不同,德中经济的密切联络主要体现在企业层面的合作上。”

5个 月之后,德国仍然陷在对中国市场需要的纠结当中。825日,德国之声又发表《分析:俄罗斯侵乌战争与德国的“时代转折”》,前半部分是谈俄乌战争以来,德国政界下定决定增加军费、切断俄罗斯能源、减少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催生一个“新德国”。但结果是还必须冒政治正确之大讳,继续使用俄罗斯天然气,无法离开中国市场:“过去数十年的商业模式可简述如下:使用来自俄罗斯的大量廉价能源,将中国的初级产品变成高质产品——并主要出口到中国;中国是最重要贸易伙伴;整个经济部门都依赖中国市场;其它领域的供应链也依赖中国供应商。这样的模式如今开始动摇。”

全球化三十年形成的经济模式,不是想改就能立竿见影收效。仅以中国市场而言,不仅德国、澳大利亚,就连美国也存在类似问题。过去西方世界是政治、经济分开考量,俄乌战争发生后,终于发现分开考量也会有问题,平常还可以无视那些深藏的矛盾,一旦有事,自身就会因西方世界的政治正确而精神撕裂。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