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何清漣:"中南海占星術"爲何長盛不衰?

2022.09.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何清漣:"中南海占星術"爲何長盛不衰? 北京中南海外的安保人員
美聯社圖片

中共二十大前將發生政變的“內部消息”,終於在中共二十大前20天左右達到高峯點:英文自媒體加入傳播行列(包括部分西方媒體人),藉此傳播工具之力遠播五洲;政變成果是習近平被軟禁、彭麗媛絕食抗議。但兩天之後,被軟禁的習近平現身,英文自媒體與傳媒人就此偃旗息鼓。原來登載傳言的中文媒體開始澄清謠言,這場“習下李上政變”說的馬拉松長跑告終。這種“時政分析”,我在十多年前爲其起了個名稱,謂之“中南海占星術”。在此我先回顧一下以往類似事件,遠的不說,還是以習近平任期內的同類事件爲例,讀者可能相對熟悉一些。

前事未必成後事之師:2015年發生的中南海政變

2015年是習近平接掌中共權力的第三個年頭,反腐正在進行時。當時反腐除了習動不了的安全部門之外,黨政軍警全在掃蕩之列,倒下的將軍就達上百位之多。楊魯軍在《閩地記事三部曲》之一中以福建省官員的抱怨爲例,說明反腐不得官心:“未料到反腐變成‘新常態’,……縣裏幾套班子那是‘人人過關,個個脫光洗澡’,……一些人已開始懷疑自己最初的從政選擇。這官還有啥當頭?沒錢收,無美女,連美酒佳餚都禁止,這七品芝麻官不當也罷了……。”作者還說:“我注意到反腐時代官員的動力來源和激勵機制問題,靠黨旗下的宣誓、靠偉大理想的召喚、靠黨性覺悟良心,畢竟與市場經濟法則相去太遠,……市場經濟講究投入產出、講究等價交換、講究世俗意義上的個人成功與幸福……要求基層官員只講奉獻不計所取投身黨的事業,就整體和大面而言可能是不現實的,我擔心長此以往,中國會出現大規模的基層幹部’辭官潮’……。”

——這段話很真實地表達了當時官場對習王反腐的怨懟之心。希望結束“永遠在路上”的反腐,確是中國官場的普遍心態,因此一些人希望通過“政變”放風嚇阻習王二人罷手。至於認爲“政變”可以成爲中國民主化契機,則是政治反對陣營一種共同的縹緲期望。

當時,習王反腐有如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中國龐大的官僚集團頭上,再加上習近平打壓言論與異議人士,各路人馬的反習之心全都調動起來,政變之說蜂起,而且等不到北戴河這一海外中文輿論認定的黨內元老每年都要修理訓斥習近平的休假聚會時期,在兩會期間就已經成爲高調,且影響到美國的中國研究專家,其中少數半信半疑地看待這種傳言,但哈佛教授馬若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還是認爲,被整肅的貪官會聯合起來反抗的可能性幾乎爲零。

以上分析,見本人舊文《淺析“中國即將發生政變”的期望》(20153月)。

習被政變的政治傳言從未絕跡

從習近平準備連任開始,各種政變傳說就流傳於世,而且規模遠大於2015年。主要原因是2015年那時沒有自媒體,雖然有海外媒體很喜歡這種中南海占星術的敘事,但畢竟是媒體,就算不事事講究新聞五要素這“五個W”(When/Who/Why/Where/What),時常“用據不願意公開姓名的內部人士透露”,也多少有個限度。如今點擊率爲王,有聽衆訂閱,就象劉蘭芳《說岳》評書一樣,聽衆聽的不是歷史上真實的岳飛,而是聽個熱鬧痛快;又或者類似人們看武俠小說,不在意武俠是否存在,只在意武俠們行走江湖、拳腳上爭鋒那快意恩仇,當作成年人的童話。

不過,既然掛上中國“時政分析”的名兒,畢竟與說評書有點不同,說者也得不斷調整說法,取信於聽衆。以今年這輪爲例,約一個月前,“習下李上”終於調整成“李上習不下”,但這些傳言不夠驚聳,不足以驚動英文世界。大概在924日前後,有人發現習近平神隱了數天,於是大膽推測北京發生政變,政變的軍隊已經控制北京,這條驚天消息最後被某中文自媒體加以完善豐富了不少細節:習近平被軟禁,彭麗媛絕食以抗議。這下英文世界再也坐不住了,我這裏立刻有人來電查問此消息是否屬實?我告知這是幾家中文自媒體的產品,不必認真。但最後傳言長了腳,成爲五大洲皆知的中國頭條社媒新聞,直到習近平與其他常委同框出現,還有人繼續分析一些細節,比如李等兩常委穿白衣暗示什麼之類。

接下來的事情大家知道,以前用“據傳”發的“習下李上政變說”的媒體終於出來澄清。前中央黨校教師蔡霞女士的一段話被德國之聲、法廣引用,算是今年這輪上下說傳播者就此事最適當的解釋,或許可以爲各路傳播者提供一個解釋標本並安撫受衆的情緒。

在928日法廣《謠傳習近平遭軟禁的背後》 中有如下一段話:“中共中央黨校前教授蔡霞說,‘20大之前充滿變數,一切皆有可能! 至於哪種可能成真,要到中共20大新常委們站在新聞記者面前,纔算塵埃落定”,“傳言反映人心,當真就不必了。”

看到這句“傳言反映人心,當真就不必了”,我不禁莞爾。在推上轉推時順便周知:各路自媒體的受衆們,今後再遇到類似的信息,就當評書聽,不必當真。

從克里姆林宮占星術到中南海占星術

早在2012年中共薄熙來事件之後,我就寫過一篇“《從“克里姆林宮學”到“中南海占星術”》(2012929日),分析了這種盛行於海外中文媒體上的中共權力鬥爭傳聞,在此概述一下。

“克里姆林宮占星術”是對“克里姆林宮學”(kremlinology)的戲謔之稱。當年蘇聯號稱“鐵幕”,與西方基本處於信息隔絕狀態,它主要通過觀察蘇聯官方媒體來了解蘇共高層的人事變化,並據此來推測蘇聯的政治動向,尤其是蘇共高層權力結構和權力繼承的變化。例如,塔圖(M. Tatu)曾仔細分析蘇共二十一大前後政治局負責意識形態的蘇斯洛夫與表面上排名在他前面的總理柯西金、最高蘇維埃主席波德哥爾內相比,誰的地位更重要(見之於其著作《克里姆林宮裏的權力》 [ Power in the Kremlin])。他的依據是在若干次會議上蘇斯洛夫是緊挨着總書記勃列日涅夫,坐在後者的左邊或右邊。

在克宮政治動態對外界完全封閉,充滿了神祕感的“鐵幕”狀態下,這樣的揣測常常成爲媒體跟進分析的參考。但由於資訊太少,“克里姆林宮學”也常常失靈,比如,誰也沒能預測出赫魯曉夫下臺。正因爲如此,一些蘇聯觀察家就挖苦“克里姆林宮學”的分析,把它說成是“克里姆林宮占星術”,意思是,這種對蘇共高層動態的揣摩無異於占星士的神祕預測。

海外中文媒體上的中共權力鬥爭“分析”,其實就是脫胎於“克里姆林宮學”的“中南海占星術”。中共政治生態與蘇聯時期相類,人們分析中南海政治生態,只能象克里姆林宮學一樣,根據中國媒體上的信息,比如習近平最近出現的頻率、李克強說了什麼,然後穿鑿附會出許多傳說。信息世界從來就是謠言四起,互聯網時代加劇了這種狀態,這就是中南海占星術能夠在海外中文媒體上長盛不衰的原因。

中國有句名言,“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提醒世人從歷史中吸取教訓。也許重大的歷史事件會是這種狀態,比如中國歷史上的鴉片戰爭緣起鴉片之害,民國時期“五毒亂中華”之害,讓中國現在都還能談毒色變;國民政府在國共內戰期間的通貨膨脹,也讓中國政府在發鈔時有個按鈕,太多時還記得按一下停止鍵。但多數時候並不如此,黑格爾有句名言,“人類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無法從歷史中學到任何教訓”。中國文革的“破四舊”、否定歷史、羣衆運動禁言(取消文化)在另一大國曾出現過,更何況這種於真實社會形勢發展無關的謠言傳播。更何況,《叫魂》這本書中描繪清中葉一則謠言引發江南數省民變的社會土壤,至今在中國還很肥沃。

筆者認真地“預言”,今年這輪“習下李上說”既非中南海占星術第一次顯靈,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消停之後,另外一波新的政治傳言必然又起。但願人們記得“人心所向,不必當真”這劑安慰傳播者與受衆的萬能膏藥,任何政治傳言,能給人們帶來樂子就好。一場網上游樂消停後,另一場開始。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