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何清漣:中國抓住了瑞士什麼痛點?

2020-12-14
Share
評論 | 何清漣:中國抓住了瑞士什麼痛點? 瑞銀在中國的機構。(Public Domain)
Photo: RFA

最近三條消息讓全世界對中國的紅色滲透更增疑慮:一條是中國和瑞士在2015年簽署的“5年再入境協議”,讓中國特工能夠入境瑞士審訊中國的犯罪嫌疑人,而且相關費用由瑞士稅務人埋單。另外兩條則是舊聞新熱,今年9月就已上網的一個包含195萬中共黨員信息的外流資料庫。在數據安全分析機構“Internet 2.0”的幫助下,IPAC在對材料進行認證後,將數據庫傳給了包括《每日郵報》在內的全球四家媒體機構。該名單被指劃分爲79000多個黨部分支,其中許多分支隸屬於公司或機構當中,然後媒體據此發現了美國與英國不少這類中共黨員。

三條放在一起,國際社會對中國的疑懼加深。本文只分析瑞士爲何會與中國簽訂這種怪誕的協議。

瑞士與中國這一祕密協議怪誕在何處?

英國衛報報導,瑞士和中國在2015年時簽訂了一個所謂的“重新接納”協議。協議在12月7日到期,需要更新。瑞士曾經和超過50國簽署類似協議,允許這些國家的官員來協助辨認與驅逐非法公民,唯有和中國大陸的協議從未公佈過詳細內容。

這個協議一直不爲人知,而瑞士報紙NZZ今年8月的一篇報道,終於令這個祕密的協議得曝光:該協議爲中國官員進入瑞士訊問準備被遣返的中國國民提供了條件。專注於亞洲的人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將該協議的條款細節公之於衆,並在其所附報告中指出該協議與瑞士和其他國家簽署的類似協議有何不同之處,認爲將會對“那些中國政府希望其被遣返的人”構成威脅。

瑞士接納的與中國有關的異見人士,主要是藏人與新疆的維吾爾人,還有香港部分人士。因此,“保護衛士”組織的負責人彼得·達林(Peter Dahlin)認爲祕密協議被曝光的細節“將會令瑞士的聲譽蒙塵”。達林說,被派往瑞士的中國“專家”並非“移民官僚”,而是特工,該協議允許他們在未受監督的情況下,在瑞士自由走動、採訪和訊問。 來自香港、臺灣和其他地方的“流亡異見人士”有可能會被引渡回中國。

瑞士移民部斷然否認該協議有任何祕密,並聲稱該協議是一種標準的“技術安排”,就像它與其他60個國家所達成的協議一樣。瑞士移民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雖然該協議從未像其他協議那樣公開發布,但是隨時可以要求得到,並表示,瑞士與中國的這個協議在過去5年裏只在2016年時使用過一次。當時兩名中國官員在瑞士住了數日,並訊問了13箇中國人。

允許一個保留政治罪的專制國家到自己國內自由接觸訊問政治異議人士,這是西方國家當中被披露的第一例,非常怪誕。

瑞士爲何會與中國簽訂這種怪誕協議?

瑞士聯合銀行。(Public Domain)
瑞士聯合銀行。(Public Domain)

瑞士會與中國簽訂這種怪誕協議,只因對中國有嚴重的經濟依賴。一般人認爲,瑞士這個小國的經濟支柱產業特殊,主要是瑞士銀行的財富保險箱作用,因此,這種經濟依賴主要來自於中國權貴存放於瑞士的鉅額存款。

中國權貴在瑞士存放多少金錢,這當然是個祕密。2019年8月3日,中國官方經濟學者賈康在國內發佈一條消息,稱瑞士銀行發佈了報告,認爲100名中國人在瑞士銀行存款達到了7.8萬億人民幣,他這段話在網絡上引起了軒然大波。讓大家覺得喫驚的是內容的矛盾:賈康身爲全國政協委員、政協經濟委員會委員,並在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中國稅務學會、中國城市金融學會和中國改革研究會任常務理事等職,以他的身份說這事,應該是看到一些尋常人接觸不到的資料。但根據這數字,100多位中國富翁在瑞士銀行存7.8萬億人民幣,平攤到每人頭上就是780億人民幣,根據富豪排行榜上的數據,前100名的資產加起來也不到7.8萬億,而且這些資金大部分都是股權,又不是現金,根本不可能存在瑞士銀行。

因此,賈康的說法,可能是一份財富報告的以訛傳訛。因爲瑞士信貸此前發佈過一份報告,認爲中國資金1億的富豪有300多人,其加總資產大概有7萬億人民幣。況且,富豪的財富保險箱並非中國國家利益所在,據此分析,瑞士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應該不是這一財富保險箱業務。

瑞士與中國的經濟關係複雜

我曾在2011年寫過一篇《獨裁者財富保險箱的裂縫》,談到在美國等多年持續的壓力下,瑞士不得不於1987年取消了匿名帳戶,瑞士財富保險箱的安全係數與獨裁者的政治安全聯繫在一起。於2011年1月生效的《獨裁者資產法》,讓中東北非四國獨裁者失去政權之後,全部財產被沒收。此後,世界上其他信譽、資歷遠不如瑞士銀行的幾十處避稅天堂生意突然興旺起來,瑞士的財富保險箱業務大受影響。2016年4月,巴拿馬文件曝光之後,全球的避稅天堂與洗錢中心也不再安全,成爲美國歐盟打擊的對象,於是發展中國家的權貴富豪另覓他途。美、英等法治國家的各種豪宅成了發展中國家洗錢者藏匿財富的新寵,美國的紐約、舊金山等十餘個城市,英國倫敦,澳大利亞的悉尼,加拿大的溫哥華等地,豪宅價格近兩年持續快速上漲,各國民衆均受不了住房變成投機品,各國紛紛開始限購。

這一期間,瑞士並沒坐喫等死,開始與中國等發展多元化的經濟關係,瑞信、瑞銀證券都在中國努力開拓各種投資關係,例如瑞信方正這一時期的中國業務獲得大發展。該公司成立於2008年,總部設於北京,致力於爲中國本土客戶提供一系列資本市場服務,包括A股、外資股、政府債券和公司債券的保薦與承銷以及相關財務顧問服務。瑞信還組建了一家資產管理合資公司——工銀瑞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該公司是當前中國最大的資產管理機構之一,截至2019年12月底,管理資產總規模接近人民幣1.3萬億元。

瑞信與中國的經濟關係有多深?根據美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記錄,捲入美國大選的Dominion投票系統的母公司Staples Street Capital III公司於2020年10月8日從瑞銀證劵(UBS Securities CO LTD)得到4億美元。而瑞銀證券75%的股份來自於中國政府。以下是美國證券交易所關於Stamples Street Capital III公司這筆交易的記錄連結。

理解了瑞士與中國這種複雜且牽纏甚多的經濟依賴關係之後,對瑞士與中國之間有這種特殊的協議,就不必要再喫驚。西方人權機構幫助中國人改善人權狀態的任務,也面臨極其複雜的艱難局面。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